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 PDA 領頭羊與卡片式互動界開創者的 Palm,就這麼錯過了智慧手機的黃金年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25 日 0:00 | 分類 Android 手機 , Apple , iPhone follow us in feedly

智慧手機已是巨頭壟斷的行業,然而過去十多年,也有過百家爭鳴的階段。時代的局限造就了諸多商業失敗的產品,但歷史塵埃並不會埋沒金子的閃光,若干年後,你還是會看到它們耀眼的光影。




今天,大部分旗艦智慧手機都用手勢為核心的互動方式,最常見的莫過於從底部上滑回到主畫面,而不再像以前一樣,還要在正面擺一顆碩大的 Home 鍵。

這離不開近兩年智慧手機的形態發展,用戶在數位時代形成的新認知也促成這樣的轉變。就和你不會再在 iPhone 的螢幕界面看到「向右滑動解鎖」的提示,看不到牛皮紙質感的備忘錄一樣,iPhone 已經不再需要再靠擬真介面降低學習成本

一併興起的還有各種手勢互動。從最簡單的側滑刪除,再到根據距離和停頓時間來區分的返回主頁和叫出多任務,幹掉直覺可見的圓形和方形按鈕後,螢幕邊緣手勢已成為每天使用頻率最高的操作。

但這些操作並非首次出現在 iPhone,就和蘋果在多點觸控、可穿戴裝置以及各類連接埠領域所做的創新一樣,用蘋果 CEO 提姆‧庫克的話說,蘋果所做的是真正能普羅大眾的「第一」,而不是單純的做出來那種「第一」。

那麼問題來了,誰才是第一個做出來的人?

webOS 的出現,源於 Palm 一次斷臂自救

2007 年,賈伯斯在美國舊金山發表初代 iPhone,大部分傳統手機廠商還不知道這款產品會對市場產生怎樣的影響,比蘋果更早過渡到智慧手機時代的 Palm 自然也沒將它放在眼裡。

Palm 為大眾消費者熟知的是掌上電腦,即以前俗稱的「PDA」。這種自帶手寫筆且布滿大號按鈕的裝置在十多年前可是不少商務人士的最愛,很多執行的軟體就是來自 Palm 開發的系統。

▲ Palm TX PDA。

不過,那時候使用 Palm OS 系統的不只 Palm 一家。為了擴大市占率,Palm 從 1998 年開始將作業系統授權給第三方硬體製造商使用,包括三星、Sony 和聯想等品牌都推過 Palm OS 的 PDA 裝置,這種授權和今天的 Android 手機十分相似。

至於真正將 Palm OS 做成手機系統的也不是 Palm 自己,反倒是由高通 Qualcomm pdQ 率先完成了。這種授權機制也衍生出最成功的 Treo 手機系列,出自 Palm 創始人單獨設立的 Handspring 公司之手。這家公司在 2003 年重新和 Palm 合而為一,所以最終又變回了 Palm 自己的東西。

(Source:Amy Cinnamon Art

有了 Treo 的支撐,Palm 很自然地走上智慧手機的康莊大道。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時 Palm OS 不再是 Palm 旗下硬體的唯一選擇了,支撐門面的 Treo 手機很快使用微軟 Windows Mobile 系統,其行為大概等同 iPhone 開始跑 Android 系統一樣詭異,這自然引發不少老用戶質疑。

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那時候 Palm OS 已成為嚴重老化的平台,不管架構還是體驗都落後許多。表面上 Palm 仍保持更新,卻無法對地基做太多變動,加上軟硬體部門各自獨立,Palm OS 的所有權也並不屬於做手機硬體的 Palm 公司。

▲ 賈伯斯旁邊的人便是 Jon Rubinstein。

隨著 2007 年 iPhone 出現,Palm 公司加快招兵買馬的速度,全力押寶已開發數年的新一代作業系統「Nova」。這時 Palm 需要的是一位有號召力、且能帶領公司轉型的領導人,為此董事會專門找來了從蘋果退休的前 iPod 負責人喬恩‧魯賓斯坦(Jon Rubinstein),希望他出任新董事長。

藉助魯賓斯坦的人脈關係,Palm 隨後還從蘋果挖來了很多曾參與 iPhone 和 iPod 計畫的人,挖角到賈伯斯不得不出手干涉。

就這樣,從 2007 下半年到 2008 年底,Palm 的「Nova」系統進入突飛猛進的階段。這期間內部團隊還因底層架構問題進行過一次激進的方向調整,大膽使用了 webkit 來構築 UI 層,目的就是為了讓設計團隊的手勢互動和動畫效果能成功在裝置運行。

