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全球共享租屋規範,談 Airbnb 該不該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07 日 13:25 | 分類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 Airbnb 在台灣引起了新風波,由於政府打算讓日租套房解套合法化經營,並讓 Airbnb 之類的服務配合法規營運,而讓支持旅館業的張景森政委直接提出封鎖 Airbnb 救旅館業的想法,而這件事情也引起了關於言論自由、旅館業該不該救的廣泛討論,但其實許多國家都已經有規範 Airbnb 相關服務的法規,或許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到一些經驗,了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規範、到底有什麼好處。




目前來看各國開始立法規範 Airbnb,主要都是改善下面三大問題,包括打擊非法日租行業與收稅、房租上漲與空屋率問題、居住品質與治安問題。

美國費爾法斯克於 8 月初加入了許多華盛頓行政區的行列,開始對類似像 Airbnb 那樣的短期租賃服務進行管制,如果要將房子進行短期租賃服務,意味著你必須先取得縣政府的許可,同時也限制你的每年能租屋的天數與限制居住人數──更重要的是,你收得到稅。

這些針對網路短期租賃服務的規定並不是特例,許多國家與地方政府也針對 Airbnb 類的服務進行了相關的管制與租稅措施,奧克蘭大也在月初針對短期租賃的「出租戶」徵收旅館的床稅,導致 Airbnb 的使用成本大幅上漲,當然對於最「寬大」的東京來說,某些區域一年可以出租 180 天的確比其他地方的政策還「寬鬆」許多,這或許與日本近年來逐步開發對外觀光有關連。

註:日本以前並不算一個積極發展海外旅遊的國家,在 2012 年前其實日本人的海外觀光人數為 800 萬人次,台灣同年為 700 萬人次,直到這幾年日本才積極拉攏海外遊客,也因此日本遊客人數在這幾年有爆發性成長,這些事情有很多探討就不在此撰述。

各城市以行政區做為劃分,樹立不同規範

目前大部分對 Airbnb 進行規範的地區,都是以「限制天數」做為限制 Airbnb 出租的手段,如東京某些想繼續發展觀光的地區,就會將天數拉長到 180 天,也就是一間屋子一年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可以使用 Airbnb 出租(但東京每個地區的規定並不相同);另一方面像 Airbnb 最大的收入地區紐約就積極抵制 Airbnb 的存在,該市目前規定除非房子的主人一起住在房子內,不然出租一間房子少於 30 天是屬於違法行為。

目前許多限制都是分區進行的,比如說東京地方每一個區域、或華盛頓特區的每個區域出租規定就不相同,為什麼呢?因為每個地區的居住情況、空屋率等問題都不盡相同,不可能把每一個城市都放在同一個標準上──就如同信義區的租屋與空屋率狀況一定跟士林區有所出入,這跟一個城市的區域發展有關,因此不能等同視之,但這也才能讓 Airbnb 最能在不同的地方發揮應有的價值。

課稅應該列為首要思考

共享經濟如果沒有經過規範,通常都會演變成「租賃而非共享」,導致人們並不是將自己「不在家或閒置的房間」出租,而是直接做起類似飯店主人的生意,在大部分的情況來說,如果在一個觀光相當發達的地區,在 Airbnb 上將自己的房子短期出租,遠比租給一個上班族一年還賺錢──而且我還不見得需要繳稅。而且非法的日租套房有了 Airbnb 這個平台後,就更容易將自己的房子以「共享」的名義出租給其他人,政府一樣一毛錢也賺不到──照理來說日租套房要課以營業稅才對。

這樣可就讓政府相當頭痛了,基本上來說有一定的收益政府就會希望抓到你的稅收,既然飯店業肯定需要繳稅,那在 Airbnb 的收入自然也應該要列入可報繳稅務的收入。與其說政府要保護飯店業,不如說政府希望保障自己的稅收。無論你是出去旅遊幾天,把房子用 Airbnb 租給別人也好、或是把一棟房子隔成 99 戶用 Airbnb 租出去也好,這些都是屬於收入的一部分,自然也應該需要繳稅。

但是我要如何確保這個人是拿房子在進行商業行為還是共享經濟呢?因為這牽扯到各國的稅法,但很明顯營業稅跟業外收入課稅的模式必然不同,因此這些進行規範的政府都會做一件事情:你要把你的房子透過任何方式出租需要有許可證,沒有許可證就是違法營業或違法出租,這點就是華盛頓特區某些區域的做法,而另外就是像日本這樣違法民宿眾多時,就規範讓沒有合法營業登記的民宿從 Airbnb 下架,也讓正常營業的民宿可以繼續透過 Airbnb 出租。

有一個合法、且全球性的平台提供合法出租者曝光,自然不合法者就很難從中獲得利益,如果只是單純把 Airbnb 禁掉,那這些不合法的服務會繼續轉到網路上其他地方招攬生意,而合法者卻少了一個重要的曝光機會。

租屋者的正義只能靠消滅 Airbnb 得到?

UCLA 大學的一些教授共同進行一項研究時發現,在 Airbnb 出現的 100 個地區中,有列在 Airbnb 上的房子租金上漲了 10%,而這些房子則在從 2012 到 2016 間平均 2.2% 上漲的房價中,貢獻了 0.39%,相對的數字來說不能算少。像舊金山、紐約等房價與租金已經是一般人難以負擔的城市,Airbnb 的出現無疑讓租房客雪上加霜,也因此在這些城市中對於 Airbnb 的限制特別嚴格。當然房價上漲的因素非常複雜,但相較於包括收入增長、城市過於發達、人口擁擠等導致房價暴漲的幾大因素來看,Airbnb 的處理是最快而且容易立即見效的。

但與其禁止,不如把 Airbnb 拿來做為抽稅的手段,或許這些稅收更能協助處理租屋者負擔越來越重的問題,阻撓 Airbnb 的營業雖然可以減緩上漲的趨勢,但你可能就少了其他能夠協助人民的方式。看看東京、華盛頓區等地都是以「行政區」為劃分去規範 Airbnb,他們既增加了稅收,也因應著不同行政區的發展狀況而減少對該地區的傷害,甚至也可以按照每個地區的飯店數量去做 Airbnb 的限制,反正對於 Airbnb 來說也只是從程式後端修改演算法,對於消費者而言只有找得到房子跟找不到房子的差別,好好規範這個服務不但可以促進觀光還可以增加稅收,何樂而不為?

當然台灣政府也可以扛出「居住正義」的大旗,講著為了讓年輕人好租屋,我們應該要阻止 Airbnb 在台灣發展,那台灣政府應該優先解決的「租屋正義」應該是房東避稅問題,這個問題就只要問問你身邊在台灣租屋生活的人,有多少比例是房東願意讓他們把戶籍遷到他們租的房子裡,就知道有多少錢政府沒有抽到、也不願意正視這個狀況,如果要用「居住正義」解決 Airbnb,那更應該先把那些收滿手租屋金卻不繳稅的問題解決一下。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