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論述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立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25 日 14:48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國務院在 24 日發表一篇《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控訴美國的不當做法,並回答了有關智慧財產權及強迫技術轉讓的質疑,以下為全文節錄。




中美建交以來,雙邊經貿關係不斷發展,根據中國有關部門統計數據,2017 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達5,837 億美元,是 1979 年建交時的 233 倍,是 2001 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 7 倍多。中國是美國飛機、農產品、汽車、集成電路的重要出口市場。中國是美國飛機和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場,汽車、集成電路、棉花的第二大出口市場。2017 年美國出口中 57% 的大豆、25% 的波音飛機、20% 的汽車、14% 的積體電路、17% 的棉花都銷往中國。

中美雙邊貿易互補性強。美國居於全球價值鏈的中高階,對華出口多為資本品和中間品,中國居於中低端,對美出口多為消費品和最終產品,兩國發揮各自比較優勢,雙邊貿易呈互補關係。中國對美出口的「高技術產品」,大多只是在華完成勞動密集型加工環節,包含大量關鍵零部件和中間產品的進口與國際轉移價值。

關於美國吃虧論

然而美國是中國服務貿易最大逆差來源地,且逆差快速擴大。據美國方面統計,2007-2017 年,美國對華服務出口額由 131.4 億美元擴大到 576.3 億美元,增長了 3.4 倍,而同期美國對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服務出口額增長 1.8 倍,美國對華服務貿易年度順差擴大 30 倍至 402 億美元。目前服務貿易逆差主要集中在旅行、運輸和智慧財產權使用費 3 個領域。

尤其中國對美國支付智慧財產權使用費持續增加。據中國有關方面統計,美國是中國第一大版權引進來源國,2012-2016年,中國自美國引進版權近 2.8 萬項。中國對美國支付的智慧財產權使用費從 2011 年的 34.6 億美元增加至 2017 年的 72 億美元,6 年時間翻了一倍。其中 2017 年中國對美支付佔中國對外支付智慧財產權使用費總額的四分之一。

在與中國經貿合作中,美國跨國公司通過整合兩國要素優勢提升了其國際競爭力。蘋果公司在美國設計研發手機,在中國組裝生產,在全球市場銷售。根據高盛公司 2018 年的研究報告,如蘋果公司將生產與組裝全部移到美國,其生產成本將提高 37%。從技術合作領域看,美國企業在中國銷售和投資,使這些企業能夠享受中國在雲端計算和人工智慧等方面的應用成果,使其產品更好適應不斷變化的全球市場。

中國承接了美國企業的生產環節,使得美國能夠將更多資金等要素資源投入創新和管理環節,集中力量發展高階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帶動產業向更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領域升級,降低了美國國內能源資源消耗和環境保護的壓力,提升了國家整體競爭力。美國一部分人宣稱的「美國吃虧論」是站不住腳的。

2018 年 6 月德意志銀行發布的研究報告《估算美國和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經濟利益》認為,從商業利益角度分析,考慮到跨國公司的全球經營對雙邊經貿交往的影響,美國實際上在中美雙邊貿易交往過程中獲得了比中國更多的商業淨利益。根據其計算,扣除各自出口中其他國家企業子公司的貢獻等,2017 年美國享有 203 億美元的淨利益。

關於貿易逆差

而中美雙邊貨物貿易差額長期存在並不斷擴大,是多重客觀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並不是中國刻意追求的結果。第一,這是美國國內儲蓄不足的必然結果。第二,這是中美產業比較優勢互補的客觀反映。第三,這是國際分工和跨國公司生產布局變化的結果。第四,這是美國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管制的結果。第五,這是美元做為主要國際貨幣的結果。此外,美國統計方法相對高估了中美貨物貿易逆差額。中美雙方的統計差異長期存在,且差異較大。

世貿組織和經合組織等從  2011 年起倡導以「全球製造」新視角看待國際化生產,提出以「貿易增加值核算」方法分析各國參與國際分工的實際地位和收益,並建立了世界投入產出數據庫。以 2016 年為例,據中國海關按照傳統貿易總值的統計,中國對美順差額為 2507 億美元;但若根據世界投入產出數據庫,從貿易增加值角度核算,中國對美貿易順差為 1394 億美元,較總值方法減少 44.4%。

