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VR 技術進行替代人體解剖雖便利、多元,但仍難以取代傳統解剖的必要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02 日 16:02 | 分類 VR/AR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人體解剖如今是醫學院的基礎學科,是醫學生的必修課,這門學科的歷史已經有近千年的歷史,讓人們逐漸了解人體的奧秘。

然而在中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解剖屍體被認為是違背天主教信仰,是非法行為。 直 到1231 年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規定醫學院 5 年解剖一次屍體,才讓以醫生們有機會光明正大地解剖屍體。

隨著科技的進步,了解人體構造最好的方式或許不再是人體解剖,美國一些醫學院正在通過 VR 、3D 人體模型等技術來代替傳統的大體解剖。

據 Fast Comany 報導,美國最大的健康維護組織(HMO)Kaiser Permanente 開設的醫學院將在 2020 年夏季迎來首批醫學生,這裡的醫學生將通過觸控螢幕、虛擬的三維器官進行「虛擬解剖」, VR 裝置可以和特製的人體模型配對,讓學生體驗解剖人體時切割肌肉和組織的觸感,還能從不同角度觀察人體器官。

據 Kaiser Permanente 醫學院的生物醫學科學系主任 Jose Barral,學生通過數位技術學到的東西和解剖真實大體一樣多,而且學生還能通過學院提供的平板電腦在家中訪問實驗室的解剖數據。

同時該醫學院也保留了部分大體,但這些大體不是提供給醫學生進行解剖練習,而是向學生展示人體的變化過程。

(Source:影片截圖)

Kaiser Permanente 的院長Mark Schuster 表示,比起真實大體,醫學生往往更加青睞虛擬人體,因為虛擬解剖的觸感反而更加真實,因為人體的肌肉、組織、器官的質感、紋路和顏色都與活體有很大不同,而且防腐劑的味道也不好聞。

此外在很多醫學院,供解剖教學用的大體數量十分有限,而且捐贈的遺體往往來自老人和病人,保存和維護大體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虛擬解剖讓更多醫學生有機會對不同類型的「人體」進行解剖實驗。

(Source:Stanford University

其實早在 1996 年,就有部分高校醫學院開始嘗試在引入虛擬解剖軟體。美國艾奧瓦大學卡佛醫學院的解剖學和細胞生物學助理教授 Darren Hoffman 就曾在課程中使用一種交互式的三圍解剖軟體。

我認為這項技術的一大優勢是視覺效果非常清晰。這有助於學生對人體的三維結構建立認知。當他們看到病人的腳踝時,就會知道表面以下是什麼,以及各個部位是如何相互關聯的。

除了 Kaiser Permanente 醫學院,前 2 年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醫療模擬中心啟動了電腦模擬人體解剖系統,學生可通過 VR 裝置和手持式控制器對虛擬人體進行解剖,能夠操縱和調動關節和肌肉,剝離皮膚和組織層,觀察血管、神經等更深層的結構,真正大體解剖也做不到。

(Source:The Straits Times

不過虛擬解剖也並不完美, Darren Hoffman 表示學生可能難以通過虛擬人體形成深度的感知,並錯過人體解剖自然發生的一些變化。此外學生還會失去解剖帶來的情感上甚至哲學上的影響,因為大體通常被視為醫生的第一位患者。

更重要的是,虛擬解剖是否能達到真實解剖的學習效果還不確定。不少醫學教育工作者還在對這種新型的教育方式進行研究和評估,如果最終被證明有效,才有望推動更多醫學院作出轉變。

Mark Schuster 表示將這種轉變成為趨勢還為時過早,但隨著越來越多學校對此感興趣,未來可能真的為發生一些巨大的變化。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