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齡網紅竄起,名利雙收下該如何面對失去童年的成長難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27 日 9:00 | 分類 名人談 , 數位內容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別再說輸在起跑線了,現在的孩子讓人從在娘胎裡就輸了。Instagram 有一對雙胞胎,一張照片就可喊價五位數美元了,儘管她們只有 2 歲。

這對雙胞胎名為 Taytum & Oakley,每天透過照片記錄日常生活和有趣經歷,現在坐擁 220 萬粉絲,單張照片的價格在 15,000 美元到 25,000 美元(約新台幣 46.2 萬至 77 萬元)。

Taytum & Oakley 呈現孩子最童真美好的一面。精緻的面孔、可愛的身姿,面對鏡頭激萌的反應,再配以夢幻場景和優雅濾鏡,秒戳廣大「怪蜀黍」和「老阿姨」的心。

她們的父母也像一台行走的攝影機,時刻捕捉孩子最動人的生活狀態,且沒事就和粉絲互動,解答育兒問題,逐漸為兩個孩子在兒童領域打造出極具「權威性」的形象。

日復一日,網友注意力不斷被收割,Taytum & Oakley 也成為廣大父母眼中的「完美孩子典範」。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Family is everything ❄️? We love mommy @madisonbontempo and daddy @kylerstevenfisher #christmastime #babystyle #family #twins #twinlife photo by @terrahjadephoto

Taytum & Oakley Fisher(@taytumandoakley)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這次可能不只輸在娘胎。

前面都不重要,為什麼她們一張照片能賣到 70 幾萬元?

Taytum & Oakley 上述迷人的「軟實力」,讓她們既遙遠又真實,她們生活的每個場景都像發生在你身邊,她們每個樣子都像自己孩子也能做到。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向粉絲展示並建議孩子的衣服、生活用品、玩具時,在粉絲眼中可信度極高。因為她們販售的不是商品,而是粉絲觸手可及的優越生活。

社群網路放大了她們的生活,流行也變得更容易,在這個注意力缺乏的時代,只要得到注意力,就有商業價值。

因此,她們也擁有以往難以想像的流量變現能力。

根據網路影響者管理公司 God and Beauty 創始人 Kyle Hjelmeseth 所言,一名兒童網紅可為每帖每 1,000 粉絲下單約 100 美元。擁有 50 萬名粉絲的孩子每張圖片收入約為 5,000 美元,最有影響力的每帖收入已達 15 萬18.7 萬美元。

而且,美國千禧一代(25~34 歲)已習慣於 Instagram 購物,這自然使 Instagram 也成為這代父母選擇購物標準的場所之一,而對更年輕的 Z 世代(13~24 歲)來說, Instagram 更是受歡迎的社群媒體,截至 2017 9 月,有公司報告稱超過 8 億用戶有 60% 表示會在 Instagram 發現新產品。

因此當媒體平台用戶的涵蓋面擴大,這些兒童網紅的粉絲數又不斷上漲時,越有影響力的孩子就越能被品牌方選擇,將照片賣出等額價格。

Taytum & Oakley 只是其中一員,更多孩子都透過社群媒體達到前所未有的人氣。這是一群孩子透過網路平台掀起的浪潮。

兒童網紅的「暴富」之路

儘管 Instagram 2012 年才開始慢慢爆發影響力,但平台最大的童星雙胞胎 Mila & Emma Stauffer 一兩年內粉絲就從最初 15,000 名,到今年底劇增到 410 萬,猛烈的增長數也看出整個社群媒體業急劇發展。

▲ Mila & Emma Stauffer。(Source:kcstauffer

根據 2016 年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94% 青少年每天使用手機上網,71% 青少年使用多個社群媒體,他們的注意力被這些平台緊緊抓住。美國青少年眼中,YouTube 明星甚至比主流名人更受歡迎和有影響力。

今年 12 月富比士公布 2018 年度 YouTube 收入最高的 10 位明星榜單,叫 Ryan 7 歲男孩霸占榜首,年收入高達 2,200 萬美元。

Ryan 是玩具狂熱愛好者,4 歲就設立頻道。當年他的影片擁有近 260 億觀眾和 1,730 萬粉絲,Ryan 的優勢就在於讓孩子玩開箱玩具時的極強代入和驚喜感。

目前 Ryan 的巨額收入幾乎全來自影片廣告及贊助商,正片前開始播放的廣告收費隨著觀看次數增長,影片評論的玩具也全都爆賣。Ryan 公司的創始人說:「他現在賺的錢已夠他花 100 輩子了。」

(Source:Ryan ToysReview

聽起來似乎很簡單,好像只要你極度熱愛一件事,就可以把它變成百萬美元的冒險旅程。但說複雜,「暴富」之路其實也滿路荊棘。

一般網紅的經濟鏈發展分為三級:一是獲得廣告營收,二是進行網紅孵化,三是擁有自己品牌。

首先廣告營收,需要兒童帳號具備長久的影響力,這就需要每個帳號持續生產新鮮內容,這也一直是每個網紅的焦慮源頭。網友永遠不會滿足於日復一日的內容,但爆點也並非時刻出現在網紅生活,畢竟他們依舊在生活,不是演舞台劇或電影戲劇。

