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之父」安迪·魯賓因桃色事件 Google 付錢要他走人?事情始末已成羅生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26 日 15:37 | 分類 Android , Google ,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25 日,《紐約時報》拋出一枚重量級「深水炸彈」,讓一名男子上了美國各大科技媒體的頭條,以至於 Google 發布財報的大喜日子蒙上了一層陰霾。



這名男子是誰?

「Android 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

事發突然,消息炸裂,以至於 Google 高層和魯賓本人都立即做出了回應:完全是抹黑。

究竟是怎樣的劇情?

《紐約時報》文章,魯賓涉及性行為不端,而 Google 對此不當行為卻保持沉默,並在魯賓離開公司時體面地支付了 9,000 萬美元的巨額資金。

魯賓為何有這麼大影響力?

魯賓被認為是矽谷最受尊敬的人之一。魯賓以 Android 聯合創始人身分而廣為人知。

  • 1999 年,他創立了 Danger,一家創建 T-Mobile Sidekick 的硬體公司,這是最早的流行智慧手機之一。
  • 2003 年,他創建了 Android 公司,組建了最早的團隊,處於從桌面到行動的最前沿。
  • 2005 年 8 月 7 日,Google 低調收購了成立僅 22 個月的 Android 及其團隊。魯賓成為 Google 公司工程部副總裁,繼續領導 Android 計畫。

在那段時間裡,他監督了 2007 年 Android 的商業發布。到 2016 年底,Android 為世界上 88% 的智慧手機提供了動力。

「工程部副總裁」這個身分伴隨了魯賓 9 年,也就是他在 2014 年離開 Google。在離開公司 6 個月後創立了一家風險投資公司 Playground ,Playground 從 Google 融資了 8 億美元,此外魯賓還創立了 Android 智慧手機製造商 Essential(註:Essential 已從包括亞馬遜、富士康和騰訊在內的投資者處融資超過 3 億美元)。

在他離開的時候,他正在領導 Google 新生的機器人部門 Replicant,而 Android 團隊的監督最終交給了現任 Google CEO 的桑德爾·皮蔡。在《Wired》雜誌在 2016 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魯賓表示,他離開 Google 是因為他對進行基礎研究以創造類似人類機器人助理的事情感到不耐煩。

這基本上就是他在科技界的知名歷史。

但關於魯賓離開 Google 的「真正原因」,一直是美國媒體競相追逐的報導熱點。

《紐約時報》選擇在 Google 發布財報的日子裡公布這個消息,似乎是「衝流量」的考慮。同樣今年是 Google 20 週年的關鍵期,與重要高層的負面新聞綁在一起可不是一件好事。

據了解,「魯賓離開 Google 是因為性侵指控」的消息早在 2017 年 11 月底就不脛而走,當時的 The Informtion 就做過相關報導,可能是時間點或者其他原因,並沒有在科技界和媒體界形成強而有力的震撼。

之所以《紐約時報》在這個時間點選擇公布這個「舊新聞」,可能是掐住了一個報導中聲稱的「死穴」:4 年前 Google 承諾的 9,000 萬美元的巨額款項,2018 年 11 月就到期。加上 Google 財報日,這則新聞可說是爆炸性的。

披露細節:違法 Google 政策、高額離職賠償、糟糕婚姻

文章指出,2013 年,有人匿名指控魯賓曾強迫一名與他婚外情的女下屬在酒店發生性行為(pressured her into oral sex)。由於高層與員工談感情等行為就已經很敏感,加上涉及性侵,Google 隨即對此事進行調查並得出結論,認為該女士的說法是可信的。隨後,賴利·佩吉要求魯賓辭職。

▲ 紐約時報的報導截圖。

這裡再補充一點,即便是沒有涉及性侵,只是辦公室戀情,在 Google 也是不允許發生的。

像許多公司一樣,Google 的政策禁止主管與下屬建立關係,之前另一大科技巨頭英特爾 CEO 柯再奇就因為辦公室桃色新聞離職。在 Google,任何進入這種關係的經理都必須向公司報告,公司會將兩者中的其中一人轉到另一個部門。The Information 已經證實,提起訴訟的女士在 Google 的 Android 部門工作,而魯賓則是部門負責人。

按照 Google 傳統,可以不給付任何賠償給解僱員工。

但在魯賓這裡,這條規則似乎破了例:

Google 給魯賓一筆 9,000 萬美元的離職賠償金。

頭兩年每月支付 250 萬美元,接下來的兩年每月支付 125 萬美元。最後一筆分期付款的時間,剛好是今年 11 月。

賴利·佩吉發布公開感謝信。

信中稱:「我祝福安迪·魯賓一切順利。憑藉 Android 系統,他創造了一些非常了不起的東西,讓超過十億的用戶獲得了快樂。」

當然之後 Google 對魯賓的公司進行大力投資。

當 MeToo 運動燒到 Google 的時候,也帶出了 Google 一些存在爭議甚至並不光彩的內幕。在過去十年間,Google 至少有 3 名高層遭遇過性騷擾指控,Google 要麼選擇重金禮送的方式(百萬甚至千萬等級的離職大禮包),要麼乾脆置之不理,讓高層繼續工作。

