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何從一個小財務成為蘋果供應鏈「女超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02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蔡佳樺就像《哈利波特》中的妙麗,行動如火箭彈、說話如機關槍,在黑手產業中技壓群「雄」。只念到高商的她,小財務出身、不懂技術,如何領軍上千名員工,成為蘋果產品不可或缺的幕後推手?



蔡佳樺站在工廠走道上,面對鏡頭笑得燦爛,當《天下》團隊倒數 3、2、1,她忽然興之所至,比出「超人」的飛行動作,接著「哈哈哈」大笑起來,然後連珠砲問:「這樣可以嗎?可以嗎?」蓬捲的褐髮在圓臉旁晃動,身形嬌小的她就像《哈利波特》中的妙麗,行動如火箭彈、說話如機關槍,展現充沛活力。

蔡佳樺是美國知名專業電子代工廠捷普集團(Jabil Circuit)旗下、手機零組件製造廠綠點(Green Point)台中塑膠廠廠長,掌管員工數近 1,500 人,是台中綠點創立至今首位女廠長。

專訪這天,她一見到記者就緊握對方的手:「我把你很多報導都看過一遍了!」她目光炯炯緊盯對方的臉,毫不掩飾自己下足功夫搞清楚來者何人。

▲ 身形嬌小的蔡佳樺,行動如火箭彈、說話如機關槍,展現充沛活力。

12 年爬上蘋果供應鏈塑膠廠首位女廠長

在職場上,蔡佳樺就是用如此直球對決的苦工和幹勁,在蘋果供應鏈中被視為「黑手產業」的機殼製造,她技壓群「雄」:37 歲在五金製品廠「久昶」深圳廠工作,赴中國第一年「在工廠 1 樓上班、2 樓吃飯、3 樓睡覺,所有時間都住公司。」一年內從財務、人事、總務管理職大躍進,成為公司首位女廠長,管理規模高峰期達 2,700 人。

44 歲,鴻海集團旗下模具廠商乙盛透過客戶接洽她,乙盛創辦人蔡嘉祥力邀她出任無錫表面處理廠的經理。不到 2 年,蔡佳樺就升至廠長,麾下帶領 2,500 名員工,之後又成為該集團第一位台灣女協理。

49 歲,蔡佳樺回到台灣,成為捷普綠點台中塑膠廠首位女廠長,出貨的是蘋果手機所需要的各項塑膠件。

在陽剛氣息強烈的機殼「黑手」產業中,蔡佳樺究竟如何脫穎而出?

住進工廠,到生產線跟著師傅學藝

蔡佳樺家中有 6 個兄弟姊妹,排行老三的她雖不用負擔全家生活,但她打小就希望能「提早進入職場,讓父母輕鬆一點」。

因此,她念豐原高商時就開始半工半讀,做過鞋廠品檢員、加工板貼皮員、統計人員、助理、業務等工作,「我很習慣高壓工作,一上工就是全力以赴,求學時就常常一週上班 6、7 天,像海綿一樣學習。因為我相信職場要一步一腳印去完成。這樣的價值觀,長遠奠定了我工作上的承壓能力。」

2003 年,蔡佳樺透過朋友介紹,決定離鄉背井赴中國打拚,到深圳手機零件加工廠久昶出任財務經理。但她總是主動前進工廠第一線,向工廠師傅請教產品製造細節,「我當年就決定:要在一年內學會工廠所有流程,把自己的個人專長與工廠流程、技術相結合,」蔡佳樺說。

黑手產業製造現場大多油膩吵雜、有異味,甚至充滿危險。她一個個頭嬌小的財務人員,為何敢大膽離開冷氣房,走入現場?

蔡佳樺很理所當然地說,「我要管控成本,要到成本發生的地方,才管控得好。」

▲ 蔡佳樺說,「要建立優秀團隊,就要把『成本』的種子放到每個人心的土壤,親自參與,去澆花、才會結果。」

蔡佳樺的主動積極,引起當時的久昶董事長胡振良注意,一年後,當久昶的工廠副總離職,胡振良第一時間詢問蔡佳樺是否願意「嘗試帶一下工廠(接任廠長)?」蔡佳樺二話不說大膽應允。

但為弭平自己與技師的專業差異,蔡佳樺要求公司針對不同產線,引薦資深師傅一對一教學,「讓我了解每個流程,我進生產線跟他們做一樣的事情,」蔡佳樺舉例,從機殼沖壓、清洗、噴砂、製作陽極模層、進行雷雕、全檢、包裝等,她每段產線都親身參與。公司就是她的家,當年她早上 8 點就進工廠、晚上在 2 樓吃飯,深夜上 3 樓宿舍睡覺,一週上班 6 至 7 天,每天工作超過 12 小時。

