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熱浪來襲的隱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1 日 0: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對許多人來說,今年夏天可能特別炎熱且漫長。若這般炎炎夏日不再是「特殊」的氣候狀況而成為常態,將十分令人擔憂。



芬蘭拉普蘭區的索丹屈萊(Sodankylä),是位於極圈之北的市鎮,全年平均氣溫在攝氏零度以下。因此每年夏天,居民都特別期待溫暖到來以享受戶外活動。然而,今年這願望實現得特別極端──當地 7 月 18 日溫度竟高達攝氏 32.1 度。自 1908 年以來,7 月最高溫度為 20 度,今年最高溫竟整整高出 12 度!更令人訝異的是,這樣極端溫度不僅出現在索丹屈萊一座市鎮。

近日希臘雅典的野外大火奪走近 80 條人命,瑞典也飽受森林大火撲襲,這些都是由極度炎熱和乾燥氣候所引起,英國和荷蘭今年也正經歷著自 1976 年來最乾熱的夏天;西伯利亞 8 萬公頃森林也發生了大火,日本當局宣稱今年熱浪來襲為重大天災。美國洛杉磯今年氣溫也創新高;位於阿拉伯半島東南方的阿曼也創下連續 24 小時平均攝氏溫度超過 42.6 度的紀錄。

▲ 希臘雅典今年 7 月爆發嚴重野火,產生的煙霧瀰漫天空,嚴重影響視線。

熱浪來襲帶來許多問題,特別是對開發中國家來說,農作物損失、食物變壞、工作生產力下降等都對日常生活有最直接的影響,研究也發現氣溫上升與犯罪率、人與人之間衝突的增加相關。同時「熱」也會致命,2003 年熱浪席捲歐洲,造成超過 7 萬人死亡。

過去認為,百萬個熱浪中,會發生如此嚴重和致命後果的,大概也僅有 2003 年歐洲熱浪。但荷蘭皇家氣象研究所(Royal Netherlands Meteorological Institute)專家 Geert Jan van Oldenborgh 表示,與過去的紀錄比較,目前北歐以外的國家,今年夏天的氣溫並無顯著異常。以荷蘭為例,原本就預期每幾年會有一個燥熱的夏天,而這個每幾年在 100 年前的定義大約是每 20 年。幾年過後,英國氣象局(Britain’s Met Office)的 Peter Stott 表示,根據他們目前的計算,修正了過去原本認為每 1 千年出現一次像 2003 年這種極端氣候,現在他們認為已縮短為每 127 年就可能發生一次。

全球暖化的後果為何?異常高溫是再明顯不過的證據了,自工業革命以來,目前地球的平均溫度已較過去上升了近 1 度,若所謂溫室效應正在應驗和發生,那麼這些現在被認定為「異常」的高溫,或許很快就會成為「正常」的溫度。同樣道理也會有異常低溫的狀況。然而,氣候是如此複雜的問題,令人擔憂的不僅於此。

氣候模式可能會因極地較低緯度區域更快速暖化而改變,隨著高低緯度溫度的落差減少,對流層頂(高度約 10 公里)的噴射氣流(Jet Stream)速度也會降低,也就是說氣候會停留在同一個區域較長時間。

▲ 今年 7 月日本的暴雨造成倉敷市大淹水。

目前氣象學專家最熱切討論的,就是這些熱浪何時會發生、嚴重程度為何。但要準確推斷這些人為污染引起的熱浪、乾旱或洪水,還是相當困難。目前全球最高溫紀錄是在 1913 年美國加州死谷(Death Valley)的攝氏 56.7 度,但當時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較如今低了許多。

利用統計和電腦運算,研究團隊得以比較這些造成環境污染的「人為活動」對氣候變化的影響,2004 年由 Stott 博士共同領導的第一項此類研究發現,2003 年歐洲熱浪發生,人為活動介入後發生機率為沒有人為活動介入的 2 倍。此項發現發表後,又有更多應證人為活動提高氣候劇變發生率的研究相繼產出。一年前,網站 Carbon Brief 整理出共 138 篇此領域文獻,包含 144 起氣候事件,其中 48 件熱浪,有 41 件包含人為環境污染影響導致的數據。

自此開始,有越來越多研究相繼出現。由 van Oldenborgh 博士和牛津大學 Friederike Otto 博士運作的網站 World Weather Attribution,每個月都會發一則新文章,除了檢討過去的氣候,許多研究都更進一步在看未來極端氣候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同時這也會跟每個國家 2015 年巴黎氣候協定做出的承諾有關,當時的共識為降低全球暖化攝氏 2 度(相較工業革命前)。

一項發表於今年 6 月的研究,墨爾本大學 Andrew King 的研究團隊發現,若地球暖化程度多增加 0.5 度,預計歐洲受到熱浪波及的居民將會由 450 萬人上升到 900 萬人,若多增加 1 度,則受影響的將高達 1,630 萬人。

若將濕度考慮進去,情況可能又會加劇了,人類可以藉由流汗來忍受炎熱的氣溫,因為汗水蒸發時可帶走熱氣、降低體溫,這也是為何 50 度的乾熱會比 30 度的濕熱容易忍受,當濕球溫度(等同於將溫度計包覆於濕毛巾中)超過 35 度,即便年輕身體健壯的人,也無法承受超過 6 小時。

目前的濕球溫度很少超過 31 度,2016 年美國洛約拉馬利蒙特大學(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的 Jeremy Pal 和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for Technology)的 Elfatih Eltahir 發現,若碳排放量持續不減,波斯灣許多城市包括阿布達比和杜拜,21 世紀末濕球溫度很可能超過 35 度。另一項研究也呼應這項預估,部分南亞國家每隔 25 年就會經歷一次濕球溫度 34.2 度的高溫。

這樣的結果可能相當嚴重,世界銀行曾提出警訊,若溫度不斷上升至 2050 年,這將改變印度的雨季,造成每個人每年 GDP 2.8% 損失,並直接影響居住在炎熱區域 6 億印度人口的生活品質;2030 年全球因熱導致的生產力損失將達 2 兆美元。

若熱浪延燒,傷亡的人口將難以想像,但至少目前已有許多自過去錯誤學到的經驗,有力的政府介入,特別是針對老年人的照護,讓歐洲比 2003 年更炎熱的 2012 年夏天有較少傷亡發生。但更重要的是,全球需要更積極阻止氣候暖化。

(首圖為今年 7 月底加州雷丁市遭野火侵襲後一處殘景;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