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閱讀市場升溫!本土最資深電子書平台 Pubu 如何打持久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20 日 22:28 | 分類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無論是電子書還是電子書閱讀器,最近台灣電子書市在國內外平台業者大力推動下,炒熱了討論熱度與買氣。當年在電子書還是個遠不見未來的產業時,Pubu 電子書城便率先投入,從市場乏人問津到希望萌芽,一路靠著摸索出來的生存方式,十年來挺過風雨更創下破億營收。

扎根台灣,以攻為守進軍海外市場

2010 年台灣書籍出版業營收突破新台幣 367 億元正值高峰,當時電子書在台灣還只是個飄渺的存在,不只大眾對電子書認知度尚淺,出版社的投入意願也不高。「那時候真的非常辛苦,在投入這個產業的一開始,就明顯面臨到『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湛天創新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蔡競賢博士回想道。

因看好數位內容電商的發展潛力,蔡競賢 2010 年在台創立 Pubu 平台銷售電子書,也提供自助出版服務。只是當時電子書轉製率低、內容明顯不足,吸引不了多少使用者上門,使用者不多又無法說服出版社提供內容,花了很多工夫溝通與推展電子書,在創業初期吃了不少苦。後來 Pubu 在台灣慢慢站穩腳步,決定走出國際拓展海外布局。

▲(Source:Shutterstock)

「我們如果只是死守台灣市場,然後等別人進來打,那絕對無法競爭,」蔡競賢眼見不少海外電商挾當地資源與優勢來台搶市,認為與其防守不如積極進軍海外市場找機會。過去幾年,Pubu 南向開發東南亞市場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地,透過與當地電信商洽談合作推出服務,而且不只鎖定華人讀者,也上架馬來文、泰文等外文電子書,為當地讀者提供更多內容選擇。

除了耕耘東南亞市場,Pubu 也西進中國,在中國亞馬遜(Amazon.cn)上架台灣的繁體中文電子書。「我們希望台灣好的作品在中國市場也能被看見,」蔡競賢說,初衷就是為了幫台灣作者和出版品打通這條綠色通道,截至目前,透過 Pubu 轉授權上架到中國亞馬遜的書已有 2,000 種左右。另外,Pubu 也與其他中國平台如京東、當當網等合作上架。

Pubu 這幾年發展海外市場有成,包括星馬泰、港澳、美國和日本等海外地區營收就占約六成。蔡競賢表示,接下來會持續開發其他新市場如越南,至於印尼則還在評估當中。目前 Pubu 全球註冊會員數約 370 萬,活躍用戶約占四成;總書量超過 15 萬種,繁中書占其中八成左右。

價格戰持續,長期競爭要有存活本錢

台灣電子書市場近年總算走出黑暗,繼 PubuHyRead 凌網科技、Readmoo 讀墨電子書等在地平台業者投入後,其他國內外業者包括 Google Play 圖書、角川 BOOKWALKER、日本樂天 Kobo、博客來、亞馬遜 Kindle 繁體中文電子書店,也相繼在台推出電子書服務,不僅大眾認知度明顯提高,也使台灣出版業者更加重視。

不過,電子書價格仍然偏高也是事實,一般定價多在紙本書的六折到七折之間,兩者價差不夠有感,很難激起讀者購買意願。為降低市場門檻、提高銷售,價格戰也一觸即發,尤其國外平台業者挾集團資金優勢,能不時祭出補貼式折扣優惠,自行吸收折扣差額補貼出版社,有的甚至以銅板價促銷電子書,這對台灣本土電子書業者來說都是相當沉重的負擔。

「這就是商業競爭的現實面,當平台必須要補貼的時候,要獲利可能是困難的,」蔡競賢認為現在台灣電子書的滲透率只有個位數,成長空間還很大,業者們為了先衝大市場,就算虧錢也得靠補貼打折做優惠吸引讀者購買,這也是在所難免,而且未來也不一定會停止。只不過業者如果沒有充足的資金銀彈去打價格戰,要能撐下去長久經營,就要找到可以跟對手競爭的方式,想辦法在這個戰場中存活下來,這或許是台灣本土平台業者需要思考的事。

