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升值非壞事,亞洲國家應搭上改革順風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31 日 13:02 | 分類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日前美國財政部長姆欽表示美元弱勢有利美國出口,視為等同宣告柯林頓時代開啟的強勢美元格局落幕。後來川普在世界經濟論壇表示「最終我希望看到強勁美元」,美元才稍稍止跌回穩。不過,川普對洗衣機和太陽能面板徵收高額進口關稅,令投資人擔心在貿易保護戰下,美元將持續流出,為亞洲國家開啟轉型契機。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上任後,明白表示「美元過強」,自此美元匯率就一直緊盯著川普政策。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和政治學教授埃辛格林即認為,美元未來的價值由美國外交政策決定,而不是由國內問題決定,聯準會決策也無法影響美元。

因此,美元貶值等於投給川普的不信任票,美元從川普上任以來貶值超過 8.5%。但亞洲國家貨幣升值也會帶來壓力,日經分析指出,日幣來到 3 年新高,使得安倍晉三避免通貨緊縮政策愈來愈複雜,日本央行推測可能會放棄量化寬鬆,主要為抑制日圓。南韓第 4 季經濟萎縮,新加坡也出現工業生產放緩現象,因此出口導向的國家不會願意看到貨幣升值。

安倍經濟學並沒有完全奏效,日本雖然迎來二戰以來第二長的經濟成長速度,以及 24 年來最低失業率,但薪資並沒有如期成長,在強勁日圓下,日本豐田、Sony、三菱物料等大型企業更難加薪。更糟糕的是,美元下跌的幅度無法預期,端看川普早上的心情如何,他在 Twitter 一次發言就會影響美元走勢。

南韓的經濟與川普的動作更是密不可分,川普要求重談 2012 年就生效的美韓自由貿易協議,三星最近被捲入川普通俄門事件,川普指責三星軟體瑕疵使他喪失 5 萬則有利他官司的訊息,而 LG 已經告訴美國零售商調漲價格,可能抑制獲利前景。

美元貶值可能引發北京、首爾和東京貨幣貶值競賽,此外,美元貶值加快美債收益率上升速度,專家認為如果殖利率突破 3% 將使企業舉債成本明顯加重,投資人將開始體認到量化寬鬆政策的確正在退場,股市將喪失吸引力,美國經濟成長動能也將減退,同時衝擊亞洲主要經濟體所持有的超過 3 兆美元國債價值。

但日經認為,貨幣升值的好處是亞洲國家不必再競爭貨幣貶值的利益,因為貨幣貶值是牽制結構改革與創新的阻礙之一,若在結構改革與創新情況下提高薪資將比貶值帶來更長遠的利益,股東也可以從勞工的勞動成果,而非消費者身上得到更多好處。

譬如日幣貶值並沒有使日本公司更具生產力或創新性,並沒有帶來期望的薪資上漲,也沒有催化企業改革,以及一連串日本迫切需要的所有革新。日元走弱使日本公司用疲軟的日圓驅動利潤增加,南韓家族企業集團或財閥也是如此。

報導指出,匯率上漲是一個力量的標誌、集體信心的投票、拉動外資、降低債券收益率、遏制通貨膨脹,並加強國家資產負債表。如果亞洲能夠擁抱這些好處,到時候就可以告訴川普「經濟蓬勃是我們的事,而你們的投資人湧向亞洲是你自己的問題」。

(首圖來源:Flickr/Ervins Strauhmani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