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考慮在火箭機身置入廣告,讓太空人在太空代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13 日 14:00 | 分類 航太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自從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 NASA 在 2011 年中止太空梭計畫,這幾年在太空探索領域活躍的都是像 Space X 和 Blue Origin 這種民營航太企業。



儘管川普上台後想讓 NASA 重啟登月計畫,但這不是總統說了算,還需要國會批准預算,NASA 曾估算重返月球將花費 1,000 億美元以上,不是一筆小數目。

其實這些年 NASA 經費削減不少,為了繼續太空探索事業,既然不能節流那只能開源。最近 NASA 在認真考慮如何商業化營運,可能會開放廣告置入和代言等商業合作。

NASA 新任署長 Jim Bridenstine 專門為此籌組委員會,研究 NASA 與廣告商合作的方式,包括在太空船和火箭置入品牌,調查讓太空人在地球和太空代言廣告的可行性。

▲ Jim Bridenstine。(Source:NASA

委員會負責人 Mike Gold 表示,Bridenstine 其中一個目標就是透過向民營企業出售硬體的冠名權,抵消一部分 NASA 營運成本;同時讓太空人為商品代言,也有利於太空事業在流行文化曝光。

NASA 主動引入品牌贊助和代言可說是不小的變革,過去 NASA 一直對商業化行為嗤之以鼻,並極力弱化太空船的商業品牌露出,還嚴格限制太空人攜帶的物品。

比如過去 NASA 國際太空站中的太空人補給一直有 M&M’s 巧克力,但 NASA 不允許太空人直呼其名,而要稱之為「糖果塗層巧克力」。

1985 年,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都開發了可在微重力環境下飲用的可樂,NASA 也把這些可樂送上太空讓太空人試喝了,但卻不對外宣傳。NASA 前政策副主管 Alan Ladwig  表示

這會有很多阻力,因為這會被視為廣告。

▲ 為太空環境特製的可樂。(Source:airandspace

因此這麼多年來,NASA 的太空船和火箭不會出現任何商業品牌,即便承造太空船的 Rockwell 公司也不能露出自己的 logo。而民營的航太企業就沒有這層顧慮,你會在獵鷹火箭上看到 SpaceX 的 logo,在 Starliner 載人太空船上看到波音公司的商標。

(Source:SpaceX )

比起美國,其他國家的航太機構在商業化這件事也開放得多。比如加拿大太空人 Chris Hadfield 曾在國際太空站演唱 David Bowie 的《太空怪人》(Space Oddity),回到地球後製作成專輯出售。

(Source:YouTube

俄羅斯航太太空活動國有公司則直接開放廣告版位,俄羅斯太空人 Mikhail Tyurin 直接在國際太空站拍攝一支高爾夫廣告;必勝客則在 1999 年花了 100 萬美元在俄羅斯一枚火箭上展示商標

雖然 NASA 過去很反對廣告置入,但這些年也慢慢對商業化放開懷抱。NASA 透過一些商標版權出售給玩具和服裝企業而獲得收入,玩具製造商美泰兒曾推出火星探測器漫遊者的同款玩具,NIKE、IKEA、中國安踏等品牌都曾和 NASA 推出聯名款商品。

▲ 優衣庫的副牌 GU 推出的 NASA 聯名款。

不過這些商業廣告收入對航太機構龐大的營運成本來說,可能只是杯水車薪。有機構估計這些商業廣告每年能給航太機構帶來超過 1 億美元收入,但 NASA 每年營運成本就要 30 億至 40 億美元。

且這些收入還不會直接給 NASA ,而是收歸財政部統合,再由國會確定撥款方案。由於 NASA 屬於政府機構,過度商業化也可能遭到納稅人反對,一些粉絲也擔憂 NASA 會變成逐利的商業機構。

商業化營運 NASA 會是什麼樣子?外媒 The Verge 想出一種場景

2020 年,NASA 要向火星發射新一代探測器,名字不會是過去的好奇號(Curiosity)和旅行者(Voyager ),可能會是「米其林輪胎開拓者」這種贊助商冠名的名字,太空船上會印著米其林的輪胎人。

太空人直播執行任務期間,還會停下來向觀眾宣傳百年靈手錶的優點:「這是超越卡門線留住時間的最佳方式。」

這個場景會不會成為現實還不確定,但 NASA 商業化委員會的負責人 Mike Gold 顯然希望實現

商業化在地球運作得非常好,我們沒理由不推廣到太空。

你怎麼看 NASA 的商業化計畫呢?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David Syzdek CC BY 2.0)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