馬斯克親口承認特斯拉自研 AI 晶片,要掌控自動駕駛的絕對主動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11 日 11:14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晶片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9 月,CNBC 曝光特斯拉和 AMD 聯合研發自動駕駛用的 AI 晶片,同時援引消息人士爆料,稱兩者研發的 AI 晶片已有樣品,現準備投入測試,同時詳細列舉特斯拉該專案的重要負責人,包括「晶片教父」Jim Keller 及一大批 AMD 晶片老將。



但當事兩家公司一直沒有正面回應合作傳聞,所以這件事一度被圈內人認為是謠傳。

今年神經資訊處理系統大會(Conference and Workshop on 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著名的 NIPS 大會),特斯拉 CEO Elon Musk 與公司人工智慧部門主管 Andrej Karpathy、自動駕駛硬體工程副總裁 Jim Keller 聚在一起,進行了一場爐邊談話,Musk 現場親口承認 Jim Keller 正領導特斯拉開發自己的 AI 晶片,這將大大助力特斯拉打造「世界上最好的 AI 自訂硬體」。

當然,在 Musk 口中,並沒有聽到有關 AMD 的字眼。

據了解,Jim Keller 是 2016 年初加入特斯拉,今年 6 月接替 Chris Lattner 成為特斯拉自動駕駛硬體和軟體負責人。Keller 是出了名的晶片架構師,先後在 AMD 和蘋果任職,他在 AMD 期間,設計出 K7 和 K8 等知名架構,2008 年加入蘋果後,研發出 iPhone 的 A4 和 A5 晶片。

加入特斯拉時,Keller 還從 AMD 帶走一批架構師和高層,據 CNBC 之前報導顯示,特斯拉的 AI 晶片研發計畫已投入超過 50 名研發人員,這動作不可謂不大。

更多自主權

特斯拉在自動駕駛領域雄心勃勃早已人盡皆知,Musk 今年還豪言要在 2019 年推出針對消費者的完全自駕車,要實現這個目標,強大的資料計算能力及 AI 處理能力是重中之重,最後的落點自然是「晶片」,所以特斯拉想擁有強大 AI 晶片的願望就很好理解了。

不過大家都知道的是,之前很長一段時間,特斯拉 Autopilot 採用 Mobileye 的 EyeQ3 晶片,借助其實以視覺為主的輔助駕駛功能;但去年一場特斯拉自動駕駛致死事故葬送了兩家公司的合作前景,特斯拉轉而投向 NVIDIA 的懷抱。深究其中原因,特斯拉和 Mobileye 的分手還是因為 EyeQ3 效能不夠強大,無法滿足特斯拉對進階別自動駕駛功能的要求。目前 Mobileye 的下世代產品 EyeQ4 準備在 2018 年大規模量產,而 EyeQ5 有更為長遠的規畫,量產要等到 2020 年,所以特斯拉並不想等。

轉投 NVIDIA 後,特斯拉 Autopilot 2.0 宣布採用其強大的自動駕駛計算平台 Drive PX2,且因黃仁勳與 Musk 私交甚篤,所以為特斯拉自訂 Drive PX2 時,不但最佳化效能,還給予非常良心的價格。但這依然滿足不了特斯拉對更進階自動駕駛的計算要求,當然,GPU 本身功耗過大也成了最實際的限制。

所以,特斯拉打算自己研製 AI 晶片,為的是不想在自動駕駛這件事受制於人,鋼鐵俠 Elon Musk 還是喜歡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中。當然,還有分析認為,馬斯克的眼光不只放在汽車,火箭計畫、能源管理及正在規劃的地下超級高鐵等,AI 晶片也大有用處。

AI 晶片潮

隨著 AI 技術不斷發展火熱,針對 AI 晶片的爭奪也開始了。

最明顯的是手機企業,蘋果和華為都已開始將 AI 處理器置入最新手機產品,小米也推出自家晶片,未來也將朝 AI 處理器方向走。Google 有自己的 TPU,但路線可能不太一樣。

還有更多新創公司也在這個領域施展才華,包括外界一直關注的地平線和 Novumind,前者研發的自動駕駛專屬 AI 晶片盤古即將推出,前不久還獲得英特爾資金加持;後者則專注異構計算,未來其 AI 晶片也可應用在自動駕駛領域。有意思的是,這兩家公司的創始人都出自百度,實力不容小覷。

當然,離特斯拉自研 AI 晶片真正面世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且與 NVIDIA 的合作走向如何,特斯拉方面也沒有任何表態,我們只能靜觀其變了。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特斯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