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談論撞人問題,那個對自駕車充滿信心的黃仁勳不見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14 日 0:0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晶片 , 汽車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穿著永遠不變的皮衣、黑褲,站上每年最重要的 GTC(GPU 技術大會)講台,今年 3 月 27 日,NVIDIA 執行長黃仁勳一出場,所有人都感覺得出,這位全球 AI 晶片教父變得小心翼翼。



以前,黃仁勳一開場,就是大談 AI 人工智慧、自駕車。今年,他站上講台,前 50 分鐘,卻像回到十年前的 NVIDIA,只談公司如何幫好萊塢創造更逼真的特效,幫電影公司畫出《星際大戰》裡的帝國風暴兵,談醫療影像,讓人以為影像才是他今年最想談的主軸。

危機!自駕車首次撞死人

鋪梗到第 90 幾分鐘,他才小心翼翼地開始談自駕車;這裡,才是整場演講的核心。他說,自駕車很重要,「但是」,他說「這是很難的,是非常難的技術……」那位先前對自駕車充滿信心的黃仁勳,不見了。

黃仁勳一向犀利強悍,過去 2 年,踏上人工智慧的浪尖,NVIDIA 股價從 30 美元大漲到 250 美元。但是,今年 NVIDIA 卻遇上 AI 和自駕車技術發展以來,最嚴重的公關危機。就在 GTC 大會召開前 9 天,在美國亞歷桑納州坦佩市(Tempe),晚上 10 點左右,一輛進行道路測試的 Uber 自動駕駛車,竟以 45 英里的高速,意外撞上 49 歲的依蓮(Elaine Herzberg);當時她正牽著腳踏車過馬路,被撞後傷重不治。

「這是第一起自駕車撞死行人的案例」,美國《紐約時報》報導如此陳述。過去 Tesla 也曾發生駕駛開啟自動駕駛功能後,車禍死亡的案例,但後來法庭調查卻證明,車禍是因為駕駛不理會 Tesla 系統的警告才會發生。

失策!股價一天大跌 7%

然而這一次,卻是行人被人工智慧控制的自動駕駛車撞死,這款車上配備各種先進的感測器,卻未能及時煞車。事件發生後,美國社會對自動駕駛車發展,湧現檢討聲浪,所有人都想跟自駕車拉開距離;不只原本批准無人車測試的亞歷桑那州政府痛批。英特爾收購的自駕車技術大廠 Mobileye 還見縫插針表示,他們的技術完全可以在撞擊前,及時發現這名行人,阻止悲劇發生。連豐田都因為「社會觀感」,暫停自駕車道路測試。

所有人都想知道黃仁勳的反應。因為今年 1 月 7 日,NVIDIA 才發出新聞稿,標題是「Uber 選擇 NVIDIA 技術驅動自駕車隊」,高調宣布 Uber 與 NVIDIA 的結盟,從 1 月初開始,NVIDIA 股價漲了近 25%;但車禍發生後,美國媒體不斷討論「自駕車撞死人」的事件,如果處理不好,將演變成一場公關災難。

站在 GTC 大會舞台上,黃仁勳還是以 AI 傳教士的身分談這次意外,沒多談事件細節。「運輸產業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產業之一,10 兆美元這麼大,」他先拋出願景,「我們相信,有一天,所有能動的東西都會是自動駕駛,或是有自動駕駛的能力。」

「(自動駕駛技術)對運輸產業最重要的影響已經發生,」他解釋,「線上購物和 Amazon 讓人們不再上商店買東西,現在,人們是在家裡等東西上門,而非到店裡買東西。」而全球運輸產業如此重要,卻有許多缺乏效率的環節,「像停車位,」他舉例,「我們有 2 到 30 億個停車位,等我們上門,占用市中心裡最寶貴的空間」,如果自駕車技術成真,不但能降低運輸成本,還能對都市設計帶來革命性的改變。

「但是」,黃仁勳在台上突然暫停了 1 秒,才接著說,「這是很難的,是非常難的技術。」他試著從正面解釋,「安全是最重要的事,這(指自動駕駛)可能是這個世界遇到最困難的運算問題,上個星期發生死亡事故更提醒我們,這個工作是極端的重要……做得對,我們未來能救更多人。」

