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云】英、澳、美也一樣「沒公德心」?無樁式共享腳踏車必生亂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23 日 7:45 | 分類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無樁式共享單車從中國市場大爆發,第一時間許多人看到巨量中國資金投入,燒出驚人的投放量規模,產生錯覺,認為無樁式共享單車是「未來潮流」,但緊接著,人們馬上看到中國各大城市遭腳踏車淹沒亂象,成堆的腳踏車占用停車位、私人土地,甚至在街上像垃圾堆積、遭扔進河中、溝中、丟到山上,出現眾多「單車墳場」,更有許多單車遭破壞,或是破解侵占,當損耗率如此高,中國共享單車新創事業也就大量倒閉,悟空單車、3Vbike、町町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等一一不支倒地。



中國的無樁式共享單車泡沫,許多人歸咎中國人「沒公德心」所致,當 oBike 進軍台灣,也一樣發生諸多亂象時,部分輿論感嘆原來台灣人也不如想像中「有公德心」,而不是檢討無樁式共享單車的泡沫性商業模式本質問題。但是,當無樁式共享單車來到一般亞洲人認為更「有公德心」的英國、澳洲、美國,又是如何呢?

當然也是沒有好到哪去。

最早進軍英國的無樁式共享單車是 oBike,如今 oBike 進軍英國的速度開始放緩,稱是為了配合 2017 年 12 月起的商業模式轉型,改為與全球各在地夥伴合作的「全球商業夥伴計畫」(Global Business Partnership Programme),oBike 退出牛津地區,不過中國競爭對手 ofo 與摩拜單車,以及愛爾蘭競爭對手 Urbo 則仍大力投放單車。自 oBike 開始投放單車,英國也出現與台灣一樣的民怨與亂象。

英國人抱怨共享單車以共享口號為藉口,稱單車越多越好,實際上卻是行侵占寶貴的公共空間,民怨之高,讓倫敦市議會交通委員會不得不研究,在發表報告《未來交通:倫敦如何應對技術創新》(Future Transport: How is London responding to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中,除了討論如何因應無人自駕車、無人自駕空中計程車等未來科技,也討論無樁式共享單車造成的問題。

倫敦交通局因應單車亂象,在 2017 年 9 月時已發表無樁式共享單車管理標準,但是倫敦市議會交通委員會仍認為不足,抨擊倫敦交通局在應對無樁式共享單車問題時「沉睡不醒」,報告中呼籲要嚴格限制營運商數量,以避免「大量未使用的單車遺棄在道路與人行道」,也就是同於中國各地發生的單車墳場問題。

2017 年 10 月倫敦交通局向議會交通委員會報告時,明白指出 oBike 有很多問題,「沒知會任何主管機關就來(投放),甚至沒有客服電話,沒有已證明可行的商業模式(就自稱創新),不了解倫敦市區的複雜性,也不了解倫敦市交通管理單位的公權力,在許多市區造成相當多問題,我們對此嚴重關切。」倫敦交通局只好「要求移除單車,他們也配合。」至於一開始為何並未立即行動,只因為倫敦市政府想要「試著歡迎創新」。

很不幸的,沒有可行的商業模式只是胡亂到處亂扔單車,並不是什麼未來潛力創新,只會造成問題,在英國如此,在澳洲、美國狀況也一樣。

澳洲憂心成恐攻手法

澳洲市場有 oBike 及本地廠商 Reddy Go 經營無樁式共享單車,也一樣很快就出現單車到處亂扔的情況。2017 年 9 月,因為太多單車丟入墨爾本的雅拉河,造成嚴重污染,不得不進行打撈行動,一口氣撈出一整船 42 輛單車。單車還頻頻出現在更奇怪的地方,例如遭「串燒」在鷹架上、「灌籃」在籃網上,怪奇拋棄場所之多,在 Facebook 還有粉絲成立 oBike 亂丟到奇怪場所的專頁;至於亂丟在街上與人行道的更是數以千計,嚴重阻礙交通。

墨爾本市議會忍無可忍,於 2017 年 10 月對 oBike 制定規範,要求單車不許擋住人行道,必須直立放置,並且若遭放在危險地帶,限時 2 小時內必須清除,oBike 每投放一輛單車需付款澳幣 50 元,否則就把單車當成垃圾,壓扁成廢鐵賣掉。雪梨市原本採取放任態度,如今雪梨市議會也積極思考如何管制 oBike。

