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第 2 大特效公司數字王國從破產翻轉,比電影還刺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07 日 12:00 | 分類 VR/AR , 尖端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想想看,如果你戴上虛擬實境(VR)的頭罩,就可以用虛擬人替身坐在電影《玩命關頭》的主角馮‧迪索(Vin Diesel)的車內,感受駕車翻越沙漠與電影槍戰的實況,該是多麼刺激的事!



去北大念到研究所  回台灣變成高中生

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行政總裁謝安(見首圖)正在做這樣的事,這也是他下一步要翻轉數字王國獲利的重要武器。

來自台中的謝安,今年才 35 歲,成功讓原本已破產的數字王國起死回生再度發出光芒。

謝安其實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台中人,從台中到好萊塢是一連串的巧合造成的。謝安說,2002 年他念高中時參加了一個研習營,有人跟他說:「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競爭對手是中國。」於是謝安決定到中國念書,並進入了北京大學法律系,隨後還上了研究所。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謝安做了一個很聰明的決定,但謝安說:「其實後來我後悔得不得了!」

後悔的原因很簡單,謝安原本覺得拿著北大的學歷應該很好找工作,但當年中國不允許台灣人考中國律師執照,謝安覺得在中國沒有什麼發展,就回台灣了。

慘的是,當時台灣不承認中國的學歷,謝安苦笑說:「我到中國念了 4 年大學兩年碩士,回台灣卻變成高中畢業生。」

只有高中學歷在台灣很難找到好的工作,謝安只好跑去香港,投入香港最發達的金融業,從投資銀行的實習生做起。當謝安經過多次挑戰拿到投資銀行的正職時,心裡正在喊「喔,Ya,太開心了!」卻碰到更殘酷的事,2008 年發生全球金融海嘯。

人生經歷到此可說運氣背到了極點,但俗話說「否極泰來」,就在此時機會居然來了。謝安說,金融海嘯那年他剛好 25 歲,有一天謝安去上班時發現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我所有的老闆全部被 fire 了,我瞬間就從經理變成董事」。

接掌數字王國  「來自台灣」成了股東共識

謝安搭上香港投資銀行第一班到好萊塢考察列車,他看到已經破產的數字王國公司。數字王國是由美國名導演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創立的,包括《鐵達尼號》、《侏羅紀公園》等著名的電影特效都是數字王國做的,且獲得過 9 座奧斯卡電影視覺特效金像獎,謝安負責數字王國破產後的重組工作。

美國破產法庭把公司判給中國和印度的股東,整個公司形成中國及印度的股東但員工卻是美國的團隊。謝安說,每次只要開董事會,就好像聯合國在開安理會一樣,美國團隊說什麼,中方股東就說不行;中方股東說什麼,美國團隊就說胡扯,然後印方股東是覺得,只要美國人跟中國人講的都不對。

那為什麼謝安能當數字王國的行政總裁(CEO)?謝安說,這就是好玩的地方了。因為印方股東跟謝安講,你是從台灣來的,我們應該是盟友啊,因為我們都討厭中國。

美國團隊則跟謝安說,你是台灣來的,你知道我們美國如何支持你們台灣嗎?然後最有趣的就是中方股東了,他們跟謝安說:「小謝啊,你北京大學的,咱們血脈相連啊!」謝安說:「在這個情況下,我就當了數字王國的 CEO 了。」

2013 年,謝安接掌數字王國後,第一步是先讓數字王國回到香港上市,利用在資本市場集資的力量,使數字王國先站穩,然後謝安發現各種災難電影特效像《2012》、《彗星撞地球》都是數字王國做的,而且有美國紐約和華盛頓等重要城市的各種數位模型,雖然數字王國到 2017 年仍虧損 5 億港元以上,但數字王國其實是全世界擁有最大數位資產的公司,而這就是數字王國的競爭力所在。

謝安認為,如果只是把數位資產用在電影上,其實是很浪費的,應該把這些數位資產轉成真實資產,策略就是發展 VR 和虛擬人。

數位資產轉成真實資產  虛擬人將是最大獲利來源

謝安說,數字王國那麼多片庫,如果你戴上 VR 頭罩後,配上電影《侏羅紀公園》畫面,你看到的就不再是一部車子緩緩走進那個公園,而是你跟著坐在那部車裡頭,看著那些恐龍在你的面前!這很有吸引力。

另一個重要的突破就是虛擬人的技術。

▲ 2013 年數字王國「復活」鄧麗君與周杰倫對唱,在歌壇引起轟動。(Source:杰威爾音樂 JVR Music

一般人對虛擬人最深的印象,就是 2013 年周杰倫在台北小巨蛋和已故名歌星鄧麗君對唱的畫面,那個復活鄧麗君的虛擬畫面,就是數字王國的作品。

謝安說,虛擬人業務現在主要分成 3 塊:1. 是對還活著的人做虛擬替身;2. 復活已過世的人(例如鄧麗君);3. 創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人。

很多人都懷疑虛擬人怎麼會有生意可做?謝安笑著說,最重要的業務來自對活著的人做虛擬替身,而且這還將是數字王國未來主要的收入來源。

謝安指出,有不少出名的演員在成名後,因怕受傷不太願意做一些危險動作,例如有明星紅了就不想再吊鋼絲了,但如果用替身演員上場被影迷發現,來自影迷的攻擊是非常嚴重的;自從有虛擬人技術,這些危險動作就用虛擬人替身去演,而且也不會穿幫。

第 2 個運用場景,是在好萊塢有些演員彼此看不順眼不想和某人對戲,但戲又非他們演不可,這時對戲的部分就用虛擬人替身來做。

第 3,許多明星紅了後分身乏術,例如,太忙了無法拍廣告,數字王國就可掃描明星的臉及動作,用虛擬人替明星拍廣告,雙方再進行利潤分成。這將會形成一個虛擬人市場,數字王國也將成立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虛擬人經紀公司。

但是年輕事業就這麼忙也有代價,兩個月前謝安和女友分手,謝安說,因為太忙了,被女友發短訊甩掉。記者再問他:「你現在是單身,這件事可以寫嗎?」謝安笑說:「我是單身啊,你可以寫,趕快寫! 」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