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y Ive 聊 Apple Watch: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追求我們認為最好的解決方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5 月 10 日 13:28 | 分類 Apple , Apple Watch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蘋果首席設計長強納生‧艾夫(Jony Ive)近日接受了知名鐘錶網站 Hodinkee 創始人 Benjamin Clymer 的採訪,聊了很多關於 Apple Watch 的幕後故事。



艾夫分享了一些細節,包括 Apple Watch 創作過程、蘋果對這款裝置的一些靈感以及公司為此諮詢過一些專家,另外還有他購買第一批手錶時的背景以及蘋果對健康的關注等。

艾夫首先注意到的是歐米茄的超霸系列腕錶,他說他是在 1992 年去香港九龍時買的。艾夫說他完全被其太空探索的背景吸引了。「不知何故,它體現了發明的樂觀、抱負和勇氣。」艾夫說他也喜歡百達翡麗的鸚鵡螺腕錶,他描述這是一款「怪異的傢伙」。

按照艾夫的說法,蘋果已故 CEO 賈伯斯對手錶沒有特別興趣,所以直到 2012 年(賈伯斯過世後幾個月)才開始進行手錶的早期討論。艾夫表示,賈伯斯的死讓蘋果開始「思考我們該何去何從」,以及蘋果身為一家公司所要走出的軌跡是什麼這類問題,蘋果也在探索對用戶的貢獻是什麼。「我認為,無可辯駁的是,自 1970 年代以來,蘋果已使難以理解和已接近的技術變得容易理解和接近。」

Apple Watch,以蘋果對個人用戶的專注,是裝置開發的下一個邏輯階段。它的創作與以往的產品不同,因為可參考的東西非常多。「通常我們沒有平行產品可供學習,不過鑑於手錶悠久的歷史背景,蘋果做了一件『非常不尋常』的事──諮詢了很多專家。」

艾夫說,蘋果在 Apple Watch 開發過程一共向 7 位專家尋求幫助。蘋果諮詢了 Will Andrewes(有 40 年從業經歷的鐘錶師)、Jonathan Betts(皇家天文台名譽館長)、Dominique Fléchon(古董鐘錶專家)、Grégory Gardinetti(高級鐘錶基金會歷史學家)、Claudia Hammond(作家暨心理學講師)、David Rooney(倫敦科學博物館技術與工程館負責人)以及 Chris Lintott(牛津大學天體物理學家)。另外,艾夫的好友 Marc Newson 也參與了 Apple Watch 研發,因為他曾設計幾款手錶。

艾夫表示,蘋果的目的不是透過 Apple Watch 解決某個特定問題,而更像「最佳化問題和機遇問題」。就「機遇」問題,艾夫也提到未來 Apple Watch 的發展,以及對他來講,機遇的想法是多麼令人印象深刻,因為他懂得蘋果在研發過程擁有的技術。

「你可以從宣傳資料的角度看待 Apple Watch,比如它是做什麼用的等等。或者,如果你知道你在任何時候都能擁有這麼多技術,你也可以從這個角度看所有的可能性。我們之中很多人都是整天手機不離身,但手機與你沒有連結。設想一下有如此強大的物體時刻伴你左右,這能帶給用戶多麼好的機遇啊。」

機遇非比尋常,尤其當你在技術和能力方面不了解現在所處的位置,但卻知道該向哪個方向走的時候。儘管早期有鐘錶專家介入及手錶的悠久歷史可供參考,但艾夫表示,Apple Watch 沒有致敬之處。「每樣東西都有目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追求我們認為最好的解決方案。」艾夫以數位錶冠為例闡述,他說「花了一點點勇氣」以「直接操縱」這種典型的蘋果式布置方式。

按照艾夫的說法,蘋果對 Apple Watch 的目標之一就是「拓寬我們的相關性」,這也就是為什麼蘋果會探索新的材料,比如黃金和陶瓷,用於高階 Edition 腕錶的原因。艾夫提到,研究黃金和陶瓷材料對拓展「蘋果是什麼」是「有意義的」,而且從材料科學角度看,這也有助於未來產品的研發。

(Source:蘋果

艾夫說,基於健康的功能是 Apple Watch 的「早期和重要的關注點」,且那些來自獲益的用戶反饋意見也非常激勵蘋果。實際上,艾夫發現獲得用戶的積極反饋比成為最大的手錶製造商(以營收為參考)還要受鼓舞。

「坦白講,當聽到一位認為 Apple Watch 已實質性改善他或她生活的用戶反饋時,更讓人激動。我們很榮幸能開發出一款產品,可讓用戶對其產生情感,並成為他們日常生活重要和積極的一部分。」

(本文由 MacX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