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光移送檢調,櫻桃支付創辦人:過去為我鼓掌,現在沒人幫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1 月 11 日 12:00 | 分類 Fintech , 新創 follow us in feedly

一年多前,一家台灣金融科技新創在新加坡得到大獎、被金管會讚賞。一年多後,這家公司在台灣被檢調搜查,暫停營運。這家當紅科技金融公司的命運,不只影響自己,也影響了台灣金融科技產業的發展。



一年多前,金融科技新創公司櫻桃支付(CherryPay)創辦人湯化德,到金管會演講,分享他的創業過程和商業模式。

當時,他創辦的櫻桃支付,剛打敗全球 300 多支團隊,在新加坡 Startupbootcamp(SBC)金融科技(FinTech)國際新創加速器選拔賽拿下前 10 強,被媒體稱為「台灣之光」。

金管會前副主委鄭貞茂(現國發會副主委)握著湯化德的手,要他好好做,成為台灣金融科技獨角獸。

湯化德當時還不知道,眾多鼓掌加油聲中,他其實走在一條細細的繩索上。

2018 年 8 月,湯化德得再次對外解釋,他始終未變的商業模式。但這次對象不再是看好他的官員,而是正在調查他的檢調單位。8 月 6 日,櫻桃支付被檢調搜索,因為涉嫌違反「銀行法」經營匯兌業務送辦。

櫻桃支付遭搜索,而且就在金管會主導的孵化器金融科技創新園區(FintechSpace)開幕前夕,震撼台灣新創圈。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在 CherryPay 遭搜索當週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透露,有不少新創團體因為此事,拜訪金管會。

為什麼一家公司,會被主管機關看好,卻同時又被檢調移送法辦?這家新創小公司的命運,又反映台灣創新環境的哪些問題?

金管會稱讚,檢調送辦

櫻桃支付是一家 P2P 小額跨境代付服務的媒合平台,主要用於購物平台代購服務。舉例來說,身在台灣的 A 在淘寶購物,要支付人民幣時,可透過櫻桃支付,將人民幣以國際市場中間價換算成台幣,外加 1% 服務費,轉帳到櫻桃支付台灣銀行信託帳戶。

櫻桃支付同時在中國尋找有換台幣需求的 B,用人民幣幫 A 代付。完成付款後,櫻桃支付便在中國把台幣轉到 B 的帳戶。

透過這種媒合方式,A 和 B 都沒有透過銀行國際匯款,也不需要付台幣 500 元以上的國際匯款手續費,卻可在 24 小時內做到實質換匯。除了約九成是網站代購,櫻桃支付的會員有一成是外籍移工、留學生。

因為櫻桃支付不賺取匯差,只賺手續費,經營近兩年來經手金流約 11 億元。這種商業模式國外已經成熟,英國知名金融科技獨角獸 TransferWise 就是透過這種跨過銀行的匯款模式,打下歐洲市場,準備進軍亞洲。

這也是為什麼從新加坡到台灣都看好櫻桃支付,希望它成為亞洲的 TransferWise。櫻桃支付也在 2016 年進入金管會指導、金融總會推動的「金融科技創新基地」(FinTechBase)加速器。

「CherryPay 是很好的新創。它並沒有把資金直接匯出去,只是用 local(當地)的人幫忙做這個服務。例如你要買日本的(網購),他就找日本的(資金方)做 match(媒合)。沒有直接匯款,這就是它聰明的地方,」鄭貞茂解釋看好櫻桃支付的原因。

捲入詐騙疑雲,被質疑是地下匯兌

然而,櫻桃支付卻因為一件事,被檢調單位盯上。

根據警方公布的資料,台灣出現詐騙集團,在 Facebook 宣傳販賣假商品,然後透過人頭帳戶在櫻桃支付登記會員,把詐騙受害人的錢匯到國外,共有 30 多人受騙。

據透露,檢調認為櫻桃支付的模式和傳統地下匯兌的模式很像,涉嫌違反《銀行法》29 條第一項「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的規定。依法,只有銀行、電子支付業者等領有牌照者,可以國際匯兌。

櫻桃科技沒有牌照,湯化德如果被判有罪,將面臨 3~10 年的刑期。一夕之間,湯化德從金融科技明星,變成可能坐牢的嫌犯。

「沒有人可以幫我,」湯化德說,「過去他們為我鼓掌,要我好好做。但是現在,沒人可以幫我。」

問題就來了:用創新方式提供服務的櫻桃支付,沒有跨國匯款的實際動作,卻完成了匯款,落到台灣的法令規範,到底是不是銀行法的「匯兌業務」?

