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C+ 講者訪問,醫療領域管制多,生醫新創卻是未來改變世界的關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08 日 18:24 | 分類 新創 , 生物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因為全民健保而舉世聞名,在相對低的花費下能照顧絕大部分的國民。但你知道台灣的醫療人才也相當不錯,並且有些人選擇艱辛的創業之路。科技部舉行 GEC+ 活動,邀請美國的 VC 負責人來台分享經驗,科技新報訪問其中幾位演講者,讓他們給台灣想要在生醫領域創業的團隊一些建議和經驗分享。



醫療是很貴的事情,有更便宜的方案當然歡迎

台灣的健保被世界看重,但近年被醫療體系的人詬病無法長久運作,能運作的前提是壓榨藥價和醫護人員的工時。藥廠售出的藥品或是費用,因為分擔多年的研發費用,價格相當高。Life Science Angels 的 Lucy Lu 就舉例,就像是多發性硬化症,現在的療法相當貴,但是多發性硬化症相當常見,要治療就會花上不少錢。如果有團隊找到成本上比較低的治療方式,就會吸引 VC 的目光,有機會獲得投資。

市場調查很重要。市場調查要花錢,但對於高度管制的醫療產業來說,比較單純的狀況,是去找找利益相關者聊聊,聽取他們的意見。如花時間跟醫療監管單位的人聊聊,看看自己要發展的技術,有沒有辦法通過法規的考驗。另外就是潛在的顧客,如醫院的醫生,自己的方案跟傳統的方案比較有效之外,是否有成本的優勢。要找金主時,能夠提出這些與多方利益者交流詢問與回饋的說詞,說服金主投資時將更具有說服力。

Lucy Lu 和 LamaMed 的 Suresh Pai 都不約而同提及醫療市場的特殊性,不像是矽谷的科技公司,不大需要理會政府監管機關,產品做出來直接拿來賣,看市場消費者反應就好。醫療產品方案必須經由政府監管單位批准才能拿出來販售,能否拿到許可是攸關公司的成敗,投資者也會看監管單位態度,如果有批准才有投資的可能。

有錢就投資能源新創吧

SVAdvantage 的 Gloria Maceiko 除了生醫新創之外,也有關注能源新創這一塊。最近幾年台灣相當積極發展再生能源,不少毆商前來投資台灣海峽的離岸風力風場。台灣的新創是否有機會投入能源新創,Maceiko 笑著說,認為你如果有相當多的錢,當然可以投入能源領域。沒有大量資金的話,不要碰再生能源。要投資或投入的話,可以接觸發電和電力儲存這兩塊。

中醫等傳統醫療台灣不少人信任,但也有人說中醫的草藥療效無法通過科學驗證。Life Science Angels 的 Allen May 坦言不少傳統藥品其實就是安慰劑,時間到人體就會好起來。不過這些經驗醫學經過好幾年的發展,仍然有值得好好驗證的草藥,找出能通過科學驗證的化合物,從中發展出藥品。

創業要全心全意,不是玩票的性質

這次 GEC+ 不少位請來的 VC 和創業導師都不約而同提及創業者的心態要對,這不是一件玩玩的事情,而是需要全心全意下去做。AJM Advisors 的 Alfred Mandel 說很多人投入軟體新創這塊,可說是相當容易開始,但是難以找到營利模式。相比之下,生醫新創的門檻高,但是假若找到對的方向,賺錢的機會比較高。

Mandel 強調新創公司還是一家公司,仍然需要營收,沒有營收就不可能繼續營運,除非是慈善單位。Mandel 以他曾在蘋果公司工作時,看賈伯斯在創辦蘋果公司初期,要為了一千台 Apple I 的訂單,而賣了他的車子籌措資金。創業必須全心全意的去做,而不是三心兩意的事情。另外,不少人過了 20 歲的年輕歲月,而且向親人借錢投入新創,因此不會隨意行事,全心全意去做。

Mandel 曾經在劇場工作,說到演藝產業和新創相比有不少類似的地方。真正能發光發熱的人是少數中的少數,以好萊塢來說,很多人在咖啡店、餐廳當服務生,透過一次一次的試鏡機會爭取難以爭取的演出機會,最後只有少數人能真的成功。成功的新創公司就像少數知名的演員一樣,數量少之又少。

另外新創也不必懊惱不是第一個做出相關技術的公司,Google 是全世界第 5 家推出搜尋引擎的業者,但如今是世界級大公司。Google 成立時,市面上已經有 Yahoo 了,Google 是怎麼找到生存的方式。原來是 Google 的工程師想出用競價廣告的方式,吸收大量有曝光需求,但沒辦法拿大筆金錢的業者。Google 積少成多,最後 Google 拿下數位廣告的大半。

CRISPR 有很多想像但有道德問題

Life Science Angels 的 Allen May 說 CRISPR/Cas9 具備相當大的潛力,想要製作完美寶寶,設計外型之類的夢想可能成真。CRISPR 有很多可能也有不少道德爭議處。儘管現在 CRISPR 仍有隨機刪除問題,但有在克服,技術仍有改進之處,未來有相當大的使用機會和應用場景。

近年來台灣看到不少醫療機構的人跳出來創業,不少人選擇熟悉的生醫領域。台灣當醫生的人是高中入學考試表現相當好,也相當聰明的一群人。如今醫生跑出來創業,與執業比有什麼不同。Allen May 指醫生創最大的不同是風險的承擔能力。醫生要救病人,在教育訓練階段時被告誡不要做冒險的事情,但是創業是完全相反的狀況,必須承受風險,是天平的兩端極端狀況。

有大公司與你做類似的事情不用怕

Life Science Angels 的 Lucy Lu 被問到,如果像大公司如蘋果進來做類似的事情,該怎麼辦?Lucy 說大公司有它資源優勢的地方,但是面對不熟悉的領域,長期浸淫領域的新創團隊,更是其中領域專家,其實有地主優勢。而醫療的特殊監管狀況,藥品或方案如沒通過被核准發售,大公司未必會有佔便宜的地方,一做錯事情就會失敗,而專業的新創團隊知道狀況,避免一失足萬劫不復的情境。

儘管台灣吹起創業風潮,整體風氣上仍追起穩定為主。在追求創業的風潮以軟體、網路新創為主,生醫類的新創比較難進入大家的目光。但是台灣有在漸漸的改變,相信 GEC+ 大會,能夠帶給有心在生醫創業的人,一些啟發和寶貴的經驗。

(首圖來源:科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