從台灣電子書市乏人問津,到現在愈來愈多業者投入、打價格戰,蔡競賢笑說打從 Pubu 創立以來,每個階段都面臨到不同的問題,也一直被關切能否撐得下去,而藉由拓展海外市場、持續提供更多加值服務、因應市場變化彈性應變,都是 Pubu 存活到現在的方法。他提到,接下來公司將準備 IPO,不只是為了存活,也是希望未來可以繼續保有競爭力,有了一定要獲利的壓力,就會驅使自己更要不斷成長。

▲ 湛天創新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蔡競賢博士(Source:《科技新報》攝)

聚焦全方位數位內容,提供使用者輕鬆沒負擔的服務

Pubu 雖然是台灣電子書市的先行者,但並不只將自己定位成電子書平台,也不單著眼於電子書市場。「我們希望能夠成為全方位的數位內容平台,」蔡競賢說,「要把縱向(vertical)和橫向(horizontal)的規模都擴大,希望平台未來對使用者的價值不只有電子書而已,還有知識影音和多元娛樂內容,不會只鎖定電子書市場,也希望能有不同的定位」。

這也呼應到前面所提的服務附加價值。Pubu 除了電子書內容外,2018 年第四季還推出影音串流全新服務,也跟電子書一樣開放自助出版。也就是說,現在創作者在 Pubu 平台不僅可以出書、出雜誌,還可出版有聲內容(Audio)和影音內容(Video),提供使用者個別選購、依不同場景輕鬆閱讀;若要看更多書和雜誌,也可以選擇月費制飽讀服務。

「其實書在娛樂當中是相對弱勢的,因為聲光效果相對不那麼好,而且需要集中注意力,」蔡競賢認為業者應該要繼續生產內容,讓讀者更容易看到,也才有機會產生更多價值,所以必須不斷革命、創新,也要不斷與時俱進,並了解自己的使用者,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服務,影音就是其中一種。

他提到,影音服務剛上線時使用者還沒有很多,但目前已有部分內容銷售超過預期,也開始有愈來愈多創作者自主上架影音內容。「我們訴求的是個人出版圖文影音各種內容,這也是我們跟其他平台最大的不同點,」他說。

除了多元數位內容外,「載具」也是近來備受矚目的焦點,眾業者不只拚電子書銷售,也紛紛端出各種電子書閱讀器搶市。不過,Pubu 對電子書閱讀器則有兩點堅持,其一是沒有計劃推出自有品牌閱讀器,原因跟前面所提到的平台定位有關,與其說 Pubu 是電子書城,不如說是數位內容電商平台,數位閱讀只是 Pubu 服務中的一環,因此開發自有品牌電子書閱讀器不在規劃當中。

其二是強調自由、開放。雖然 Pubu 不打算推出自有品牌電子書閱讀器,仍以通路角色協助代理商銷售多款開放式系統閱讀器,包括文石、博閱兩大品牌,尺寸從 6 吋到 13.3 吋涵蓋初階、進階到高階款都有完整對應機種可選。其中,具備筆記功能的閱讀器,除了目前台灣市場已推出的 10.3 吋外,Pubu 也提供 7.8 吋和 13.3 吋機種選項,滿足使用者對於開放系統閱讀器的需求,使用起來也更輕鬆不受限。

▲ Pubu 平台銷售多款電子書閱讀器,以文石和博閱兩大廠牌機種為主(Source:Pubu

進入數位時代,蔡競賢認為未來的內容將普遍以數位為主,在「pure digital」純數位內容趨勢下,或許有一天不再需要特別強調「數位」兩字,如同現在的音樂和影音一樣,屆時 Pubu 也將成為全方位的「內容平台」。面對急速變化的環境,他覺得失敗與成功都只是一時,必須步步為營、戰戰兢兢,也要不斷改變,「但必須說,我是個比較樂觀的人,」他笑說。一路挺過風雨,就算面對再艱辛的產業競爭,也要憑自己的方法在戰場上存活下來,對蔡競賢和 Pubu 而言,這樣的決心不會停止。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