穿梭在灰色地帶的金融創新,踩進銀行法大坑

這個答案,在台灣仍莫衷一是。

鄭貞茂一口咬定不是。他說,「我覺得這個(銀行法)不是問題。它並沒有把資金直接匯出去,所以不是(匯兌業務)。」

「從頭到尾,主管機關都沒有告訴他不能做。但現在檢調卻來調查。這不是主管機關挖坑給他跳嗎?」一名不願具名的律師說。

尚澄法律事務所律師蔡昆洲提出疑問,「法律規定的匯款,說穿了就是兩邊帳戶數字的改變。雖然 CherryPay 定義自己是匯款媒合平台,但做的跟 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服務,差別其實不大,只是沒有實際透過央行的外匯系統匯款而已。」

先在新加坡註冊公司的湯化德說,他一開始沒準備在台灣營運,而是打算在新加坡完成輔導後,就在當地運行。是因為當時 FinTechBase 正在開始第二期團隊召募,他也獲選進入輔導團隊。FinTechBase 在台灣是金管會指導,他也才認為在台灣不會遇到法令問題。

「我從頭到尾,就不認為自己在做銀行法規定的事,」湯化德說,「銀行法本來不是我們這樣的模式和行為。我們還是以購物支付為主,一整個都跟原本銀行法不相干。」「台幣代收,算是換匯嗎?這就是模糊地帶。」他說。

但是台灣的法令,不允許模糊地帶,這是台灣金融科技遇到的二難。

當新創公司撞上舊法令,櫻桃案成了最受矚目的案件

「台灣是所謂的大陸法系(成文法系),只要法令沒有規定可以做,就是不能做;但在英國這樣的海洋法系,只有規定不能做,才違法,」東吳大學富蘭克林金融科技開發中心執行長蔡宗榮說,這就是為什麼 TransferWise 模式能在英國起家,在台灣卻遇到問題。

「每個人在關心這個案子,因為櫻桃支付就是台灣新創與法令碰撞的經典案例,」他說。

更尷尬的是,這個燙手山芋,正在造成行政與司法之間的尷尬。

11 月金管會正在審查第二批「金融監理沙盒」申請案,若滿足條件,新創團隊就可進入沙盒。按照「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進入沙盒的團隊能予以法律豁免,主管機關也可按照個案調整法令。而櫻桃支付,正是完成送件的團隊之一,現在正在金管會審查。

櫻桃能不能進沙盒?金管會和檢調的矛盾

如果金管會允許櫻桃支付進入沙盒,等於認同它的確有觸犯《銀行法》的疑慮。雖然櫻桃支付得以在沙盒重新開始業務,但進入沙盒前的法律責任沒有豁免,湯化德還是可能被起訴。

而且,更廣層面來看,這也會讓現行台灣所有經營類似業務的新創業者陷入危險。舉例來說,同樣是金管會指導成立的「金融科技創新園區」(FinTechSpace),其中一個進駐團隊「轉帳幫」,他們計劃要執行的業務,就跟櫻桃支付極為相似。

反過來說,如果金管會認為櫻桃支付不需進入沙盒,就代表其業務並未觸犯《銀行法》,在沙盒外也能做。

檢調還能以違反《銀行法》偵查嗎?這也讓檢調機關陷入二難,「這就像他們(金管會)養肥的羊,然後要檢調(司法)來宰嘛!」一名熟悉檢調的人士調侃。

隱憂:忽略洗錢防制,沒有法規風險意識

另一個問題是,傳統業者認為,櫻桃支付在洗錢防制也做得不夠,才容易被詐騙利用,讓好工具被用在不好的地方。

傳統電子支付業者眼中,這類的金融新創業者在洗錢防制都有很大漏洞,是「為了跑得更快、丟掉了安全氣囊」之舉。

歐付寶稽核經理鄭俊睿指出,公司為了符合洗錢防制等相關法令,在法遵、內稽、內控等相關,已投入 8,000 萬至 9,000 萬元左右成本,「例如我們的業務稽核,會查核代跨境付款,同時還有財務、資安等稽核,」鄭俊睿說。

湯化德認為,自己雖然不是電子支付業者,但整體來說並未違反規定。

他們也要求所有交易帳戶都要實名制,也需要上傳照片,KYC(用戶查核)已盡了力。為了做到更好的洗錢防制法規範,湯化德也希望可以進入沙盒,向金融聯合徵信中心查詢用戶資料。

他指出,現在聯徵中心資料及信用卡身分驗證,都只開放給金融業者使用,非金融業者無法使用。

櫻桃案恐引發寒蟬效應

蔡宗榮認為,新創業者沒有使用聯徵資料的資格,也反應台灣的法令環境對新創不友善。

「聯徵中心是從銀行公會獨立出來的,要非銀行業者使用,很困難。但你不能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啊!開放非金融業者使用這些反洗錢的資源,也是主管機關需要考慮的,」他說。

金融是新創的深水區。櫻桃支付的經驗有可能降低金融機構與新創合作的意願,甚至產生共創寒蟬效應。

輔導過櫻桃支付的資策會金融科技創新組組長羅至善認為,科技人對 FinTech 的風險,並沒有完整意識,需要「監理門診」,協助團隊釐清個別法規的風險。

肩上背著沙盒申請跟司法壓力,讓今年 43 歲的湯化德看來更憔悴。

但他不後悔先在台灣開業,「如果我沒遇到現在的問題,這個問題也不會被注意,其他人也會遇到,」他眼裡沒有疲態,像個烈士般說。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