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你所熟知的心理學理論,可能都是錯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17 日 8:00 | 分類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在社會心理學研究領域,最讓人憂心的理論之一也許是「旁觀者效應」。

簡單來說,「旁觀者效應」認為危難情況下,周圍旁觀者越多,有人站出來救助的機率就越小。當旁觀者只有一人時,會更可能幫助遇到問題的人,但旁觀者人數較多時,不少人都會默認這是其他人的責任,而選擇不行動。

(Source:Unsplash

《美國心理學家》(American Psychologist)研究指出,旁觀者願意幫助陌生人的意願,也許比我們想像更高。

蘭開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研究分析阿姆斯特丹(荷蘭)、開普敦(南非)和蘭開斯特市(英國)的公共閉路電視影片,發現記錄的超過 200 個意外事件,90% 事件都有旁觀者出手幫助。

研究人員將以下行為歸納為旁觀者的出手相助:安撫的手勢、讓人平靜下來的觸摸、在衝突方中間形成阻隔、慰問受害人、為身體受傷的人提供實質幫助或將挑釁者推/拉開。

這些記錄的事件平均持續時長超過 3 分鐘,旁觀者人數平均為 16 人,出手干預人數平均為 3 人,3 個國家間情況的差異性不大。

和原有「旁觀者效應」理論相反,研究者發現,旁觀者人數越多,越有可能會有旁觀者出來幫忙。

(Source:Unsplash

為什麼這會和原有理論截然相反呢?

需要指出的是,「旁觀者效應」受啟於 1964 年一次兇殺案。報導指年輕女性 Kitty Genovese 在 38 人袖手旁觀(不報警)的情況下被兇手在公共場合殺害。

▲ Kitty Genovese 案件對美國文化影響非常大(原報導旁觀者人數為 37 人,後更正為 38 人)。(Source:YouTube

後來,有調查指出「38 名旁觀者」更多只是《紐約時報》記者杜撰的數字,兇殺案是發生在更暗和偏僻的角落,此外,這件事也並非「沒人報警」 ,而是 2 人報警後,案件沒有合理的處置。

除了這案件,心理學家還做了不少圍繞這理論的實驗,得到支持論證的結果。

問題是,那些實驗大多都類似小型「實驗室模擬試驗」,並非生活真實事件,而這次針對閉路電視內容的研究,提供了不同的研究範本。

近幾年來,不少非常「經典」的心理學和社會學理論都受到重新審視。

不少你熟知的心理學都被挑戰

相信不少人都聽過「史丹佛監獄實驗」,或看過根據該實驗改編的同名電影。

1971 年,美國心理學家 Philip Zimbardo 組織了一個研究監獄權威和被監督者行為和心理影響的實驗,招募一批史丹佛在校大學生當志願者,隨機分配擔當囚犯和看守。

▲《史丹佛監獄實驗》同名電影。

Zimbardo 發現學生自然而然很快進入角色,擔當看守的學生逐漸展示出虐待的傾向,部分當囚犯的學生則表現出心理創傷和精神崩潰。因被認為反社會,這個實驗提前終止了。Zimbardo 將學生的性格從善變惡的轉化稱為「路西法效應」。

2018 年,Ben Blum 對實驗提出質疑。他援引一份 Zimbardo 未公開的紀錄,指其曾建議指導擔當看守的學生變得更粗暴,而非之前所說的「無干預」。

實驗開始 36 小時後就「經歷」精神崩潰的「囚犯」學生事後表示,他其實是演的,因為他想快點離開實驗,回家準備研究生入學考試。

▲ 聲稱經歷精神崩潰的「8612號」學生。(Source:史丹佛監獄實驗

此外,實驗還有無法重現和 Zimbardo 涉嫌刻意選擇未經同行審查的刊物刊登結果,以避開審核等問題。

同一年,史丹佛另一個經典實驗「棉花糖實驗」也遭到質疑。

1970 年代,心理學家 Walter Mischel 找來一群小朋友,在他們面前放一顆棉花糖或其他小甜點,告訴小朋友,如果能忍 15 分鐘後再吃,就能多獲得一份。

(Source:pixabay

當時研究指出,忍耐時間較長的小朋友通常會在未來有更好的學習成績、自制力等,也普遍比延遲滿足能力更差的孩子成功。

2018 年,紐約大學心理學教授 Tyler Watts 以 1,000 名 4 歲孩子的實驗數據為分析樣本,並發現,孩子長到 15 歲時,成就和延後滿足能力的關聯性只有 1970 年代報告的一半;如果你把家庭背景和智力因素再篩查歸類一下(將同等條件的孩子放在一起對比),就會發現關聯直接消失了。

(Source:Flickr/Joybot CC BY 2.0)

新報告指出,家庭較富裕的孩子延遲滿足能力普遍更強,因為經驗告訴他們大人一般都能兌現承諾;而家境貧困的孩子,可能擔憂「第二份承諾」無法兌現而選擇先吃掉棉花糖。無論如何,在同等家庭背景的情況下,吃掉還是沒吃掉棉花糖和成功的關聯都不大。

1970 年代的實驗對象雖然都是孩子,但都來自史丹佛內部的育兒中心,換言之,家境都算不錯,而且一共只有不到 100 人樣本,結果代表性也有局限。

正在浴火的心理學

(Source:pixabay

筆者讀書時從美劇等流行文化產物接觸這些心理學理論,並因廣泛引用而記憶深刻,甚至認為是「常識」的一種。

(Source:Giphy

近十年來,心理學界開始興起「可複製實驗」運動,即對原有的心理學理論和實驗重新檢視,以上提及對經典理論的質疑或多或少也是這運動的一部分。

那些你我熟知的經典心理學理論,在更大規模樣本和優化的研究方式下,很有可能會找到問題。

但這就意味著心理學沒有價值嗎?答案是否定的。

心理學是廣為大眾接受的學科。結論更容易結合到我們無聊的日常生活。

Vox 的描述恰好解釋我們對心理學的偏好,同時,心理學更代表人類近乎天性的好奇心──對自我(以及人類整體)的好奇。

而種種推翻舊理論、樹立更嚴格的實驗規則等「讓人厭惡過程後,這個學科反倒會變得更好。

更讓人的擔心,也許是舊理論的「病毒性」──那些實驗結構簡單,以及結論的震撼程度,讓其成為天然就好傳播的內容。

杜倫大學教育學教授 Robert Coe 認為,這類實驗已滲入大眾意識:

它(棉花糖實驗)永遠都不會死,就算已被證偽,這才是最大問題。未來 10 多年甚至 20 年的育兒書,還是會引用這些理論。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