澳洲國家安全專家更未雨綢繆,擔憂無樁式共享單車四處散落,很可能造成公共安全危機,因為恐怖份子有可能趁機改造單車,在空心車架中塞入炸彈,金屬車身爆炸時會成為殺傷力強的金屬碎片,恐怖份子可同時在市區多個地點單車炸彈,造成緊急反應單位的混亂。

這個擔憂是來自過去實際發生過的恐怖攻擊事件,最早可追溯到愛爾蘭共和軍還活躍時期,曾經計劃用腳踏車炸彈攻擊英國的海濱度假飯店,類似攻擊死傷最慘重的是 2008 年印度拉賈斯坦邦首府齋浦爾爆炸案,當時恐怖份子將單車炸彈分布在 7 處同時引爆,造成超過 60 死、上百人傷。安全專家指出,防範恐怖攻擊的辦法之一,是提醒民眾注意有無可疑物品,但若民眾已經習慣單車隨地亂丟,甚至隨意丟到建築物內部,因而毫無警覺,恐怖攻擊成功機會就更高。

在腳踏車大國荷蘭,阿姆斯特丹是根本禁止 oBike,市議會表示,阿姆斯特丹市投資許多成本在公共單車停放空間,供任何私有或出租腳踏車使用,但絕不允許占用公共停車空間為營運場所的做法。

美國目前共享單車數量最高的城市是德州達拉斯,自 2017 年 8 月起無樁式共享單車進軍達拉斯,達拉斯市政府認為面對新商業可先採取無為而治,看看有何問題再來管制,於是無樁式共享單車大舉進駐,擴張速度在  2017 年 11 月 ofo 加入後更為快速,如今共有 2 萬輛無樁式共享單車投放。

毫無意外的,2017 年 9 月起,民怨暴漲,市政府接到 800 起投訴案件。多數投放的共享單車,就像中國的狀況一樣,占據公共空間就是好幾天甚至數個月,且其中許多毫無使用跡象;單車墳場現象也大量出現,一小堆一小堆占住人行道,許多任意亂倒在地上,或是扔進河裡、湖裡,有人縱火燒腳踏車,更有人把共享單車做成「裝置藝術」,鋸成兩半,插進電線桿中,有人立起招牌將來自加州的共享單車品牌萊姆單車(LimeBike,見首圖)形容為「達拉斯版本的馬路撞死動物」,視為擾人路障,更有社區禁止共享單車進入,連單車愛好者也對共享單車亂象感到嫌惡。

萊姆單車在達拉斯投放 1 萬輛腳踏車,表示會將達拉斯員工從現有 50 名增加到 100 名,以好好管理資產,但萊姆單車堅稱只有不到 1% 單車受影響,ofo 則堅持表示達拉斯「沒公德心」的情況並沒有比其他城市更嚴重。但達拉斯市政府不這麼想,目前正打算立法限制共享單車總量,ofo 對此表達抗議,表示當前的投放量遠未到達市場規模需有的數量。

萊姆單車表示,目前在達拉斯市最高已可達 2 天租借次數 1 萬次,然而,即使萊姆單車將人手增加到 100 人,恐怕也無法恰當管理散布全市各處的單車。以萊姆單車租借一次 30 分鐘 1 美元的收費,一日 5,000 次規模,即使以年薪 2 萬美元的低薪(美國 2016 年中位數年薪 30,533.31 美元)也是連 100 人都雇不起,更別提購買單車的攤銷折舊及維護費用了。

各無樁式共享單車業者鮮少透露實際營運情況,為實際了解真實狀況,單車交通系統公司(Bicycle Transit System)雇用交通工程顧問公司托爾設計集團(Toole Design Group),於 2017 年秋季針對美國西雅圖與華盛頓特區的無樁式共享單車進行田野調查,發現 12% 單車有嚴重故障,12% 停在私人場所,公眾無法進入租用,各家業者 App 顯示的單車位置與實際位置有落差,在華盛頓特區有 8% 單車未能顯示位置;在西雅圖,街上實際的單車數量是 App 顯示的 2 倍之多,也就是有半數都未能顯示位置,可能定位有故障,也當然無法為消費者所用。

ofo 在科羅拉多州極光市大幅灌水營運數字,經過修正後,每輛單車每天平均使用次數僅 0.18 次,遠低於 ofo 最初宣稱的 2.5 次。萊姆單車在西雅圖投放初期的營運狀況每輛每日達 2.5 次,但自 2017 年 6 月到 11 月底,西雅圖市允許的 3 家業者,共 9,388 輛單車,總租用次數僅 34.7 萬次,由於最後許多單車因故障或遭騎至私人土地而沒有辦法營運,因此街上實際的單車數量可能僅 4,000 輛。即使如此,換算每日租出次數,平均也僅 0.68 次。以這樣悲慘的出租次數來看,業者連維護營運人力的成本都付不起,就算不計腳踏車成本,也沒有獲利的可能性。

