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員工掀起科技業勞工運動,終結強制仲裁制度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16 日 9:15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Google 員工過去或許和勞工運動扯不上關係,不過近來他們越來越常團結一致與公司的不當行為對抗。Google 員工和一些科技界勞工發起一項運動,要求中止損害勞工權益的強制仲裁制度。




2018 年 11 月全球高達 2 萬名 Google 員工參與了「#Googlewalkout」罷工行動,抗議公司對高層性騷擾的行為保持沉默,甚至還給予豐厚的離職金。雖然這場抗議讓公司承諾做出一些改變,但改變的幅度並未達到組織罷工者的要求,因此部分員工決定擴大戰火。

名為「終結強制仲裁」(End Forced Arbitration)的組織發起了一項宣傳活動,希望能中止強制仲裁制度,他們認為這項制度已經成為雇主用來壓迫受騷擾和歧視勞工的幫兇。強制性的仲裁協議通常會被包含在勞動契約當中,當發生爭議時規定由公司內部進行調解。雖然表面上是一種節省雙方時間和金錢的做法,卻迫使勞工只能把案件提交給非公家機關的仲裁者而非法院,同時也用來防止員工團結起來發起對大公司極具威脅性的集體訴訟。像是強制仲裁協議就讓一些遭受性騷擾的 Uber 女姓工程師無法上訴到法庭,這也降低了她們獲得的賠償金額。

在 1 月 15 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 9 點到下午 6 點,「終結強制仲裁」的官方 Twitter 將每小時分享強制仲裁制度的資訊,尤其是對科技業勞工的影響。另一方面官方 Instagram 則會每小時分享受害者和專家的訪談內容。發動這樣的宣傳活動是為了增加美國大眾對仲裁條款的認識,並動員勞工影響國會議員的立場,也讓更多勞工願意挺身捍衛權益。

「終結強制仲裁」組織在部落格中表示雖然罷工獲得了媒體的大量關注,卻沒有實質改變勞工的權益,也沒有動搖強制仲裁協議。「這不只是 Google 一家公司的問題,如果他們(公司)都有仲裁協議,那員工就沒有辦法進行談判。」負責在麻薩諸塞州組織罷工和發言的 Google 搜尋引擎團隊員工 Vicki Tardif 這麼說。這場活動象徵美國科技業勞工運動的進展,因為加入的不僅僅是 Google 的員工而已。

反對仲裁制度的組織已經在 2018 年 12 月向 Facebook 和 Uber 等科技公司以及其第三方承包商索取勞動契約副本,以了解資方如何說服勞工簽署強制仲裁協議,讓他們無法在法庭發起性騷擾或歧視訴訟。「#Googlewalkout」的組織者 Tanuja Gupta 表示會以 3 個標準審核勞動契約,分別是「可以自由選擇仲裁」、「允許員工提起集體訴訟」和「允許員工發表自己的主張」。但他們所收到的勞動契約當中,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符合這 3 項要件。

經過 2018 年 11 月的罷工之後,Google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宣布將不再強制仲裁,不過僅限於性騷擾案件而不包括歧視案件,而且只適用於個人案件而非集體訴訟。但這樣的解決方案無疑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因為騷擾和歧視往往是綁在一起的,而且排除集體訴訟代表公司害怕勞工團結起來爭取權益。面對自家員工的怒吼,Google 官方並未給予友善的回應,只是拒絕發表任何評論。

(首圖來源:End Forced Arbitrati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