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iPod 到 HomePod,蘋果對音樂的那份執念還是沒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13 日 9:30 | 分類 Apple , Apple Watch , iPhone follow us in feedly

音樂,一直以來都根植在蘋果公司的 DNA 中,深入骨髓。



年初接受 FastCompany 採訪時,蘋果 CEO 提姆‧庫克(Tim Cook)對這點直言不諱。我們不會忘記第一次見到 iPod 時眼中放出的光,即使到現在,iPod shuffle 小而美的設計也不落伍;我們也不會忘記指尖初次在轉輪上滑動選曲時的流暢,配合 iPod Classic 的大容量,彷彿喜愛的歌單長到沒有盡頭。

(Source:影片截圖

對不少忠實 iPhone 乃至蘋果生態用戶來說,iPod 大概都是第一部蘋果行動裝置。哪怕現在蘋果 iPhone 一枝獨秀風頭占盡,音樂依然是未被忽視的方向。

2001 年第一代 iPod 問世,蘋果就已走上改善用戶音樂服務體驗的旅程,我們說 iPod 改變了人們聽音樂的方式,不僅因為 iPod 是個儲存數位音樂的優秀便攜式載體,更重要的是蘋果借助 iTunes 解決了當時音樂數位化版權及商業化的問題,這是蘋果「iPod + iTunes」組合及協同效應下的成功。

到了智慧手機時代,單一功能 iPod 開始逐漸被更全面的 iPhone 取代,銷量從 2009 年起開始連年下滑,產品線也逐漸萎縮。2014 年,蘋果首先停產了不少音樂愛好者眼中的「神器」iPod Classic2017 年,蘋果再度停產 iPod shuffle iPod nano。至此,iPod 全系列碩果僅存的是更像 iPhone iPod touch,但顯然它無法看作是一款純粹的音樂播放器了。

隨著 iPod 一起漸漸淡出大眾視野的,還有 iTunes 這個最初提供數位音樂播放、下載和管理的平台,過去很長一段時間,iTunes 在中國有些水土不服,新舊用戶或多或少打心底發出過「iTunes 為什麼這麼難用」的吶喊。

但從根本動搖 iTunes 十多年的統治地位,則是 Spotify 等一眾音樂串流媒體服務帶來的大環境變化。對比之下便會發現 iTunes 不僅有點繁瑣,還漸漸露出落伍的疲態,如果蘋果想繼續掌控自己在音樂產業的話語權,就需要革新商業型態。

2014 年,蘋果收購了 Beats,這被視為蘋果音樂服務開始轉型的風向球。從那時起,蘋果開始花更大力氣來推廣自家串流媒體服務 Apple Music。如今,Apple Music 的全球付費訂閱用戶數量已達 3.600 萬,雖然和領先者 Spotify 還有距離,但已展示出驚人的增速。所以不難預料,蘋果逐步停止支援 iTunes 音樂服務幾乎已成定局,這個趨勢從近期的外媒報導獲得印證。

之所以認為 Apple Music 前景更樂觀,是因為支援這個音樂平台發展的已不只 iPhone。可穿戴裝置概念當紅時,Apple Watch 後來居上;耳機開始一輪「去線纜化」洗禮時,AirPods Beats 系列表現不俗;如今家庭語音助手類喇叭百家爭鳴,蘋果又拿出了主打音質的 HomePod

雖然這都是不同品類的產品,但如果要說它們背後有什麼共同性,潛藏在背後的音樂服務,一定是貫穿全局的重點。

Above Avalon 分析師 Neil Cybart 最近提出一個論點,認為 AirPods HomePod 是蘋果在 Apple Music 環境下,嘗試「掌控用戶音響」的最新舉動:前者面對戶外行動生活領域,後者則是針對室內家庭生活領域。

