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價比台灣貴 3 倍,德國為何砸大錢也要發展風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07 日 0:00 | 分類 科技政策 , 能源科技 , 風力 follow us in feedly

德國能源轉型是產業、政府、全民的大動員,耗費的資源不少,難熬的日子更不少,電價還比台灣貴 3 倍!台灣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你看,那就是我們的風場!」史維朗(Stefan Wallenmaier)為了讓這個訊息穿破直升機扇葉轉動的轟鳴聲及降噪耳罩,他幾乎是在奮力大吼。「海上起了濃霧,我們本來只有 5% 的機會可以看到風機!而且只有我們的風場區域沒有霧!」

從高空往下望,破霧而出的離岸風機,是德國總共 5.3GW 離岸風電裝置容量中,第一個在波羅的海商轉的離岸風場「Baltic 1」。近 40 層樓高的風機彷彿小孩子拿的紙風車,3 月底的春天,波羅的海的西風不似入冬強勁,這些風機靜止得像是模型,沒有一片扇葉旋轉。

史維朗參與過波羅的海風場開發,所屬公司是德國能源四大巨頭──意昂(E.ON)、萊茵(RWE)、巴登─符騰堡能源(EnBW)與大瀑布(Vattenfall)中排名第三大的 EnBW。

克服併網  回歸市場機制
風電像期貨  估電量「比天氣預報準」

身為離岸風電專案主管,今年開始,史維朗有了新舞台──台灣。EnBW 首度踏入亞太市場,與上緯及麥格理資本合作,於彰化外海開發海鼎風場,史維朗也將攜家帶眷長駐台灣中部。

為什麼是台灣?「每年歐洲約新增 4GW 的離岸風電市場,太少了。」史維朗說。去年歐洲離岸風機新增裝設量約 3.15GW,超過半數由英國裝設,德國屈居第二。歐洲風電產業比台灣早起步十餘年,但前期發展並不盡順遂,直到這 5 年解決了併網問題之後,離岸風電在德國飛速成為成熟產業聚落,削價競爭自然浮現。

去年,EnBW 與來自丹麥的沃旭集團(前丹能集團),以零補助標下德國離岸風場。也就是說,風場發電的售電價格並非政府保證躉購價格,而是完全由市場機制決定。所謂再生能源電力的市場機制,即把電當成市場上拍賣的商品,甚至是未來的期貨。

再生能源公司會在前一天根據天候等環境因素,估算隔日的發電量,呈報「歐洲能源交易所」(EEX)每日拍賣。德國能源業界人士甚至笑稱,「看 EEX 比天氣預報還準!」

「(零補助離岸風場)代表離岸風力效率的量子跳躍,已經是德國能源轉型的真正推動力。」EnBW 執行長馬斯提奧(Frank Mastiaux)在接受外媒採訪時這麼說。

這在目前離岸風電躉購費率一度電約台幣 6 到 7 元、尚未落實電業自由化的台灣,簡直難以想像。馬斯提奧之所以敢不靠政府補助,賭的是離岸風機的技術進展。

離岸風機變「大廠競技場」
維斯塔斯、西門子、奇異拚研發

相較陸域風機,離岸風機水下工程浩繁。以台灣為例,每個風場幾乎都要耗費 200 億元台幣以上建置,發電成本是陸域風機的 2 至 3 倍。因此,愈大型的風機,效率愈好,維斯塔斯、西門子、奇異等風機製造商無不爭相研發巨無霸風機。奇異正在研發、號稱將是世界最大的 12 MW 離岸風機「Haliade-X」,高 260 公尺,葉片長 107 公尺。光是葉片,就幾乎與「Baltic 1」風機等高。

風機的開發,牽繫 EnBW 的未來。「我們是一個由風驅動的公司。」EnBW 資深副總裁古斯威(Dirk Güsewell)談及公司發展歷史,下了一個簡明的定義。不只 EnBW,德國 2050 年的能源願景,再生能源供電將由目前的 3 成,達 8 成以上,規劃的再生能源總裝置容量中,超過一半都是風電。

這不是未來式,德國 2015 年 12 月的單月發電量,風機首次超越有產地優勢的褐煤發電。可以說,德國不可否認地將是一個靠風運轉的國家。

但是,攤開德國的能源地圖,陸域、離岸風機坐落北部,太陽能則坐落南部,核電及火力等傳統發電廠依工業及人口聚落而建。走在非核無煤道路上的德國,最關鍵的一個叩問,就是如何達成北電南送?

對於這點,德國的解答,是總長超過 2 千公里的電網超級公路。

走進斯圖加特的 Transnet BW 總部,24 小時維運的電網中心中,每天至少有 3 班輪值,不論何時都有 3 個人緊盯大大小小的螢幕。Transnet BW 是 EnBW 旗下公司,也是德國啟動電業自由化分割發、輸、配、送後,少數歸屬於大型能源公司的電網公司。

從挑高兩層樓的大螢幕上,有著密密麻麻的線路、用電需求及各類能源發電量的即時資訊,好似高速公路網絡監測系統,「這裡是不允許有塞車或是事故的」,Transnet BW 發言人席林(Alexander Schilling)說。這片螢幕,是 Transnet BW 的戰情中心,更是國家能源重要資訊,嚴禁外人拍攝。

(作者:吳靜芳;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En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