止血!與 Uber 案切割

演講裡,他沒談 NVIDIA 在 Uber 自駕車扮演的角色和責任,只低調地解釋,要達到自駕車上路的願景,要克服的困難有多大。「想像一下,你有一輛車,裝備各種的感應器,雷達可感測動作、光達(LIDER)可以感測深度、相機有超高解析度」,要在汽車高速行進時,把這麼多複雜的資料融合在一起,做出正確的決定,「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困難」。

「這些系統從來沒有被完整的整合在一起,一次也沒有,我們致力在解決這個問題。」黃仁勳說,「這是最極致的 AI 問題,我們可以解決。」他承認,電腦必須做到,即使自己的運作有問題,都能偵測出來,而且有辦法處理。

黃仁勳還在這場大會裡,發表一款在虛擬世界裡測試自駕車安全性的新平台。他認為,全世界的駕駛人,一年行駛超過 10 兆英里以上,光靠上路測試,就算跑幾百萬英里,仍不見得能模擬真實狀況。

但就在黃仁勳的談話後,這一天 NVIDIA 股價大跌 7.7%。因為,NVIDIA 之所以能在 2 年內股價漲 6 倍,就是自動駕駛車未來想像空間無限,所有人關心的是,NVIDIA 究竟該不該為這起自駕車車禍負責?今年又能拿出什麼有吸引力的新產品?

於是 2 天後,美國電視台 CNBC 播出黃仁勳專訪,他身後站滿打氣支持的員工,這一次他終於直白地說,「Uber 開發自己的感測和駕駛軟體,他們的技術與我們的技術是完全不同的,我們有自己的感測和駕駛軟體。」他承認 Uber 有使用 NVIDIA 的晶片,但在上面運行的是 Uber 的軟體,「我們的平台現在有許多 OEM 廠,以及全世界 300 多家夥伴在用。」

今年初,開始有外資看空 NVIDIA 股價。有分析師認為,過去 1 年,NVIDIA 高階顯示晶片,被當成虛擬貨幣的挖礦工具,讓 NVIDIA 高階顯卡嚴重缺貨,但今年開始,中國的比特大陸將開始推出新的挖礦晶片,將威脅 NVIDIA 在虛擬貨幣市場的商機。

在這場電視採訪裡,他也鬆口回應,虛擬貨幣和區塊鏈技術「還會持續多年」,但虛擬貨幣商機對 NVIDIA 來說只是意外之財,遊戲、AI、電腦影像處理等,才是他眼中認為能讓公司成長 10 倍的重要支柱,顯然並不把比特大陸的競爭放在心上。

敢賭!從失利到東山再起

自駕車意外危機,對黃仁勳恐怕只是小小的考驗。他遇過更大的挑戰,2008 年 NVIDIA 切入手機晶片市場失利,股價曾一度跌到 7、8 塊美元,市場上傳言,聯發科有可能購併 NVIDIA。

就在公司最低潮的時候,他大力投資 AI 技術,開發相關的軟體和社群,不但讓競爭對手英特爾一時難以取代,成為 AI 熱潮中少數的獲利者,去年還搭上了虛擬貨幣帶來的商機。

他身上同樣有像川普一樣,捉摸不定的特質,隨時會出招。有一次,他在台灣舉行記者會時,他站上舞台,會場竟還在播輕鬆的流行音樂,他眉頭一皺,「播這麼輕鬆的音樂,乾脆我們也輕鬆一下吧!」直接在舞台上哼起歌來,讓整個記者會停擺,他沒罵一個人,就立刻讓團隊上緊發條。

又有一次記者會,黃仁勳在現場講英文,再請人翻譯,沒想到記者會舉行到一半,翻譯的表現讓他不滿意,他直接用台語跟翻譯說,「你這樣會賺嘸錢喔!我可是聽得懂中文。」一度要直接跳過翻譯,回答現場記者問題,只差沒像川普一樣喊出「You are fired!」

這次自駕車意外,像是一場自駕車發展技術的期中考,現在,NVIDIA 股價暫時持穩,看好 NVIDIA 股價的分析師仍屬多數。但是,未來要把 AI 從理論變成真實,讓消費者認同自駕車的安全,才是最大考驗。恐怕也只有充滿鬥志、又難以捉摸的黃仁勳,能帶頭跑在最前面,通過這場大考後,NVIDIA 的股價,還有機會再度狂飆。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