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支 iPhone,要污染 100 公升的水!3 個很多人不知道的真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24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手機 follow us in feedly

打從 2007 年,第一代 iPhone 問世之後,這個集行動電話、音樂播放器、照相機及小型電腦於一身的產品,賣出了你可能很難想像的銷量:根據產業分析師霍雷斯‧德迪尤(Horace Dediu)在 2016 年的調查,蘋果的 iPhone 系列銷量高達 10 億,遠勝於最賣的汽車品牌、豐田 Corolla 售出的 4,300 萬輛,也比最多人看的小說系列《哈利波特》賣掉的 4.5 億本,多了兩倍以上。



德迪尤說,它就是歷史上最暢銷的產品,且這個銷售紀錄還在突破新高。今年 8 月 3 日,蘋果市值達到 1 兆美元,是「FAAMG」公司(Facebook、Apple、Amazon、Microsoft、Google)中第一個達到 1 兆美元市值的公司,iPhone 系列銷量超過 14 億支。

過去,大家都把賈伯斯奉為神,認為他一手促成了這個史上最賣的產品,但《解密 iPhone》作者布萊恩‧麥錢特(Brian Merchant)走訪了世界各國,採訪許多現任與前任的蘋果員工、研究 iPhone 的記者與歷史學家們,發現這絕非賈伯斯一人就能辦到。他在書中分享了 iPhone 的 3 個小故事:

1. 「多點觸控」的前身,起源於醫療產品

蘋果把多點觸控放入手機裡,讓使用者使用起來更流暢,但它並沒有發明多點觸控。

多點觸控的源頭,要從韋恩‧韋斯特曼 1999 年發表的博士論文說起。韋斯特曼的母親長期受慢性背痛所苦,大部分時間不得不臥床,但她為了幫家人準備晚餐,還是會想辦法在床上煮飯,「我的母親用多種方式教導自己對抗慢性疼痛,也教導我這麼做」。

韋斯特曼在大學時,手腕得到肌腱炎,這是一種重複性過度疲勞損傷,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受此折磨,在寫論文的時候,「我再也受不了按壓按鍵了,我注意到我的雙手對『零施力』的輸入方式比較能持久,像是光學按鍵和電容式觸控板。」他開始打造自己的無鍵盤手勢辨識觸控板,起初沒有人對這項技術有興趣,但他們透過網路,賣出愈來愈多觸控板。最終,蘋果注意到他們,原本只是要談授權,最終卻變成收購交易。交換條件是,韋斯特曼加入蘋果。

麥錢特指出,某種意義上,韋斯特曼拋棄了一群有腕隧道症候群,或其他重複性過度疲勞損傷的電腦使用者。甚至有使用者在論壇上寫道,有重複性過度疲勞損傷的人,突然在 2005 年,被一個毫無同情心的賈伯斯冷血拋棄了,「蘋果把一項重要的醫療用品趕出市場」。

2.「滑動解鎖」的靈感,來自飛機洗手間拉門

一位曾任職於蘋果的工程師認為,有兩個獨特元素讓 iPhone 備受矚目。其中一個是多點觸控,另一個則是「核心動畫」(Core Animation)。舉例來說,長按 iPhone 的某個 App,App 圖示就會開始抖動,左上角會出現「×」符號,按下即可刪除該 App,這種讓多點觸控和使用者互動的動畫效果,就是核心動畫。

過去的手機都是掀蓋式或滑蓋式,而 iPhone 的設計是整個螢幕直接暴露在外。賈伯斯要求團隊做出一種不會流失大量電力,又能讓手機隨時做好接電話的準備。

有人想到用手指頭在螢幕上畫圈,作為啟動螢幕的手勢,但有點太過複雜;如果是按 Home 鍵就能打開手機,這也有可能會讓手機在口袋裡被意外觸動。

其中一名 UI 設計師安左斯搭了趟飛機從舊金山飛往紐約,當他踏進飛機的洗手間,從左到右拉上扣鎖,突然靈機一動:「從左滑到右解鎖」,這就是 iPhone 滑動解鎖的原型。

3. 每支 iPhone 的產出,具高度污染性

麥錢特請採礦顧問大衛.米肖德(David Michaud)判定 iPhone 裡的化學成分(當時最新機種為 iPhone 6),他們用 55 公斤重的錘子從 1.1 公尺高垂直落下,才將 iPhone 毀壞,「我很驚訝要毀壞這支手機會那麼困難」。

接著把手機磨碎,萃取原料分析,發現 iPhone 裡共有 30 種金屬元素,其中有許多是稀土金屬。

開採稀土金屬是一種既複雜、又具高污染性的活動,它會讓礦區損失大量土壤,同時造成飛塵污染,許多國家就算有這種金屬,也會受法規限制無法開採。目前,稀土金屬的礦區大多集中在內蒙古。英國媒體指出,「我們對 iPhone、平板的貪求,創造出這個地球上最惡劣的地方,」內蒙古礦區已經創造出一座充滿有毒廢棄物的湖泊,不僅有毒,還有放射性。

根據米肖德的估算,一支 129 公克的 iPhone 手機需要開採 34 公斤的礦石,而每加工 1 公噸的礦石,需要用到約 3 公噸的水。這表示,每一支 iPhone 的產出,「污染」了約 100 公升的水。

米肖德更指出,92% 開採出來的礦石,加起來僅占手機重量的 5%。換句話說,這些用環境污染、童工、礦工死亡的挖礦活動「提煉」出來的金屬,僅是手機的一小部分。

麥錢特說,他寫這本書的目的是希望讀者看到身邊的 iPhone,腦中第一個想到的臉孔,不再是賈伯斯,而是廣大創造者的群像,「有數不清的人催生這萬中選一的裝置,但終究是蘋果把 iPhone 給做了出來。」

(本文由 經理人月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