身為孩子,也很難自己生出源源不斷的創意,更何況網路剽竊成風,因此更需要父母及經紀人等多方支援,以在自己的網紅週期逐漸枯竭時,儲備足夠實力開啟第二級「網紅孵化」之路,這時候可讓更多新鮮血液產出並重新被網友追捧,同時也就慢慢走向第三級,成立自己的品牌、電商平台,或直接創辦公司,成為強大的現代媒體集團。

但很多人,贏在第一級,也倒在第一級。

部分孩子還會選擇另闢蹊徑,以譁眾取寵的姿態出現,用成人化的姿態自黑、調侃,做不符合自己年齡的行為舉止,或被家人用奇葩、惡搞的方式創作內容,以諷刺的反差場景賺取觀眾注意,笑點雷點就是他們博出名的手段。

這種獵奇式消費,也能讓他們在網路時代砸出一些聲浪,但回頭望去,一切就像黑色喜劇。

對這些孩子來說,過早在社群媒體走紅賺錢,真的是件好事嗎?

網紅低齡化可能是潘朵拉的盒子

大部分人對成就都有概念,例如金錢、權利、影響力等。商業化之路的過程,父母賺飽飽,雖然經濟收入暴漲並不是壞事,但對孩子來說,「成就」的概念很模糊。

他得首先知道自己是誰、喜歡什麼以及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不是在不懂事的年紀,自己變成公眾形象被策劃,藏在熠熠閃光的點讚數背後,被百萬人的眼光和評價標準控制。

這也造成兒童在社群媒體的形象完全被「成人化」,網友和父母灌輸孩子成人的想法,讓孩子過著大家想看到的生活,甚至有很多兒童被浸淫低俗化色彩。

正如尼爾·波茲曼在《童年的消逝》所說:

孩子和大人同時接受同樣的資訊,童年與成人的界限也日益模糊。兒童不具選擇駕馭媒介、辨識資訊的技能,因此他們不知不覺就進入成人領域,失去了兒童的「權利」。

這或許捨棄了孩子的自主性,剝奪了他們未來的幸福感。

比起一夜成名,如何透過各種管道接受正確的教育應更重要。

從孩子自身來看,被喜歡和寵愛不是壞事,但高關注度也意味著安全和隱私受影響。

去年 11 月,Dolan Twins(兩名美國青少年,在 YouTube 擁有 500 多萬粉絲)嘗試在倫敦海德公園和粉絲快閃聚會,由於缺乏控制,抵達前就被迫取消見面,卻造成成千上萬的青少年在公園爆發騷動,有幾人被踐踏受傷。如果 Dolan Twins 到達現場發生意外,臨時發生的危險也不可控制。

隱私性方面,父母可能未經過孩子同意將各類照片放到網路,發出去就意味著這些照片經過傳遞發酵,可能會在孩子長大後依然存在,孩子長大後看到這些可能會感到羞恥或痛苦。在法國,孩子甚至可控告父母在 Instagram 發表他們的照片。

當孩子成為網路紅人,現實生活也難免被朋友和同學用不同眼光看待,這可能讓他們沒那麼容易與周圍的人正常交往。

網紅孩子的家庭生活也難免受限。無論家庭電影之夜,還是去迪士尼樂園玩,只要孩子的位置曝光,一條推文就能成為當地粉絲圍觀的焦點。

大部分網紅兒童的父母都陷入想要孩子謙虛純粹、快樂成長,又把他們暴露在數位世界抓取巨額收入時面臨網路風險的矛盾。

不過也有父母盡量用單純視角看待: Stella9 歲)和 Blaise7 歲是以時尚為主的 Instagram 帳戶,有 68,200 名粉絲,他們的媽媽 Dana Bennett 說:

我不會施加很大的壓力。整個過程就像是:這是一個有趣的產品,我們在拍攝一些好玩的照片,這已經很酷了。

他們的宗旨就像「像成人一樣做事,但像孩子一樣生活」。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也十分坦率:

我有為女兒制定比在 Instagram YouTube 當社群媒體明星更大的計畫,我覺得她們可能是下一個歐森姊妹。所以我的目標就是讓她們參與大型電影或電視節目,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她們的夢想。

「如果她們願意」,她補充。

8 歲的「假笑男孩」(Gavin Thomas)透過特色笑容風靡全球,有粉絲擔心他過度曝露可能產生負面影響。但他本人很樂觀地表示,自己很享受這一切。Gavin 的團隊也確保 Gavin 感受到樂趣,並讓他的生活「盡可能正常」。Gavin 的經紀人稱,「他的夢想就是成為 YouTuber」。

(Source:Gavin Thomas

如此看來,各個家庭因人而異,那就等孩子長大一點自己決定吧。

但有一點可確定的是:不管「兒童網紅」的潘朵拉盒子開啟後是什麼,能在一個平台影響幾百萬人,已是足以稱為「夢想」的事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Jason Howi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