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政委唐鳳,翻轉政府的天才駭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20 日 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科技政策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天採訪唐鳳,等一下你採訪講的所有話,都會打成逐字稿在網路公布。」「那我還能跟他聊最新的政治八卦嗎?」採訪唐鳳前,我們在編輯室裡討論這位從未謀面的數位政委,從每個角度看,他都是特立獨行。他極端要求透明,不管 Uber 公司代表還是一般鄉民,不論身分地位都能和他談,但條件是,會議中每個字,都必須打成逐字稿公開。



入閣 2 年,帶來什麼改變?

他是電腦技術高手,16 歲就當上網路公司技術總監,出任政委前,他是蘋果公司顧問,參與 Siri 開發,早已習慣用合作開發的方式開發程式。但是,他不只對技術有興趣,從 2012 年開始,他參與 g0v 零時政府計畫,要用網路合作的方式,讓政府變得透明。

10 月 5 日,唐鳳上任滿 2 年,我們在行政院專訪唐鳳 2 個多小時,這一天,也正是 g0v 大會年會的第 1 天,大會的主題是「開放了,然後呢?」採訪一開始,我們就用這個主題來問唐鳳,他入閣 2 年,究竟帶來了什麼改變?

他先解釋,從概念來看,2 年前和現在,已經有所不同。以前產業政策一定是由政府主導,每個人想盡辦法影響政府政策,「所以一定要像拔河一樣,要拔到自己有利的位置」。

現在,他希望推動「協作式的治理方式」,意思是,不是什麼都要政府決定,而是建立一些討論的空間,讓各方利益關係人,能夠找到對話的基礎,再找到新的方法,讓每個人都覺得可以一起走下去。「就是哪些議題值得討論,這個權力從只有政府擁有,變成全民都可以擁有。」他再解釋,這些事情「2 年前事務官是不熟悉的,聽到會害怕的」。

這件事實際執行起來,其實有很多複雜的細節。例如,一個有 5,000 人連署的議題,可能牽涉許多部會,但政府除非特別重視的事會成立跨部會會報,平常其實缺乏跨部會協調機制,唐鳳因此推動「開放政府聯絡人」(PO)制度,希望政府各部會在媒體聯絡人、國會聯絡人之外,還能設立一個開放政府聯絡人,參與討論。

▲ 唐鳳出任政委後,開始用開放社群的思維,重新檢視政府過去遇到的溝通難題。(Source:科技新報)

讓有意見的人直接下廚房

在制度推動初期,過公務員這一關就是一個困難,「業務暴增」、「會不會換老闆、換政府之後,開放政府就不見?」

如何說服公務員接受?唐鳳的答案很簡單,透過數位的新平台,「公務員還會因此早一點下班」,他設立了一個網路平台,隨時協助這群聯絡人。他解釋,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多半類似,但同一個問題,承辦官員要從議員、媒體逐一應付,「一個個回應 40 通電話,這 40 通還講的不一樣」。

他導入「政策履歷」的概念。像在民間自組的 vTaiwan 網站,點開《社會企業公司法》修正案等議題,可以看到每次討論的過程與逐字稿,甚至現場直播,直到今年 8 月,總統府公告《公司法》修正相關條款的完整過程。

建立開放政府聯絡人機制後,他利用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join.gov.tw)蒐集網友提案,任何點子只要連署超過 5,000 人,唐鳳就會透過開放政府聯絡人機制,找各部會聯絡人共同討論,是不是要邀請各方利害關係人召開協作會議。

這個平台帶來的另一個改變是:法規預告的方法更透明。「2 年前各個部會這種法規的預告,丟到平台討論是想丟才丟。」唐鳳說,「現在,每個法規命令在通過前 60 天就是要丟上來」,在他要求下,各部會會統一把修改法規的預告放上平台,對新法規的疑問以及主管機關的回覆,每個人都能看到。

建立平台,就能讓各部會接球解決問題嗎?唐鳳舉「電子競技案」為例,這個案子的源起,是因為台灣電競選手在比賽中得到世界冠軍,開始有人希望讓電競選手享有運動選手待遇,或是學校課程納入相關內容。

