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期中選舉生變,川普貿易戰何去何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1 月 07 日 16:14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美國總統大選的前哨戰,期中選舉深受市場關注,尤其將影響未來貿易戰的走向。




目前美國期中選舉已大致抵定,共和黨維持參議院過半優勢,不過眾議院由民主黨翻盤,共和黨無法再同時掌握兩院。眾所皆知,美國國會是兩院制,雖然兩院並沒有明定高下之分,憲法規定法律都須經兩院通過,但主要處理的事務還是有不同,往往稱參議院為上院,眾議院稱下院。

(Source:Google)

依據康乃迪克協議,眾議院是以各州人口為基礎,主要是人民議院型態。院內議員總數經法律明定為 435 名,議長由議員選舉產生,又稱多數黨領袖。參議院在憲政設計代表各州利益,50 個州不分面積大小,都選出 2 名參議員,總共 100 名,由美國副總統兼任參議院議長,但無參議員資格,是為了在表決平手時打破僵局,平時不得投票。

兩院實務上的權責差別在於,參議院擁有一些憲法授予的權力。最重要的是,美國總統批准條約或任命重要人事時,需採酌參議院之建議並得到認可。且參議員往往是總統候選人的跳板。眾議院則更反應民意,更具黨派色彩。眾議院也能彈劾政府官員,但若要彈劾總統,則須由大法官主持,並經三分之二參議員同意才有效。一般而言,參議員還是較眾議員更有威望。

參議院較關鍵

尤其對貿易戰這種議題,參議院的影響就明顯較大。此次共和黨拿下參議院多數,有助於美國總統川普繼續遂行貿易及外交政策,但這並不代表貿易戰會延長,若川普真能凝聚美國所有力量,反而可能更快逼迫中國妥協。不過此次期中選舉,民主黨在眾議院占了上風,共和黨不再獨霸兩院,暗示未來美國總統大選的風向可能改變。

雖然眾議院直接干預川普政策的力道較小,但以人民為基礎的議院,共和黨的失敗代表不滿正在醞釀。儘管美國基本面仍然穩健,但貿易戰的確衝擊不少人的生計,尤其股市開始衰退,影響了川普的威信。早期川普拿股價取信民眾其政策正確,諷刺的是,如今也成為失去支持的理由。

中國壓力仍大

當然,這並不代表川普陷入頹勢,只是擠壓了政府的施政空間,而民主黨為了提高總統大選的勝算,將會更訴諸民意;川普為了避免無法連任,也多少會妥協,就如同選前貿易戰似乎露出解決的曙光。另州長選舉,共和黨仍占優勢。也有分析表示,就算民主黨取得眾議院,川普也只會更針對中國,因為不適合再繼續多線嘲諷,只能專注在中國做出成績。所以兩黨陷入僵持之下,真正左右未來市場動向的,恐怕還是要看聯準會。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聯準會一再宣示會謹守中立,不受政治干擾,但事實上,川普仍有拓展對央行影響力的空間,否則葉倫當初就不會成為打破連任慣例的主席。且聯準會是否配合,對川普遂行政策有很大的影響,尤其失去眾議院之後,恐怕會增加對聯準會的壓力。明年是否繼續升息,聯準會內部已出現不同的聲音。

簡單來講,川普較激進的政策,可能就較難實施,政府舉債容易被杯葛,對特定產業的施壓也更困難,但為了未來總統大選,兩黨還是可能同意進行適當的基建計畫,內需將受到支撐。雖然要馬上結束貿易戰並不容易,不過至少緩解除中國外的貿易摩擦。整體而言,股市大盤會受到鼓舞,尤其明年若聯準會鬆口讓美元走弱,對降低新興市場的壓力也會有相當助益。

(首圖來源:川普 Twitter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