顯然,Google 對魯賓這件事有著不同的標準。不過巨額賠償金背後,Google 給了魯賓一份「離職協議」,其中一個規定就是:禁止魯賓為競爭對手工作或公開詆毀 Google。

這可能是鑑於魯賓在科技界的影響力,更在於 Google 此時非常依賴 Android 系統開展手機業務,直接辭退可能引發大眾和媒體對 Google 和不當行為案件受害者不必要的關注,導致重大損失。

「相安無事,各自歡喜」。

儘管 4 年之後,《紐約時報》讓這件事見光了,但不可忽視的還有魯賓本人糟糕的婚姻,因為這件事實際上是他老婆「抖」出來的。

2018 年 10 月,魯賓的前妻 Rie Rubin 對前夫提起民事訴訟,她聲稱魯賓在婚姻期間與其他多位女性都存在「占有關係」(ownership relationships),曾向她們支出過數十萬美元。而她和魯賓已經在 2017 年 8 月就已經離婚了。

訴訟文件裡,其中一份證據是魯賓在 2015 年 8 月發送給一名女士的電子郵件截圖。郵件中魯賓寫道:「對於我的照顧,你肯定會感到很滿意。我們之間的占有關係有點像這樣:你是我的財產,我可以把你借給其他人。」

這種「激進」可能也是導致該女子在 2014 年向 Google 人力資源部投訴,告知公司這段關係存在的原因,才有了後來 Google 的「調查」。

「道德審判式」的報導,Google 和魯賓怎麼看?

多年來,評論家一直認為,矽谷的初創企業主要由白人和男性主導,人口動態微妙地影響著從辦公室互動到主要產品決策的一切。

有科技公司承認,女性和少數族裔在該行業的代表性不足:Google 在其之前發布的多元化報告中表示,今年男性占公司領導層的 75%,大約 93% 是白人和亞洲人。

▲ Google 的多元化報告。

2017 年,一位前 Uber 員工表示,她曾在工作中遭受過性騷擾,而該公司經常無視她的抱怨。不當行為指控引發了數月的調查,甚至導致其 CEO Travis Kalanick 離職。

但與 Uber 不同,Google 現在不僅面臨著關於掩蓋真相的問題,而且還面臨著「為什麼搜尋巨頭似乎會獎勵那些從事不當行為的人」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

Google 的 CEO 桑德爾·皮蔡(Sundar Pichai)在最快時間內透過一封郵件回應了《紐約時報》的報導。皮蔡說:

公司在過去兩年裡已經因性騷擾問題解聘了 48 名職員,其中有 13 人是「高級經理及以上」層級的職員,所有這些職員在遭到解聘時都沒有拿到離職金。此外,Google 還推出了一些工具,幫助員工舉報性騷擾或性犯罪事件,並且可以匿名。

否認。

有人注意到,Google 人力資源事務副總裁 Eileen Naughton 也簽署了這封郵件。Eileen Naughton 指出,Google 嚴肅對待性侵事件並嚴格審查每一起投訴,包括辭退涉及的員工。近年來,Google 對管理人士的不當行為採取了特別強硬的立場。Google 正在努力,不斷改進處理這些事件的方式。

魯賓本人怎麼看呢?

實際上,魯賓對此非常憤怒,以至於在 Twitter 上連發兩條聲明:

關於我在 Google 的工作,《紐約時報》的故事包含了許多不準確的描述,並且極大誇張了我離職時拿到賠償金的數目。具體來說,我從未強迫任何女人在酒店房間發生性行為(have sex)。這些都是虛假指控,是我的前妻在離婚和監護權爭鬥中為了貶低我而進行的誹謗。

否認。

看得出來,他和 Google 的口徑是一致的。

▲ 魯賓在 Twitter 上回應紐約時報的報導。

他的發言人 Mike Sitrick 否認魯賓做錯了任何事,或者說他離開 Google 與投訴和調查有關。

魯賓先生在 Google 遇到的任何關係都是雙方同意的,並沒有涉及任何直接向他匯報的人。Google 從來沒有告訴魯賓他在 Google 期間從事任何不當行為,而他在 Google 或之後都沒有這樣做。

儘管極力辯解,但似乎這篇報導讓這位「Android 之父」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有人在它的 Twitter 下方留言:

「我對你的尊重已經過去了。祝你好運。」

「我希望真相全部出來,這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但同樣也有人為他打氣:

「保持堅強,內心深處我覺得這是對你和你企業的整體攻擊。它們無法奏效。」

「在證明有罪之前,你永遠是無辜的。做為正派的人,我們會對你懷有感激。」

當然,也有人不僅針對此事,而是更全局地來看科技公司的這種性騷擾。

每個參與這些事件的女性 Google 員工以及隨後解僱的男性,都應該得到完全相同的金錢補償和體面離職。我希望他們提起集體訴訟並獲勝。

事實上,如果所有美國公司都必須遵守這些規定(同樣的報酬,兩名員工都離職),或許連環性騷擾者就會停止。

這裡真正的潛在問題是,女性不被重視,也不被視為是平等的。如果女性被雇用的人數與男性相當,而不給予相同的職稱和職責,同工同酬,這一切都不會改變。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Essentia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