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ro 電動車車色背後的故事,專訪御用色彩師 Beatrice Santiccioli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10 日 13:30 | 分類 電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在台灣街道上,Gogoro 總是充滿獨特性,尤其在茫茫車海可輕易發現那最鮮豔的顏色就是 Gogoro 的車款。Gogoro 御用色彩師 Beatrice Santiccioli 再度來台,接受媒體專訪時暢談車色開發與最新車色「粉紅突擊」背後的故事。




Beatrice 畢業於義大利佛羅倫斯藝術學院以及米蘭工業設計學院,求學時期主修視覺設計(Vision Design),主要興趣是在 CMF(Color 顏色、Materials 材料、Finish 表面處理)調整。她在業界擁有 20 年以上的資歷,曾與不少知名品牌如 Swatch、Nike、三星、蘋果合作,提供專業建議,像是從蘋果的 iMac 到 Nano-chromatic 等產品色彩均出自於她和團隊之手。

Gogoro 創辦人暨執行長陸學森過去任職 HTC 時期與 Beatrice 相識,並在 2011 年創立 Gogoro 就邀請她擔任色彩顧問,為車款設計出美麗的顏色。

很多公司不太敢做不一樣的事情,但對於 Gogoro 而言,產品新推出即代表一種態度──勇於挑戰、勇於做出不一樣的事,並將這種能量與活力透過顏色表達出來。

Beatrice 與 Gogoro 設計總監水哥(王松富,Walter Wang)帶領的團隊合作,針對顏色進行各種嘗試,慢慢地將車色種類收斂至大家常見的顏色。從第一代至第二代的品牌色,包括黑、灰、白、藍、紅、橘、黃等延續下來成為 Gogoro 家族色彩,並帶出不同色調;這些顏色的色彩飽和度高,整體顯得明亮、有活力,相較於傳統車色更是一種大膽的選擇,不僅在馬路上相當顯眼、容易被看見,同時能立即與 Gogoro 連結,Beatrice 認為這些是識別度很高的設計語言。

一般人可能認為大街小巷到處跑的機車,其外觀或車色並不有趣。Beatrice 觀察到台灣消費者應已準備好嘗試更多不同的事物,即使有安全的選項,但對於不同的設計接受度很高。她指出台北是個年輕的城市,在這座城市看到許許多多的顏色與搭配,更是展現活力的證明,所以她認為台灣人對於機車顏色的接受度是很高的,如果能有不同的車色選擇,也能讓車主作為自己的一種獨特識別。

此外,顏色也是一種傳達公司印象的方式,消費者可以用這些元素來認識這家公司的精神;而 Gogoro 所傳遞的品牌故事是完整的,加上整個市場、整個消費族群都很年輕、充滿自信,是可以接受更多大膽的嘗試。

Gogoro 2 Delight 系列繼「香檳金」、「水銀藍」之後,加入了第三款車色「粉紅突擊」引發討論。在發想新系列時,Gogoro 希望能跟之前推出的車款有所區別,所以創造了色彩明亮、帶有金屬感的 Delight 系列。選擇粉紅色的原因是認為它很適合出現在 Delight 家族當中,帶有些許叛逆、進入成年的自我主張,不再是柔弱的顏色;無論以設計面或行銷面來說,都能與另外兩款搭配,並增強了產品故事。調色過程中,除了要挑出理想的色調以外,也要確保維持 Delight 系列的一致性。

Beatrice 表示其實從 Gogoro 1 系列推出時即著手設計粉紅色的車款,但為了要推出「對的」粉紅色,看了許多種色彩,最終選出這款加入金屬粉、比較偏黃的粉紅色。調色更是個漫長的過程,除非她親眼看到這個顏色真實呈現在產品上,不然無法確定就是對的顏色。

▲ 全球唯一一頂純手工打造的 Gogoro「粉紅突擊」安全帽。

Beatrice 也分享自己最喜愛的顏色是綠色,她覺得台灣本身的自然景致很特別,像是台北這座城市有各式各樣的人物與建築,城市周圍又被山陵線環繞,所以總是會將綠色與台灣聯想在一起;之前她前往 Gogoro 位於林口的生產工廠時,道路兩旁的景色也都是樹木山丘,覺得「自然」在台灣是個很強烈的元素,所以綠色是很能代表台灣的一種顏色。

此外,Beatrice 在進行 CMF 研究時需要許多靈感,她從生活中到處發掘,前往不同城市到處遊覽,看各式各樣的物品與展覽,訪談時展示從日本蒐集獨特金屬光澤的杯子就是其一靈感,她會觀察杯子的不同角度、不同顯色效果,再與合作團隊與工廠共同嘗試將顏色製作出來。

▲ Beatrice 到訪各國都會帶著同一旅行箱,裡面裝著各式各樣蒐集與記錄顏色靈感的工具。

(圖片來源:科技新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