產線工作高壓、辛苦,但蔡佳樺知道自己必須結合財務專長,才能為公司帶來績效:「我領悟到:管理階層應該是七分管理、三分技術,廠長的職責是讓材料能進來、產品能出貨,我們的技術不難,每個流程都有參數定律,所以重點是執行速度和成本。我後來都用成本觀念與團隊溝通,在工廠學完技術後,就反過來重新進行成本評估和調整,拉高績效。」

把「成本」觀念種進團隊每個人心中

2010 年,在中國待了逾 6 年的蔡佳樺「身體變得不是很好,」於是回台休養,但 2011 年乙盛找上她,提出無錫廠表面處理廠經理職缺時,她的拚戰精神再度燃起,「我血液中有一些因子又蠢蠢欲動」。

蔡佳樺重返中國,乙盛客戶包括 Sony、Vizio、Google、夏普、美國電動車大廠特斯拉等,世界級的舞台讓她得以歷練更大市場,考驗人力、生產成本和庫存管控能力。

「當年有個電視框產品,原先的產線是各自分離、採接力方式組裝,所以每個員工都得小心翼翼去挪移,很怕刮壞、碰傷,效率變得很慢。我就想,為什麼不能調動產線、省下轉台或移動時間呢?所以我自告奮勇帶著團隊,一週內把生產線重新 Layout (布局)!後來不但產能增加,還趕上客戶交期。」蔡佳樺記得當年主管說,如果週產能達 3 萬片電視框就發獎金,「我不但達到,還遠遠超標!」

不論是久昶深圳或乙盛無錫,蔡佳樺說,重要的是讓技術人員跟自己同陣線,理解降成本之際也能兼顧良率,以此服人,就像電視框一役,「要建立優秀團隊,就要把『成本』的種子放到每個人心的土壤,親自參與,去澆花、才會結果。」

蔡佳樺在重視成本的鴻海集團如魚得水,讓她 2 年內就升為表面處理製造廠廠長、隔年再升協理。

領軍千名員工,量產蘋果彩色塑膠殼

蔡佳樺在乙盛期間,因父母年邁且健康每下愈況,讓她多次興起回台想法,後來母親去世,讓她回鄉的心情更加強烈。直到父親住進加護病房那年,她決心回台灣。當時在中國就熟識的捷普綠點副總經理鄭金春聽聞消息,立刻詢問她是否願意赴台中捷普綠點任塑膠廠廠長。蔡佳樺同意了。

《天下》2013 年曾報導捷普綠點,描述這家佇立於台中鄉間稻浪中央、不起眼的塑膠工廠,如何拿下蘋果 iPhone 訂單,為蘋果設計出色彩繽紛的塑膠機殼。蔡佳樺 2015 年加入,正逢捷普綠點積極擴大產線,將量產項目擴展至手機外殼、智慧手錶錶帶、手機保護套等各類產品。

蔡佳樺管理的塑膠廠是台中廠規模最大的單位,員工數近 1,500 人。

她接手的綠點廠正處於轉型期,「公司內在建立新的 SOP,材料、模具的精準度也在提升,像是以前模具間隙只要 0.02 毫米,後來必須做到 0.005 毫米等,技術需升級、量產速度也要快,」蔡佳樺說。

捷普集團資深副總裁沃特思(Beth Walters)解釋,台中廠是集團「營運中心」,直接影響集團營收和財務表現,也是技術突破的重要關鍵,最知名的技術突破就是「液態矽膠射出成型技術」(LSR injection molding),台中廠成功將 LSR 應用於手機外殼,創全球首例。

▲ 捷普集團資深副總裁沃特思讚美蔡佳樺勇於跳出舒適圈,「光這點就對集團及女性在製造業領域帶來很大啟發。」

蔡佳樺做為達成彩色 LSR 手機外殼量產任務的廠長,沃特思讚美「她逼自己跳出舒適圈,學習過去不知道、不熟悉的事物,光這點就對集團及女性在製造業領域帶來很大啟發。」

女性站穩黑手產業:放棄,才是最大障礙

在這被視為黑手業的機殼、機構件領域,蔡佳樺說,一路走來其實很少遇到性別歧視,最大的挫折其實是女性自我設限。「當遇到挫折就放棄,其實是自己放棄了這條路」。

蔡佳樺加重口吻,「職場空間其實很大,只要下定決心徹底了解行業內容,面對挑戰就應對、面對問題就改善;去看數據、去觀察、看產品、改善流程,只要認真投入創造時間、自我療癒創造空間,遇到不會的就快速轉念去學習,把同事、老闆、同僚當成導師,一定會形成團隊推動你向上。」

當專訪近尾聲,站在工廠中央的她放射出無比自信,「不要懷疑自己!所有女性都可以在職場上有好表現。放棄自己,才是最大的障礙。」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