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億美元股份不要了!WhatsApp 最後一位創辦人也出走,揭曉與 Facebook 管理層的愛恨情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07 日 7:45 | 分類 Facebook , 數位廣告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群媒體龍頭 Facebook 至今最大筆併購交易,就是 2014 年用 220 億美元買下訊息服務 WhatsApp。兩位創辦人在 2018 年 11 月合約到期之前,都紛紛宣布離開 Facebook,等於放棄了價值 13 億美元的股份。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WhatsApp 兩位創辦人出走,都是因為受不了 Facebook 不斷施加壓力,要把廣告帶進 WhatsApp 服務。共同創辦人布萊恩‧艾克頓(Brian Acton)去年 9 月離職,另一位簡‧庫姆(Jan Koum,見首圖)也已宣佈會在 8 月離開。

經營理念不同的兩家公司

WhatsApp 兩位創辦人在 Yahoo! 工作時認識。Yahoo 是擁抱網路廣告的科技公司先驅之一,線上廣告能夠賺錢沒錯,但對艾克頓和庫姆來說,透過蒐集、分享用戶行為資料給廣告主,再對用戶進行目標廣告投放,太過俗氣,毀了使用者經驗的中心概念。

因此他們打造了無廣告、簡單又安全的溝通服務 WhatsApp。WhatsApp 是第一個推出訊息點對點加密的服務,也是現今全球用戶數最多的訊息服務,每月活躍用戶有 15 億人,排名在後的是 Facebook Messenger 的 13 億人。

▲ Facebook CEO 祖克柏以搜集用戶行為資料、讓廣告主投放目標廣告來賺錢,卻也因此惹上資料外洩、影響選舉糾紛。(Source:energycommerce.house.gov

反觀 Facebook,自 2004 年開始就開始搜集用戶使用行為資料,賣給目標廣告投放的廣告主。現在的 Facebook 平台,廣告無所不在,無論動態時報,或是 Instagram 的限時動態 Stories。

光是數位廣告收益就佔了 Facebook 整家公司 97% 的收益來源,而他們在 2017 年的年收益為 400 億美元。

承諾無廣告卻又想反悔的 Facebook 領導人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Facebook 兩位主要領導人即使在併購 WhatsApp 時承諾不會帶入廣告,最後仍然出爾反爾,不斷說服創辦人引入廣告收益模式。

儘管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和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收購 WhatsApp 時承諾他們,不會硬把廣告事業帶入 WhatsApp,會保有獨立運作空間。

但是最近以來,他們兩人因為收益成長壓力,開始出爾反爾,要求 WhatsApp 交出用戶行為資料。2016 年中,Facebook 開始獲得 WhatsApp 的用戶電話號碼與其他資料。

2017 年 1 月,WhatsApp 正式把辦公室搬進 Facebook 總部,但兩個團隊的公司文化卻全然不同,對 WhatsApp 成員來說,Facebook 總部那吵鬧的嬉鬧聲、一堆內部餐廳與冰淇淋攤販,以及像迪士尼樂園的服務設施,太過虛假。Facebook 的員工也開始嘲弄 WhatsApp 的安靜工作文化。

▲ WhatsApp 去年正式上線企業對客戶溝通服務,是他們首度推出的獲利模式。(Source:WhatsApp

WhatsApp 兩位創辦人曾提出其他賺錢方法,例如成為商販與品牌對客戶單一溝通的平台。這個 B2B 服務已經推出,但祖克柏和桑德伯格仍堅持要把擴大規模的廣告模式帶入 WhatsApp,就像他們轉換 Instagram 那樣。

WhatsApp 兩位創辦人現在確定放棄所有總價值 13 億美元股份,不履行完 Facebook 任職合約確定離開。

沒有創辦人後的 WhatsApp,將由 Facebook 的 Chris Daniels 帶領,他的專長就是把商業模式帶入 App,好讓它賺回母公司花的併購金額,同時又不毀損用戶喜愛的核心功能。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目標廣告投放,可能會首先降臨 WhatsApp 的限時動態 Status,目前使用用戶數有 4.5 億人。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Tech.eu Photostream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