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家公司競逐固態光學雷達,我們離降價還有多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01 日 8:45 | 分類 光電科技 , 汽車科技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光學雷達依然是投資者和技術專家眼中的搶手貨,他們不但著眼於該技術在汽車行業的應用,還準備讓光學雷達在無人機、工業自動化、地圖和機器人等領域發光發熱。



當然,現在就斷定光學雷達將在汽車行業鯨吞巨大市場還為時過早,因為製造商還在忙著降低這種感測器的價格。同時,聞到「血腥味」的新創公司,也如雨後春筍從世界各地湧現。如果資金和時間都夠充足,當中肯定有公司能長成行業領導者。

舉例來說,以色列 Oryx Vision 公司前不久的 B 輪融資拿到 5,000 萬美元,意味著這家公司成立 15 個月後就拿到 6,700 萬美元資金。

另一家以色列光學雷達新創公司 Innoviz Technologies 也在 B 輪融資收穫 6,500 萬美元,大金主甚至包括德爾福和馬格納等業界巨頭。B 輪融資結束後,Innoviz 的總融資額已達 7,400 萬美元。與 Orxy 一樣,Innoviz 也是 2016 年才成立的新公司。

▲ Orxy 的車載光學雷達產品。

市場研究公司也看好光學雷達市場的未來潛力,Grand View Research 就預計,2024 年全球車用光學雷達市場規模將達 2.232 億美元。

MarketsandMarkets 則從更廣闊的視角(涵蓋各行業的光學雷達應用)對光學雷達市場的發展做了預測,它認為到 2022 年全球光學雷達市場規模將突破 52 億美元,5 年間其年複合增長率高達 25.8%。

據 BIS Research 估算,2016 年光學雷達市場規模就達 6,500 萬美元,未來十年內年複合增長率都不會低於兩位數。Global Market Insights 則表示,光學雷達在其他領域創造的價值將從 2015 年的 3.65 億美元增長至 2023 年的 11 億美元。

從地區來看,Mordor Intelligence 認為北美光學雷達市場到 2020 年規模將增長至 8.8 億美元,而 2015 年只有 5.5 億美元,年複合增長率接近 10%。

西門子旗下 ADAS 和自動駕駛部門負責人 Amin Kashi 表示,光學雷達感測器的尺寸和可靠性都有較大提升。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光學雷達已使用固態設計,不再需要老式機械光學雷達的活動零組件了。

「現在有 16 家公司在攻堅固態光學雷達。」Kashi 說。「不過從路線圖來看,這些公司的解決方案一時半刻還無法進入量產階段。完成這些模組的可靠性和標準化測試至少還需要一兩年時間。」

光學雷達可不是簡單的單一晶片,想拿出解決方案並不容易。同時,感測器晶片工作時還需要克服嚴酷的環境。

「這樣的背景下,可靠性就變得非常重要。」Kashi 說。此外,自駕車到底需要安裝多少光學雷達也是一個未解之謎。「不同車輛可能需要不同數量的光學雷達。」Kashi 預計,最高級的自駕車至少需要 2~5 台光學雷達。

一些市場觀察家認為光學雷達並非不可或缺,不過 Kashi 認為這種看法大錯特錯,因為未來光學雷達、鏡頭和雷達會成為超級鐵三角。

「行業動靜大得嚇人。」他說。「一級供應商都在試圖殺入這市場,最好的方法就是與這些新創公司結盟。而對新創公司來說,如果想趕上未來幾年的自動駕駛趨勢,就必須盡快量產概念和原型產品,大公司是最好的幫手。不過說實話,雖然有大量公司一頭栽進這個市場,但與幾個月前相比,我並沒有見到大突破。」

不同的起跑線

可以肯定的說,沒有突破並非各家公司不努力,新創公司試圖透過不同的路徑突破光學雷達帶來的挑戰。

以矽谷新創公司 Cepton Technologies 為例。「我們的核心技術主要在光學發射和感應陣列,高解析度的圖像全靠它們。」Cepton 公司商業開發主管 Wei Wei 說。「在垂直和水平方向,我們的解析度都能達到 0.2 度,而對旋轉式的光學雷達感測器來說,垂直方向的感測器一直是弱點,Cepton 的光學雷達在解析度上是它們的 4~5 倍。」

