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失去對利率的控制?明年升息機率降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30 日 11:32 | 分類 國際金融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貿易戰對經濟衰退的風險升高,聯準會升息舉措也備受壓力,甚至有意見質疑聯準會是否真能掌控好基本面。




隨著貿易戰壓力越來越大,一些分析師預計聯準會將批准另一項調整,以確保其目前的政策路徑能順利進行。而在 11 月份的會議紀錄中,聯準會官員就談到未來將可能會改變貨幣政策框架,數十年以來,聯準會將聯邦基金利率(FFR)定錨為基準利率,未來可能會有所改變。不過聯準會也表示,這並非急迫的事項。

資本經濟資深經濟學家 Michael Pearce 指出,目前聯邦資金有效利率(EFFR) 已逼近 2.2% 的範圍上限,等同於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這將出現問題。自 2015 年開始升息以來,有效基金利率仍維持低於利率走廊上限平均 10 個基點。然而,今年差距已大幅收窄至 5 個基點。

雖然在 6 月,聯準會已提高 IOER,但也僅 20 個基點,而不是 25 個基點。正常來講,由於儲備充裕有效基金利率不太可能高於 IOER,但若如此,顯示聯準會並不認為流動性過剩太多,緊縮可能會提早結束。資深銀行分析師 Dick Bove 也指出,聯準會升息的理由似乎也並非與儲備有關,這令人相當困惑,而未來政策走向,將可能取決於 IOER 與 EFFR 之間的關係。

雖然大部分分析師仍認為,聯準會不太可能真的讓基金利率突破 IOER,令銀行出現套利行為。不過花旗集團經濟學家 Andrew Hollenhorst 也懷疑聯準會會將 IOER 降至 2.15%,並進一步限制基金利率,但縮表將會更加困難。不過聯準會表示,有效利率的走高並非縮表所造成的,更多是公債發行走高,海外企業匯回利潤所造成的。

簡單來講,一些分析師擔心,如果聯邦資金有效利率突破 IOER,聯準會將失去對控制短期借貸成本的控制,並且這可能是由於國債供應過剩及聯準會縮表,才導致超額銀行儲備供應減少,聯準會的縮表計畫將可能提前結束。而為了因應未來的變化,聯準會的政策框架也可能改變。

根據利率期貨數據顯示,明年 3 月升息的可能性從 62% 降至 48%,甚至年底 12 月升息的可能性也從 87% 降至 74%。

(首圖來源:Flickr/Federalreserve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