最終,Palm 趕在 2009 年 1 月 CES 大會召開前拿出第一台硬體裝置,也就是初代 Palm Pre 手機。

按照 Palm 設計主管 Peter Skillman 的說法,Pre 的靈感切入點是一顆鴕鳥蛋,他希望打造一個「精巧但很堅固牢靠的東西,而不是市場那些硬邦邦、散發實用主義氣息的產品」。

所以,你會看到 Pre 有鵝卵石般的造型,配備多點觸控螢幕同時也保留了當時很流行的滑蓋式物理全鍵盤。單從外觀來說,這和只有一整塊螢幕的 iPhone 相比,自然算不上什麼革新和驚豔之作。

但真正讓 Palm Pre 成為眾人焦點的是系統,也就是前面所說的「Nova」。這只是計畫代號,正式名稱是 webOS。

2009 年的 Palm Pre,距離砍掉 Home 鍵只有一步之遙

今天,我們在 iOS 和 Android 中看到的卡片式多任務形態,是由 webOS 率先提出的。這一段關於 webOS 互動介面的展示非常經典,也征服了 2009 年 CES 發表會近乎所有觀眾。

和過去看到那種鋪滿窗口的電腦桌面不同,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一個卡片場景。

負責展示的 webOS 設計主管 Matias Duarte 一邊介紹,一邊按下 Pre 手機正面的 Home 鍵。此時正在執行的應用程式自動變成微縮版窗口,手指左右滑動還可看到其他程式,比如瀏覽的網頁、還沒寫完的郵件、正在播放的音樂等,點擊便可直接進入,操作前所未有的直覺。

不僅如此,你還可以長按拖動卡片改變排序,比如將郵件應用程式放在網頁瀏覽器旁邊,向上輕掃則對應關閉功能。

這還不夠,Palm 還在 Pre 的螢幕下方放置一個手勢觸控區,嘗試只靠滑動手勢來取代原本實體按鍵的操作。

比如左右短滑對應的是返回,長滑則可在不同後台應用程式切換,從觸控區上滑至螢幕內還可叫出波浪型的 Dock 底欄,手指鬆開便可直接啟動對應程式。

在大家都還在用全實體按鍵的時代,玩起手勢互動,Palm Pre 就是最厲害的那個。

▲ 左右長滑的多任務切換,iPhone X 用戶應該很熟悉。(Source:影片截圖)

儘管卡片介面和手勢僅只是 webOS 系統的一部分,但這已經足以成為新的行業標竿了。現在來看,Palm 其實是展示給業界一種在「行動裝置上達到多任務管理」的精妙方案──藉助卡片介面,用戶能明確看到自己打開什麼應用程式、應用程式目前的狀態,以及應用程式之間快速切換和關閉。

與 webOS 相比,同時期的 iPhone 還停留在單任務狀態。直到 2010 年 iOS 4 蘋果才正式引入多任務概念,但這個版本還很初級,僅一個能顯示圖標的抽屜空間,操作也十分有限。真正類似 webOS 的卡片式介面要等到 iOS 7,而 Android 則是 4.0 版。

再往後發展到現在,類似的卡片式多任務已可在大部分手機看到,但基本和 2009 年 webOS 展示的成果大同小異。

(Source:Kevin Allen Rodriguez

Palm 的死亡有很多原因,而 webOS 更像陪葬品

webOS 首秀贏得不少人認可,但幸運的天秤沒向 Palm 傾斜太多。發表前倉促的系統調整讓 webOS 第一版完成度並不高,開發團隊不得不花上大半年時間修復遺漏的 BUG 問題,還得花時間剔除殘留的老舊代碼。

從某方面來說,webOS 2.0 版才是 Palm 團隊真正想發表的東西,然而這個版本直到 2010 年 Pre 2 才實現。

Palm 原本還有一線希望,就是靠市場行銷扳回一城。預定計畫中,美國營運商 Verizon 曾許諾 Palm 會在 2010 年大力主推新的 Pre Plus 和 Pixi Plus 手機,但誰都沒想到中途殺出來摩托羅拉 Droid,這讓 Verizon 臨時改變主意,也讓 Palm 的銷售計畫全部成為泡影。

最終,大樓將傾的 Palm 不得不走向被惠普收購的結局,這家藍色 logo 的公司甚至沒給 Palm 和 webOS 證明自己的機會,16 個月後就宣布停產 webOS 相關硬體產品,再之後的故事就不值一提了。