當然,如果不只考慮空間佈局,「掌控用戶音響」理應包含兩方面:一方面是音響的匯入層面,即當下熱門的智慧語音互動;而另一方面則是音響的匯出層面,即聽音樂本身。

恰好,AirPods HomePod 都具備這兩方面的特徴,尤其是在聽音樂這點,做得要比同類產品更好一點。

AirPods 為例,雖然剛推出時由於彆扭的外觀和稀少的供貨受到不少質疑,但幾乎每個使用過這款產品的用戶都會對其無線化設計、便捷的配對流程、穩定的連線留下深刻的印象:掀開蓋子、自動連線、拿出來塞進耳朵、點一下音樂、播放,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不過 Siri 對中文自然語義支援仍還無法讓人叫好,具體在音樂喜好上,比如你說「播放我喜歡的歌」或「播放我最愛的歌」,Siri 可能會窮盡畢生功力在浩瀚曲庫找到一首名為《你最喜歡的歌》或《你最愛的歌》出來給你;不過要是你很隨意地說「播點我喜歡聽的」,Siri 反而會隨機從「我的最愛」清單找一首出來。想和 Siri 完美溝通,要麼學會它的語法,要麼摸清它的脾氣。

Siri 並沒有影響 AirPods 的火爆銷售,身為一款聽音樂的耳機配件,AirPods 的表現已足以讓很多人滿意。據 Neil Cybart 預估,2017 年蘋果賣出約 1,100 萬副 AirPods,這和 2017 年底凱基證券(KGI)分析師郭明錤的 1,300 萬至 1,400 萬的出貨量十分接近。到了今年,AirPods 的出貨量或許會達到 2,600 萬至 2,800 萬,不僅很有可能推出新品,還會成為僅次於 Apple Watch 的最受歡迎蘋果配件。

至於另一款最新上市的產品 HomePod,大家都曾以為它會打著「智慧語音喇叭」的名號,卻發現它和 AirPods 一樣,也是主打「聽音樂」的裝置。

這並非偶然,是因蘋果自身的生態封閉性,目前的 Siri 實在沒有和 Google Assistant 或 Amazon Alexa 一較高下的能力,倒是蘋果一貫在音樂服務和硬體品質相對較好。蘋果顯然也知道自家的核心粉絲願意為哪部分掏錢,所以第一代產品選擇了專注核心優勢的方法。

這或許就是蘋果把「音樂消費」當作 HomePod 最大宣傳重點的原因,在最新備受好評的「Welcome Home廣告,我們也能看到音樂元素在其中的比重:

工作一天的白領女主角一身疲倦地回到空無一人的住所,有氣無力地對 HomePod 說「放些我喜歡聽的」,HomePod 溫和地回應,並選擇了一首 Anderson .Paak 的《Til It’s Over》。起初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節奏若有似無地撩撥心弦,直至「Or we can dance in the hallway」一句,女主角終於被音樂打動,隨旋律舞動,空間與色彩也在音符碰撞與舞姿帶動下恣意張揚。白日工作的煩躁、陰霾的天氣與連綿的雨水、地鐵擁擠的人群與電梯裡呼吸都困難的幽閉,終於在蝸居的無限延展中一掃而空。

這支廣告的動人之處不僅在於這段結合超現實主義空間的精彩舞蹈演繹,更在於描繪了大多數人也深陷其中的困境,並給了答案:

獨處的室內空間需要轉換,而 HomePod,或說 Apple Music 提供的獨特音樂體驗,正是轉換型態的開關。

蘋果的優勢在於強大的硬體組合和統一軟體生態,每位生活在蘋果生態圈的用戶都可從口袋裡的 iPhone、手腕上的 Apple Watch,甚至書房或辦公室的 Mac Siri 輕鬆互動,所以蘋果不必將「Hey Siri」的使用場景局限在 HomePod

但是在智慧喇叭領域,蘋果顯然希望告訴數千萬 Apple Music 訂閱用戶,他們的客廳還缺少一款像 HomePod 這樣可和蘋果服務無縫連動、且主打高品質音樂體驗的產品。理想狀態下,這群用戶手中應該還遠不只 iPhone 一款裝置。

最終,無論是最開始的 iPod,還是現在的 AirPodsHomePod,蘋果想宣揚的不只是產品本身的高品質,同時也在借助優質的音樂服務體驗來推動自家裝置銷售;無論是參與音樂串流平台的建設,還是推出多形態的聽歌設備,改善用戶的音樂體驗,已成為蘋果多年來,防止自家用戶被對手搶走的重要手段之一。

當然,如果 Siri 可以更聰明點,就更好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