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住軍事商業咽喉,中國豪奪海外港口經營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2 日 11:01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百年前西方列強強行打開中國的門戶,現在中國也正在以文明一點的方式,透過積極的收購拿走世界重要港口經營權,讓西方國家擔憂中國擁有港口主導權,並非純然為了商業獲利,更多的是政治與軍事布局。



外交政策雜誌分析,在世界最大貨櫃船運經營者及貨櫃船供應商 AP Moller-Maersk 和 Hutchison Ports 等巨頭占主導地位的世界中,中國航運和港口公司曾經只是一隻小蝦米。但在 2016 年,中國政府合併中國遠洋運輸和中國海運公司,組建中遠集團後,創造一個龐大的全國冠軍。

中遠集團是一個龐大的集團,包括同名航運公司、港口運營商和其他航運業務。去年,中遠集團花了超過 60 億美元收購一家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東方海外國際,進一步推動航運業的整合。現在,中遠集團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航運公司之一,以及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營運商之一。除了中遠集團之外,招商局港口控股更是一隻控制港口業務的巨獸,最近主導斯里蘭卡、吉布地和巴西的碼頭標案。

中國在歐洲三大港口中占據一席之地,分別在荷蘭鹿特丹的 Euromax 碼頭擁有 35% 的股份,擁有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en)20% 股份,還在德國漢堡(Hamburg)建立一個新的碼頭。中遠航運港口和招商港口集團,最近積極搶購印度洋、地中海和大西洋邊緣的貨運站,現在中國國有企業控制歐洲港口總產能的十分之一。

為何中國要港口經營權?報導分析,2016 年航運公司受到重創,中遠在當年損失 14 億美元,但是港口不受影響,因此他們認識到港口和碼頭是有利可圖的事業,而航運業有點像航空公司,是一個低利潤的業務。

像中遠集團這樣的公司希望將死寂的港口轉變為巨大的貨運樞紐,譬如中遠集團將希臘的比雷埃夫斯(Piraeus)港口從一灘死水變成一個繁忙的關鍵轉運碼頭,讓歐洲、中東和亞洲貨物在此匯合在一起,比雷埃夫斯在 2017 年的集裝箱吞吐量排名第七,年增 8%,稅前利潤增加 92%。

中遠希望在西地中海的西班牙瓦倫西亞港(Valencia),以及歐洲西北部的比利時澤布呂赫(Zeebrugge)做類似起死回生的事情。但是由於中國已將民用技術和資源用於軍事用途列為長期戰略之一,因此外界擔心中國是否會將海外港口的商業收購用於軍事目的。

譬如在以色列,中國正在海法(Haifa)和阿什杜德(Ashdod)建造兩個新港口,當地學者敦促以色列政府評估中國在不影響其安全利益的情況下參與其經濟的程度。中國的港口業務也引發美國的反彈,因為它威脅到美國的資訊和網路安全,且未來中國港口營運商能夠密切監控美國船舶運輸,了解維修活動,與船員互動蒐集情報等。

南華早報提到中國民用軍事一體化的幾個技術,包括無人機技術、人工智慧和北斗導航系統,該系統預計將於 2020 年投入使用,並將用於軍事和民用目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認為,建立商業港口的目的是協助中國捍衛海上通道安全和控制關鍵水道。根據華盛頓高級防務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港口投資讓中國培養政治影響力,約束受援國,建立用於軍事和民用的基礎設施,以促進遠距海軍作戰。

(首圖來源:Flickr/Photo YourSpac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