這個案子已經討論了 10 年,甚至連行政院長都曾居中協調部會,卻沒有結果。原本的狀況是,「你如果去問文化部,文化部會說你說是運動,那就是體育署的事情,體育署說沒有動到身體,所以應該是經濟部的事情,經濟部說管的是硬體,也就是管的是球場,所以運動員怎麼會歸他們管。」

突破框架  政府帶頭「違法」

唐鳳用激進透明的原則,讓各方能真正對話。過去公聽會的結果,就是產出一個結論,但唐鳳的做法不一樣,「我們是裡面每個人講的每個字,也就是為什麼這樣想,全部都(做成紀錄在網路)放出來。」

這些內容在批踢踢、Mobile01 被網友仔細討論,「像有一位朋友在網路留言,文化部就認定圍棋選手是選手,他們也可以服替代役,所以文化部並不是沒有辦過這件事。」唐鳳就再問文化部,圍棋選手可以服替代役,電競選手為什麼不行?而且,圍棋選手現在也開始和 AI 競賽,同樣是人和電腦對抗,兩者究竟有什麼不同?文化部因此接受,電競選手也可以服替代役。

接下來是教育部分,所以也要回到教育部,這個時候就發現教育部關心的是不要叫「體育」,因為「體育」有身體教育的意思,所以搞了半天是叫「運動」,不要叫「體育」。

整個過程,開了 3 次會議就結束了。「我什麼都沒有做,就是把網友專業的部分帶到會議,然後再把事務官專業的部分帶到外面,這樣子 3 次就做完了。」唐鳳說。其他案例,像屏東缺乏醫療資源,甚至小到報稅軟體的設計,都因此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

今年,唐鳳還更進一步,讓一般人也能挑戰現有規定,他協助經濟部推廣創新應用實驗平台,如果有人認為現有規定不合時宜,阻礙創新,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到沙盒提案。

例如,你想在上班的時候,把用不到的停車位租出去,原本要按停車場的方式課稅,這涉及財政部辦法對停車場的定義,最後財政部決定,只要營業時間不滿 8 小時就不需受限。如果只涉及辦法修改,可以用這個平台討論解決。 「這跟局長信箱有什麼不一樣?」記者問。唐鳳回答,如果只是法規解釋不清,說清楚就好了,但如果提出的想法真的違法,且確實有價值,這個平台就會協調主管機關透過創新沙盒法律,「就違法個一年看看」。

例如,「凱基和中華電信,他們現在正在『違法』。」唐鳳說。因為有《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做法源,這一年裡面,他們讓 4,000 個沒有信用紀錄、但在中華電信的帳單每個月都準時繳款的客戶,可以做一點借貸,或多給他一些金融商品的權限。「跟風險管理完全不一樣的邏輯」,唐鳳說,他說「我要違法」,但不是要做壞事,是本來不能接受金融服務的人,變成可以接受金融服務,最後金管會也同意,就上路實驗。

「接下來在這一年裡面,這幾千個人裡面只要發現有 5 個人,是他的親朋好友借他的手機帳號、門號;假設這個新的做法有問題,實驗就終止,然後我們就感謝大家幫我們付學費。」唐鳳說,如果順利,實驗也可以延長,或是修改法規。

一場由政府發起的社會實驗

也有人提出,到銀行辦戶頭要雙證件,為什麼不能用手機門號代替,金融法規又多了一些改善的空間。

接下來《無人載具科技創新實驗條例》已送到立法院,如果通過,未來各種無人載具要上路,只要提出需求,沙盒團隊就能協調各縣市政府,找到適合的上路空間。其他產業如果也想「犯法」,則要等到相關法源出爐。

以前,一般人也可以跟政府「協作」,只是方式是透過關說;現在,唐鳳透過激進的透明,讓每個人都把話說出來,讓 5,000 人、1 萬人一起聽對方說什麼,一起討論。

唐鳳在推動的,是一個極富創意的社會實驗。初期,他也曾經失敗過,像網路賣酒的提案,就因為沒有和夠多相關人討論,案子最後被擋下,他學到要擴大對話對象。他堅持只做平台,不直接下結論的風格,也一度被批評。但是,2 年過去他建立有史以來最創新的跨部會協調平台,讓有意見的人直接下廚房。這個實驗若能成功,會為台灣的民主軟實力往上加分。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By daisuke1230 (PA130714) [CC BY-SA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