且根據世貿組織數據,2015 年中國貿易加權平均關稅稅率已降至 4.4%,明顯低於南韓、印度、印度尼西亞等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已接近美國(2.4%)和歐盟(3%)的水平;在農產品和製成品方面,中國已分別低於日本農產品和澳大利亞非農產品的實際關稅水平。2018 年以來,中國進一步主動將汽車整車最惠國稅率降至 15%,將汽車零部件最惠國稅率從最高 25% 降至 6%;大範圍降低部分日用消費品進口關稅,涉及 1,449 個稅目,其最惠國平均稅率從 15.7% 降至 6.9%,平均降幅達 55.9%。目前,中國關稅總水平已進一步降為 8%。

事實上,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國低成本勞動力、土地等資源與國際資本、技術相結合,迅速形成巨大生產能力,推動了全球產業鏈、價值鏈發展,促進了世界經濟增長。在此期間,外商對華直接投資持續擴大,規模從 2001 年 468.8 億美元,增加到 2017 年的 1,363.2 億美元,年均增長 6.9%,跨國公司分享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機遇。與此同時,中國在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也在環境、產業調整等方面承擔了較大成本。

關於技術強制轉讓

中國與美國等發達國家合作過程中發生的技術轉移,源自發達國家企業出於利益最大化考慮的主動技術轉讓及產業轉移。產品生命週期理論表明,任何一種產品都會因新技術的應用而經歷一個由盛到衰的生命週期。跨國公司在努力開發新技術的同時,需要不斷向發展中國家轉讓已落後或是標準化了的技術,以延長依靠舊技術獲取利潤的時間,並為新技術研發應用騰出空間和要素資源,也間接分擔研發成本,技術轉讓和許可是常用的商業合作模式。

在中外企業合作中,中國政府沒有強制要求外商投資企業轉讓技術的政策和做法。中外企業技術合作和其他經貿合作完全是基於自願原則實施的契約行為,雙方企業都從中獲得了實際利益。一般來說,外國企業技術收入有 3 種模式:

  1. 一次性轉讓,可以按轉讓價結算,也可以折價入股。
  2. 銷售的設備、零部件或產品中,包括技術收入。
  3. 技術許可,收取許可費。比如,當一家具有技術優勢的外國企業銷售設備給中國企業,中國企業由於不掌握設備的某些技術,需要長期多次購買設備提供方的技術服務和零部件,在此情況下,中國企業願意以一次性付費的方式向外方購買部分技術。

這種技術轉讓要求,屬於企業在成本效益核算基礎上的正常議價談判,無論分次支付技術費還是一次性支付技術費,都是國際商業技術交易中常見的做法。美國政府將外商投資企業透過訂立商業合約與中國企業建立夥伴關係、轉讓或許可其技術、共同在中國市場上獲得商業回報的自願合作行為稱為「強制技術轉讓」,完全是對事實的歪曲。

關於對外購併

中國對美直接投資中,技術尋求型投資占比實際上很低。據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統計,2005-2017年,中國企業在美 232 項直接投資中,僅有 17 項涉及高技術領域,其他大部分分布在房地產、金融以及服務業等領域。

關於補貼政策

中國遵守世界貿易組織關於補貼的透明度原則,按照要求定期向世界貿易組織通報國內相關法律、法規和具體措施的修訂調整和實施情況。截至 2018 年 1 月,中國提交的通報已達上千份,涉及中央和地方補貼政策、農業、技術法規、標準、智慧財產權法律法規等諸多領域。

《國務院關於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進一步要求,各部門製定外資政策要進行公平競爭審查。並於 2018 年 6 月提出,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各地區各部門不得專門針對外商投資准入進行限制。

中國農業市場化程度持續提高。2015 年,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宣布放開菸葉收購價格,標誌著中國在農產品價格領域已完全取消了政府定價。2004 年以來,在市場定價、自由流通的基礎上,中國政府為維護農民基本生計,當市場嚴重供大於求、價格過度下跌時,對部分農產品實行托市收購制度。近年來,中國政府加大了對托市收購政策的改革力度,定價機制更加市場化。

控訴美國

此白皮書還控訴了美國存在大量扭曲市場競爭、阻礙公平貿易、割裂全球產業鏈的投資貿易限制政策和行為,有損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並嚴重影響中美經貿關係正常發展。包括歧視他國產品、濫用「國家安全審查」,阻礙中國企業在美正常投資活動、提供大量補貼,扭曲市場競爭、使用大量非關稅壁壘、濫用貿易救濟措施等。

並稱美國政府為貿易霸凌主義,認為其根據美國國內法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片面指責他國實施產業政策、以國內法「長臂管轄」制裁他國、國內問題國際化、經貿問題政治化及美國政府背信棄義。

詳情請閱中國國務院全文: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