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pilot 到底特別在哪,讓馬斯克甘願拿自己的車測試?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1 月 14 日 8:0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雖然特斯拉 CEO 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經常立下一些看似不可能實現的承諾,但經歷幾次跳票後,他往往能神奇的實現目標,比如讓萬年賠錢的特斯拉盈利。



最近,他第 N 次提及特斯拉的全自動駕駛時間表,依然是那麼自信。這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一直對光學雷達視而不見的特斯拉到底特別在哪,能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自動駕駛之路嗎?

與其他廠商相比,特斯拉有一大隱藏優勢,就是販售的車型都是不折不扣的聯網車型,因此特斯拉能用這幾十萬台車採集的數據來訓練 Autopilot 系統,並找出自動駕駛的「門道」,隨後再透過推送提升龐大車隊的自動駕駛能力。

從核心來看,Autopilot 的工作原理與其他自動與半自動駕駛系統類似,即系統應用之前,特斯拉會從車輛感測器(比如前置鏡頭)採集數據。

隨後,Musk 會花錢找專業公司為圖像資料數位標記車輛和其他物體。接著,特斯拉會將一些圖像數據反饋給神經網路,讓它辨識各種形式(主要是其他車輛和行駛方式)。透過不斷訓練,神經網路的學習能力會越來越強。

這個過程就是自動駕駛行業普遍應用的「神經網路訓練」。消息人士表示,為了加快速度,特斯拉準備了成千上萬塊微型晶片(即 GPU)來同時訓練神經網路。

除了用鏡頭和雷達採集常規數據,Autopilot 團隊還能要求車輛採集特定數據,比如車輛相遇或從自行車、卡車旁經過時的數據,這樣一來,他們就能訓練神經網路自動辨識這些擦肩而過的物體。

Autopilot 模式打開時,軟體會將鏡頭、雷達和超音波感測器採集到的即時數據整合,而「訓練」許久的神經網路會試圖預測物體短期內的運動方向。基於神經網路的指導,軟體最終會決定車輛行駛路線。

不過軟體工作方式的細節,特斯拉和其他廠商卻有較大差別,且 Musk 還始終咬定光學雷達沒有必要,現有的鏡頭、雷達和超音波感測器就能提供充足的路面數據了。

行為複製

知情人士表示,即使 Autopilot 模式處在關閉狀態,鏡頭和其他感測器也能採集大量數據,供 Autopilot 團隊分析人類駕駛在各種情況下的駕駛方式並模仿。之後 Autopilot 就會利用這個附加因素規劃車輛在特殊情況下的駕駛方式,比如如何走曲線或躲避障礙,業界叫這種方法為「行為複製」。

不過,這種方式當然也有局限,教不會自動駕駛系統如何處理那些不易預測的危險情況,這也是許多公司依賴這項技術時小心翼翼的原因。

當然,特斯拉的工程師相信,只要能從規規矩矩的人類駕駛那裡拿到足夠的數據,神經網路就能學會如何直接預測最佳轉彎、煞車和加速時機(大部分情況下)。

一位參與 Autopilot 開發的技術人員表示,「你完全不需要其他東西來教導系統如何自動駕駛。特斯拉甚至認為未來的程式設計師連代碼都不用寫,在遇到特殊情況時,Autopilot 自己知道該怎麼做。」

事實上,「行為複製」這種方法已經被許多自動駕駛開發者放棄。他們擔心以這樣的方式依賴神經網路,一旦發生事故就很難推算出真正的原因,畢竟神經網路如何決定還是未解之謎。

人工智慧能完全接管車輛之前,特斯拉必須慢慢來。這就意味著會讓神經網路接手一​​部分代碼編制工作,特斯拉 Autopilot 願景團隊主管 Andrej Karpathy 稱為「軟體 2.0」。

知情人士表示,特斯拉的開發版 Autopilot 系統就依賴於這樣的神經網路,它能找出哪些感測器的讀數是一致的,這也是感測器融合的一部分(有些廠商也在利用這種方法,但與特斯拉有所不同)。據悉,在告訴 Autopilot 如何找到一致讀數的問題上,特斯拉神經網路的代碼創作能力已經比程式設計師強了。

「影子模式」

關於特斯拉「影子模式」的價值,業內也眾說紛紜。

說實話,這也是特斯拉的一大法寶,「影子模式」能在不影響車輛正常行駛的情況下執行實驗軟體。隨後,工程師就能以獲取的數據為基礎,比對實驗軟體和人類駕駛選擇的差異。同時,Autopilot 團隊還能在「影子模式」下比對軟體和人類在相同情況下所做反應的差異。

不過,在「影子模式」下,工程師就看不到路上其他車輛如何做出反應,因此外界批評該模式價值有限。此外,還有專家指出,特斯拉根本不知道人類駕駛的眼睛看到了什麼,也許人眼獲取的訊息比 Autopilot 要豐富得多,畢竟在目標辨識能力上,有時候感測器還是稍遜一籌。

最為關鍵的是,在現實中 Autopilot 可沒少犯錯,一旦駕駛分心,就有可能發生車毀人亡的悲劇。今年 3 月,就有一位蘋果工程師在 Autopilot 開啟的情況下丟了性命。痛定思痛,Autopilot 團隊也一直在努力,他們想阻止車輛撞上護欄,或者要給駕駛足夠的煞車時間。

在隨後的更新中,Autopilot 也進步巨大。內部數據顯示,面對路中間的靜止車輛時,它及時召喚出了自動煞車功能,而之前這一直是特斯拉最為頭疼的問題。

雖然特斯拉並未公布具體數據以支持自己的論據,但在 Musk 看來,當下 Autopilot 的自動轉向功能已經比人類駕駛更強大了。

CEO 玩命當白老鼠

當然,還有一點不同不能忽略,那就是 Musk 甘願為 Autopilot 當白老鼠。

每週他都會與 Autopilot 計畫的主管和工程師們開會,不過會場並非弗雷蒙特的辦公室,而是Musk 自己的 Model S 裡。

Musk 會在 Autopilot 模式下與員工通話,這樣做不但能節省時間,還能順道測試最新的開發版 Autopilot,有時他在路上遇到了問題,就會即時反饋給工程師們(Autopilot 躲避瘋狂大卡車的技能就是 Musk 親自主導的)。

事實上,Musk 比上面一段描述的還要激進,他的 Model S 簡直就是一台「測試機」,Musk 甚至能自行調整一些 Autopilot 的參數配置。消息人士稱,Musk 有時候會把車調得比公司的測試車還瘋狂,他會將 Model S 推向極限,車輛的自動跟車距離、變道果斷性都會讓人嚇出一身冷汗。

Musk 甘願這樣「奉獻」自己,也彰顯了 Autopilot 對特斯拉的重要性,畢竟這項功能對支持特斯拉股價意義重大。他還曾暗示,未來特斯拉可能會利用 Autopilot 開通自動駕駛叫車服務。

Autopilot 正式上線還不到一年時,一場致命交通事故曾給特斯拉潑了一盆冷水。當時,每週都會爆出與 Autopilot 有關的事故,而這些事故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駕駛過度依賴技術。

不過,Musk 可不在乎這些外部噪音。

他在內部大會上甚至慷慨激昂地表示,與其花十年時間打磨好了 Autopilot 再發表,還不如現在就去阻止事故並拯救生命,如果為了逃避法律責任就不去為這個世界做貢獻,完全是懦夫的行為。

「我們做的不是讓人舒服的事,而是真正正確的事。」Musk 說。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Marc van der Chij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