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滑鼠就害怕,前內容審查員得 PTSD 狀告 Facebook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29 日 12:00 | 分類 Facebook , 人力資源 , 數位內容 follow us in feedly

對 Facebook 內容審查員來說,每天上班重複觀看他人檢舉的內容就是他們的工作,然而,呈現在他們眼中的一切,往往替當事人帶來難以計量的精神壓力。



內容審查員吿 Facebook

去年 6 月到今年 3 月,史考拉(Selena Scola)在美國加州 Pro Unlimited, Inc. 工作,這間公司是 Facebook 的承包商,專門負責協助 Facebook 刪除網路不適當的貼文。

在 9 個月的工作期間,史考拉擔任 Facebook 的內容審查員,每當有人檢舉某個網友的貼文「不適當」,內容審查員就要一一檢視這些內容是不是真的有問題,這也是史考拉最主要的工作內容。

9 月 21 日,史考拉決定要告 Facebook ,她表示自己在 Facebook 擔任內容審查員期間「暴露在高度有毒、不安全、有害的內容」下,導致她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一碰到滑鼠就發作

現在史考拉只要一碰到電腦滑鼠、進到有點冷的大樓、在電視上看到暴力影像、聽到大聲喧嘩或受到驚嚇時,她都會出現 PTSD 症狀。

有時候她突然想起當時工作期間看過的影像,也會觸發 PTSD。

▲ Facebook 內容審查員每天都要不斷觀看網友檢舉或人工智慧(AI)自動封鎖的內容,史考拉説這就像被這些影片、圖像或直播轟炸。(Source:達志影像)

每天審查上萬條

目前 Facebook 旗下約有 7,500 名內容審查員,遍布世界各地,包含正職員工或像史考拉這種隸屬承包商的內容審查員。

Quartz 指出,Facebook 內容審查員每天要看上萬條網友檢舉或人工智慧(AI)自動封鎖的內容,而且多數內容審查員工作地點不是在美國國內,薪資也很低。

外人難以理解的工作內容

史考拉的訴狀提到,Facebook 內容審查員不停被數以千計與兒童性虐待、性侵、酷刑、人獸交、斬首、自殺、謀殺相關的影片、圖像或直播轟炸。

一位匿名的內容審查員告訴網路媒體 Motherboard:「外人可能無法完全理解(內容審查員的工作),我們不僅接觸這些影像,為了要找出政策特定的符碼(signifier),你還需要近距離、反覆觀看這些內容。」

「影片中有人可能會被毆打,然後你可能要重複看這支影片數十次,藉此判定這個受害者的動作是否出於自衛,或(影片中)挑釁者是否就是發表影片的人,有時候你還得找其他人一起幫忙看。」

▲ Facebook 表示,他們一直都知道內容審查員工作不簡單,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勝任,所以他們為內容審查員提供完善的員工福利制度。(Source:達志影像)

Facebook :我們知道很難

面對史考拉的控訴,Facebook 發言人表示,他們正在審查史考拉的證詞是否屬實。

Facebook 發言人強調 Facebook 有「意識到這項工作很困難」,所以從內容審查員受訓開始, Facebook 就會提供完整的員工福利和心理健康方面的協助。

如果是 Facebook 員工,他們都能在公司裡獲得資源,Facebook 也會要求所有合作夥伴要做到這點──例如在工作地點提供諮商服務及休息區。

不是所有人都適合

今年 6 月,Facebook 全球人資總監多爾甘(Brian Doegan)曾說,Facebook 知道內容審查員「這項工作並不適合所有人」,所以他們會和新進員工討論這項工作的內容、以及他們會看到什麼,如果他們工作時想休息一下玩個遊戲,或離開工作環境都行。

▲ 史考拉的律師認為,Facebook 忽視自己的責任,就像用承包商當作旋轉門,造成在承包商工作的內容審查員不可挽回的創傷。(Source:Flickr/Alexander Mueller CC BY 2.0)

有規範,但還不夠

然而,史考拉的訴狀提到,Facebook 雖然制定內容審查員的工作規範,例如限制暴露在這些內容的工作時間、內容審查員該如何面對這些內容等,但「 Facebook 並沒有提供內容審查員充足的訓練或建立一套安全標準」。

第一個站出來的審查員

另一方面,雖然史考拉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站出來控告 Facebook 的內容審查員,但她認為自己的經歷是 Facebook 內容審查員的典型案例,所以她向法院提出集體訴訟。除了 Facebook,史考拉受雇的承包商 Pro Unlimited 也是被告之一。

承包商是 Facebook 旋轉門

史考拉的律師尼爾森(Korey Nelson)表示,Facebook 就像用承包商做成旋轉門,Facebook 忽視自己該提供安全工作場所的責任,造成那些在承包商工作的人出現不可挽回的創傷。

除了自己的 PTSD,史考拉也希望 Facebook 接下來能為內容審查員制定一套醫療監控計畫,追蹤、治療出現心理創傷的內容審查員。

▲ 2012 年 1 月,美國加州門洛公園(Menlo Park)的 Facebook 國際用戶中心(International user operations),可看見代表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其中。(Source:達志影像)

公司福利因文化而異

對照今年 6 月,Facebook 發言人格蘭維里(Carolyn Glanville)接受網路媒體 Motherboard 採訪時,她坦言雖然 Facebook 每個辦公室或承包商都有提供心理諮商服務,但具體的服務要如何提供則視國家、當地文化而定。

舉例來說,有些國家的員工習慣在上班時間走去大廳找諮商師,也不太介意別人是否知道,但有些國家的人比較喜歡在下班後去找諮商師,所以其他同事不會知道這件事。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