2017 年 2 月,Cepton 的光學雷達開始銷售給矽谷、亞洲和德國客戶。眼下,Cepton 的團隊僅有 30 人,但在快速增長中。2017 年 5 月,還在輝達 GPU 技術大會推出遠程和廣角光學雷達產品。

「我們的光學雷達功能更像鏡頭或人類視覺系統,它會將你的像素濃縮進前視視角,這是我們與市售旋轉式光學雷達的最大區別。」Cepton CTO Mark McCord 解釋。「我們的主要目標是適應未來汽車行業的需求,因為人們可不想要一個在車頂呼呼旋轉的感測器。光學雷達會整合到車輛其他部位。」

Cepton 還有其他優勢,比如解決方案用的都是現成零組件,自己有生產製造能力。不過對這些新創公司來說,如何將自家技術商品化是個大挑戰,因此 Cepton 也在四處尋找合作夥伴以提升製造能力,而一級供應商恐怕是最佳選擇。

據了解,今年 Cepton 將進一步打磨車載光學雷達,2019 年就會和 OEM 商一起做聯合系統驗證。「與此同時,我們還在其他市場找機會。」Wei 說。Cepton 已和一些地圖公司接洽。

價格戰不遠了?

另一家矽谷新創公司 Quanergy Systems 則信心滿滿的提前宣布自己贏得了光學雷達價格戰。

據了解, Quanergy 的固態感測器晶片定價僅 250 美元,且這家公司還拉來 Sensata 幫忙製造光學雷達。Quanergy CEO Eldada 表示,車用等級的 Quanergy 光學雷達晶片今年 9 月就能在市場上買到。

「毫無疑問,光學雷達是很多工業領域自動化進程中不可多得的強援,向該領域投資絕對是個好選擇。」Eldada 說。「不過,光學雷達行業未來也會發生大動盪,一些公司會迅速崛起,但另外一些則會成為炮灰。」

Eldada 強調,他的目標是將光學雷達售價拉低到 100 美元以下,只有這樣這款產品才能滲透智慧家居、保全和智慧城市等新市場。「你肯定會聽到有人說『誰在乎成本?』但事實上,每個人都盯著成本。也有人會說,我能搞定塞進車裡的光學雷達,最初定價 40 萬美元,最終能降價到 2 萬美元。誰又會在乎這些?何況誰不會畫大餅?現在來看這些產品要麼是 MEMS 系統,要麼是基於反光鏡系統,而它們表現都不怎麼樣。」

與上面這些新創公司不同,Velodyne 實打實拿出產品,也是業界公認的領軍企業,不但在聖荷西有自己的工廠,在加州阿爾梅達還有研發分部。

Velodyne CTO Anand Gopalan 指出,Velodyne 在光學雷達行業已浸淫十多年,同時產能也有保證。最近還剛簽下賓士研發部門的感測系統大單。

「光學雷達在研發上的困難是多方面的,我們需要增加其探測距離,提高解析度和視野,同時還要讓光學雷達適應車輛的日常使用環境。當然,成本也必須有優勢。」Gopalan 說。「我們是光學雷達市場老手了,自動駕駛市場需求相當巨大,因此光學雷達未來肯定能大賣。眼下,Velodyne 正在擴充產能提升產量,未來目標是年產百萬台光學雷達。」

除了車載電子,Velodyne 也在積極探索光學雷達在高精地圖、無人機、機器人和工業設備的應用。「當然,自動駕駛行業對光學雷達的需求增長最迅猛。」

該公司的最新產品也是固態光學雷達感測器,不過還在原型狀態,今年稍晚或 2019 年才能量產。據悉,這套系統基於 Velodyne 獨創的 ASIC 技術。雖然這款產品主要為 Level 4 或 5 自動駕駛車型打造,但依然擁有很多 ADAS 功能。

「光學雷達喚醒了許多半導體技術。」Gopalan 解釋。此外,許多光學技術也重新派上用場。同時,兩者結合也讓拉低光學雷達價格成為可能。眼下,Velodyne 位於聖荷西的全自動工廠正在生產旗艦產品。

光學雷達先行者正在塑造這個市場,眾多公司的大力投資肯定也將在自動化時代得到回報。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ETC-USC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