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發言成罪證,中國網路審查擴及全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06 日 11: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的言論審查,從對境內網路的控管走向境外,方式包括直接向海外的公司或個人施壓,或是促使對方自我審查。



報導說,人在中國的人權活動者張廣紅,去年使用美國通訊應用軟體 WhatsApp,和海內外朋友分享一篇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的文章。

結果,張廣紅去年 9 月被拘留,其代理律師稱,張廣紅在 WhatsApp 群裡分享的內容和發言被列印出來,當作他侮辱政府和中共的證據。

報導指出,這些訊息是因為手機被侵入獲取的,WhatsApp 本身沒有參與此事。張廣紅一案是在向使用這類加密社交軟體的中國人提出警告,顯示他們可能被迫對在這些軟體的發言負責。

滯留海外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去年頻繁透過網路及錄製影片指控中國官員腐敗。報導引述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官員曾向社群平台 Facebook 和 YouTube 抱怨。

後來 Facebook 對郭文貴的帳號禁言,稱此帳號未經他人同意發表了他人的個人資訊,違反了平台政策。目前尚不清楚北京的抱怨,是否對此發揮了作用。

此外,搜尋網站 Google 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政府在去年上半年要求 Google 服務撤下 2,290 項內容,其中大部分與恐怖主義有關,數量創下紀錄。Google 發言人表示,公司不會對具體某項刪除請求做進一步評論。

報導說,中國反恐專家梅建明去年在一場會議表示,北京應該對 Twitter 這樣的公司施加更大的壓力,改變服務條款,讓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這類被北京視為顛覆分子的組織限制發文。梅建明還要求嚴厲打擊「誹謗中國共產黨、國家領導人和有關國家戰略」的推文。

今年 2 月,德國汽車公司賓士在社群平台 Instagram 引用達賴喇嘛的名言後,賓士中國公司發表聲明,除了刪文,也為「包含極為錯誤訊息的發布」向中國致歉。

報導引述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Google 前職員徐洛文說,「中國正在變強,他們對向這些平台施壓越來越有把握」。

國際特赦組織的分析人士羅助華(Joshua Rosenzweig)則說:「中國越來越橫行霸道。」他並認為,海外公司面對北京施壓時幾乎束手無策,因為向美國政府求助可能會引發中國的報復,很多公司便試著獨自應對這種局面。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