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Mind 資深研究員黃士傑發表感言,宣布正式離開 AlphaGo 計畫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12 月 13 日 15:52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名人談 , 尖端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時間 12 月 11 日晚間,Google 宣布推出圍棋教學工具 AlphaGo Teach,而在 12 月 12 日晚間,僅僅一天之後,DeepMind 資深研究員的黃士傑宣布離開 AlphaGo 計畫。



他在 Facebook 上發表臨別感言:

提到黃士傑,最廣為熟知的是在 2016 年 3 月,做為 AlphaGo 的「手」,對戰李世乭──他將 AlphaGo 的棋步下到棋盤,並將李世乭的棋步再輸到電腦上。

黃士傑本科畢業於台灣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後於台灣師範大學資訊工程所獲得碩士與博士學位,他本身也是業餘六段的圍棋棋手。黃士傑與 AlphaGo 的不解之緣,要從他的業餘愛好──圍棋說起。曾經獲得台灣大專盃業餘圍棋冠軍的他,也曾在校內創辦過圍棋社。而從術業方面,黃士傑的指導教授林順喜,所在的實驗室正是專研各類棋類程式的開發。黃士傑的博士論文就是以「應用於電腦圍棋之蒙地卡羅樹搜尋法的新啟發式演算法」。

在 2010 年,黃士傑以妻子為名所設計的系統 Erica 在日本舉辦的國際奧林匹克競賽中擊敗了日本程式設計師員尾島陽兒所開發的 Zen(業餘五段水平),榮獲當年的金牌,轟動一時。

2011 年,他在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擔任一年的研究員後,2012 年被英國的 DeepMind 納入麾下,此後一直在 AlphaGo 計畫中進行探索與研究。

而他最近一次出現在大眾眼前,是在上個月。11 月 10 日,在中研院舉辦的「2017 年人工智慧年會」上,黃士傑首次為大家講述 AlphaGo 的研發過程,還透露新一代 AlphaGo Zero 的能力還沒達到極限。

在演講中他表示,AlphaGo 的研發過程,有 4 個時刻對他影響很大。

  • 一是在南韓戰勝李世乭。「當我們開始做 AlphaGo 時,沒想到它會變得那麼強。在南韓贏了李世乭後,DeepMind 首席執行長 Demis Hassabis 立刻發了一個推特,說「我們登上月球」(We landed it on the moon.)。我明白 Demis 那天的感覺,這是我們團隊的一小步,但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 「第二個時刻,是我在網路上操作 AlphaGo 升級版『Master』,下了 60 盤棋。」他表示,自己從小喜歡下棋,在台灣是業餘六段。「Master 在網路上對弈的對象,都是我從小崇拜的人。雖然不是我真正在下棋,但卻感到非常榮幸。」
  • 第三個時刻,是今年在烏鎮的人機大戰上操作 AlphaGo 和世界冠軍柯潔九段下棋。他說,「柯潔還不滿 20 歲,非常年輕,當天比賽氛圍和李世乭對弈時很不同。我記得在南韓比賽,能感受到李世乭承受到很大的壓力,感覺他是在為人類而戰。我當時坐在他對面,也盡量保持謹慎的態度,不喝水、不去上洗手間。但到了第二次和柯潔對弈,比較像是人機合作的氣氛,柯潔還走過來說:『黃博士,很榮幸跟 AlphaGo 下棋。』」而他也表示,如果 Master 是無敵的,那機器存在的價值應該是要幫助棋手擴張思路、擴展圍棋理論。
  • 黃士傑表示,第四次於他的重要時刻,在於 AlphaGo Zero 的出現。透過餵給 AlphaGo Zero 圍棋規則,讓它自己學會下棋,無疑是人工智慧的又一次突破。而隨著系統能力的不斷提升,人類在其中的作用也越來越小,甚至不再需要人類的幫助。而黃士傑也表示,這會是一個趨勢,「AlphaGo 有 99% 的知識是我做的,AlphaGo 能走到這一步,我已經很滿足,找到了收尾。」

或許,這也是黃士傑選擇退出 AlphaGo 計畫的根本原因。

而他 12 日正式宣布離開 AlphaGo 計畫,正如他在 11 月的演講中所說,「AlphaGo 能走到這一步,我已經很滿足,找到了收尾。」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台灣人工智慧年會提供)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