出租次數大幅減少的原因也很簡單,全球各大城市的樁式共享單車多半要持續重新配置,也就是將單車從熱門停放樁點載運到熱門租車樁點,因為交通需求並非雙向自動平衡,共享單車會一直從熱門出租點騎到熱門停放點。無樁式共享單車業者卻大多不重新分配單車,任憑租車者自行亂騎,結果是營運一陣子之後,熱門租車點的單車就會被租光,統統騎到冷門租車區,結果就是在社區堆積大量沒人要租的單車,而熱門租車區卻無車可租。

若無樁式共享單車業者要改善此一基本問題,由於單車散落各處,回收並重新配置的成本遠比樁式共享單車更高,維運成本會高到無法負擔。

雪上加霜的是,共享單車業者為了壓低成本,多採用廉價劣質腳踏車,很快就會故障,大概壽命僅約 2~4 年,若要認真經營,維運成本將因高昂的維修人力成本而更提高,於是業者的態度是壞了就扔著不管,充當灌水投放輛數,其實沒有真正的營運功能,業者只不斷強調投放輛數,卻盡可能對實際營運及營收守口如瓶,不讓股東知道實情;無法在市場取得營收,靠著吹噓「共享」幻夢在資本市場取得營運資金,摩拜單車與 ofo 估值都膨脹到 10 億美元之譜,而萊姆單車預估市值則膨脹到 2.25 億美元。

引發洗錢質疑

由於無樁式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只要簡單計算一下就能發現必定賠錢,如此「圈錢」實在太過明目張膽,因此許多陰謀論甚囂塵上,例如質疑其實是「押金經濟」。先付押金後用車是中國共享單車業的普遍做法,以 ofo 而言,原本押金為 99 人民幣,調高到 199 人民幣,摩拜單車則收 299 人民幣押金,這筆押金使業者可能進行「洗車」。

知名管理學巨擘彼得杜拉克生前於《下一個社會》一書中談論中國時,曾提及中國西安國營自行車工廠已經囤積 500 萬輛自行車在倉庫,品質低劣到無人想騎,毫無市場價值,只能堆在倉庫,中國各地各廠都有類似狀況。若把數以百萬計的無用單車,從倉庫投放到街上,清除倉庫空間,卻取得押金收入,不失為是一個變現的好辦法,只可憐了全球的街道、空地、山林、河川湖泊,成為亂丟垃圾的受害者。

更進一步懷疑,中國國內大量需要洗白、洗出國外的資金,結合大量囤積在倉庫的劣質腳踏車,就成為完美的洗錢經濟,過程中 5,000 家共享單車新創事業倒閉,但是「投資者」並非都遭到「圈錢」的冤大頭,而是類似賭場洗錢,有意在賭場中把錢輸光,發生虧損只不過是可接受的「洗錢成本」,但這類質疑,在一切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也只能停留在懷疑階段。

無論如何,無樁式共享單車仍在持續擴張,萊姆單車與 ofo 於 2018 年 2 月進軍加州聖地牙哥,入侵原本由樁式共享單車 DecoBike 簽約獨占至 2023 年的市場;ofo 於 2018 年 2 月從科羅拉多州極光市擴張到丹佛都會區的獨樹市;德州奧斯汀市市議會也於 2018 年 2 月決定開始無樁式共享單車測試計畫,奧斯汀市的樁式共享單車 B-Cycle 在設置第一年,2014 年時騎乘 15.6 萬次,到 2016 年達到 20 萬次,但 2017 年萎縮到 19 萬次;優步(Uber)則在 2018 年 2 月與 Jump Bikes 合作,在舊金山投放 250 輛共享電動單車。

另一方面,各地市政府也正積極針對無樁式共享單車亂象制訂管制條款,除了倫敦、達拉斯等地以外,佛羅里達州也正在立法規範,若通過,預定將於 2018 年 7 月 1 日生效。只能說,在支持無樁式共享單車的這股資金狂潮尚未停歇之前,全球到處亂丟腳踏車,業者與地方政府大鬥法的情況勢必還將持續下去。全球無樁式共享單車都被亂丟,這跟哪國人「沒公德心」實在無關,只能說是不正當誘因下的錯誤商業模式加上有意疏忽管理,必然發生的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