前幾天突然又有新聞,說 Palm 可能會重新做手機,然而已沒什麼人會再對 Palm 回歸市場抱有希望了,很多剛接觸智慧手機的人甚至完全不知道 webOS 為何物。

雖然 webOS 消失了,但它的遺產早已遍布四方

2013 年 6 月,曾被 Palm 找來擔任董事長的魯賓斯坦接受 Fierce Wireless 網站採訪。此時 Palm 已經和他不再有關係,但他依舊認為 webOS 做了很多超前的東西:

多任務、通知、帳戶同步等功能,還有卡片式設計,甚至 OTA 系統升級,很多你在 Android 和 iOS 等現代手機系統看到的特性,其實都是 webOS 最早嘗試做的。

魯賓斯會這麼說並沒有誇張成分,很多今天我們認為理所當然之事,人家 9 年前確實就已展示一遍。

除了前面提到的卡片式多任務介面,webOS 的 Synergy 特性也是備受推崇的功能。這特性類似現在的網路帳號資訊同步,只要你在 webOS 裝置綁定 Gmail、Exchange 等帳號,裡面的資訊就會自動導入手機並全部顯示,比如說在日曆應用程式就會用不同顏色區分不同來源的待辦事項,且當時就支援自動同步。

通知體系部分,webOS 和 Android 一樣都是最早引入通知管理的手機系統,區別在於,webOS 的通知區域是放在底部而非頂部,有訊息的時候會彈出一行預覽,過一陣子訊息會自動變成微縮圖標堆放在右側,就和現在 Android 手機頂部狀態欄看到的一樣,而不像早期版本的 iOS 是靠彈窗。

至於手勢互動的意義和價值就更不用說了。哪怕以今天視角來看,webOS 這套基於卡片介面的手勢操作也沒有過時感。倘若當時 Palm 硬體裝置能像 iPhone 一樣大膽,採用全觸控螢幕設計,說不定用一根橫線來取代實體 Home 鍵的不是 iPhone X 而是 Palm 了。

當然,相比物理按鍵來說,滑動手勢的理解成本會更高,流程也更隱性。在那個多點觸控手機剛興起的 2009 年,webOS 就已提出長滑和短滑操作,這可不見得比實體按鍵受歡迎。

Palm 團隊並不是沒試過全觸控螢幕的方案。The Verge 早在 4 年前就報導稱,Palm 曾在 2011 和 2012 年之間做了一款名為「Mako」的原型機,有正反雙面玻璃,並配備主流配置。

(Source:Prototype Design EEL)

同時曝光的還有下一代 webOS 概念介面。你會看到,卡片式互動仍然是核心所在,但這個版本添加了更多層級和堆疊操作。

很可惜,這些腦洞大開的創意終究只能留在實驗室了。和 N-Gage、Windows Tablet、Virtual Boy 一樣,webOS 也是一個設計理念遠超同期對手的作品,但歷史上大部分擁有超前技術和設計理念的產品,都沒能獲得商業成功,加上 Palm 一系列決策失誤,最終讓它錯過了挑戰 iPhone 和蘋果的機會。

那些最初因 webOS 加入 Palm 的人也漸漸離去,同時帶走的還有 webOS 的設計核心。比如前 Palm 高級副總裁兼設計主管 Peter Skillman 就於 2010 年加入諾基亞,他之後為諾基亞 N9 打造了一套以滑動手勢為核心的 Swipe 介面,還有後來 Asha 手機、Nokia HERE 等產品,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還有一位是打造了 webOS 卡片式介面的 Matias Duarte,這位來自智利且喜歡穿花襯衫的男子是 webOS 設計團隊的靈魂人物。接受了「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勸說,他在惠普收購 Palm 後幾個月便加入 Google,如今已是 Google 設計部門負責人。

受他的影響,Google 從 Android 4.0 開始採用新的 Holo 設計規範,卡片式設計逐漸成為 Android 系統展示訊息的重要載體;之後提出的 Material Design 理念,更讓 Google 真正擁有比肩蘋果的設計美學。

有 webOS 系統出現,是智慧手機行業的幸運。受限於時代,無法以一己之力扭轉自身命運,但當智慧手機本身越來越複雜,當蘋果和 Google 需要面臨更具挑戰性的設計決策時,webOS 終於能以一種分離的形態融入現代產品,也不再有與時代格格不入的感覺。

至少,只要這些優秀的人還在,我們依然會對「下一個 webOS」抱以期望。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