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怒告「小米盒子」,贏了官司卻無處話淒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18 日 17:41 | 分類 Android , 手機 , 網路
1

最近「樂視」控告「小米盒子」侵權一案七月初北京法院判決,小米盒子侵犯樂視 7 部影視作品的網路傳播權,應向樂視賠償 15 萬元。但是判決結果出來後,樂視卻顯得戰戰兢兢,一點也沒有打贏的感覺。小米反而氣定神閒,老神在在。官司打贏的人不開心,打輸的人卻跟贏了一樣,這是為什麼?



控告方,「樂視」在中國經營網路視頻已久,在這一波影視市場逐漸壯大的時代,樂視這兩年動作頻頻,「樂視TV」打著 999 元(人民幣)40 吋的破壞性價格優勢,很快地進軍到許多人的客廳裡。

被告方,「小米」則是近兩年來從智慧手機一路進軍到家庭市場的後起之秀,從小米盒子開始到小米盒子二代到之後的增強版,然後又有小米電視、小米電視 2 的推出,一樣做得有聲有色。

兩方雖然基本業務不同,但都在客廳市場對上了。樂視從去年就開始告小米侵權的問題,但這近一年的期間,樂視的態度從一開始的來勢洶洶,中間卻逐漸變得沈默不語,乃至於最近又像是在掙扎訴苦。告人的像是被告,被告的反而像是路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因為在這官司中,還有一個角色叫做 iCNTV,它扮演的是「電視服務集成商」的角色,而它背後的老闆是央視。

2

「網路視訊商」與「電視服務集成商」

最近這兩年中國的網路視頻業越來越蓬勃,也積極採購了許多美韓的影視內容,從過去互相搶著誰先盜版海外強片、強劇的大土匪時代,已經進化到現在比誰砸錢砸得兇,搶著要買大片、強片、猛片的影視版權之戰。

在這個階段,一家接著一家網路視頻商竄出頭了,包括有從土匪時代一路挺下來的優土豆(優酷+土豆),以及後來的樂視、愛奇藝,前陣子懷疑被央視暗算的搜狐視頻等等。這些網站手中握有大量版權影視內容的網站,為了與下面要介紹的另外一個內容商做區隔,我們先叫他們做「網路視訊提供商」。

3

再來要講的是中國的另外一種內容提供商,叫做「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這種服務商國人比較熟悉的包括:小米盒子所用的 iCNTV、芒果TV 等,主要針對電視收看目的,這些「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去向包括中國各省份的地方電視台、央視以及上述的「網路視頻提供商」去購買版權,然後提供給會員這些視頻內容。

4

就在七月初,廣電總局下了一紙命令,表示未來不再發放電視服務集成商的牌照,因此現在全中國只有 7 張集成播控和 14 張內容服務牌照,其中 7 家集成服務機構,分別是 CNTV、百視通、華數、南方傳媒、湖南電視臺(芒果 TV)、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IBN)、中央人民電臺。14 張內容服務牌照除了上述 7 家集成商外,還包括單純的一些地方電視台轉網路播放的內容服務牌照商 7 家。

對於台灣的使用者來說,上面不管是什麼「商」看在我們眼裡好像都差不多,裝一個小米盒子,本來就有內建的 iCNTV 可以看,如果嫌看的不夠,就另外裝「愛奇藝」、「樂視」、「優酷」APP看其他的內容。

但是在官方規劃架構下不是這樣的,不管是智慧電視、電視盒,你任何在電視上要播放的內容,必須要經過「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來播。也就是說,雖然樂視、優酷你們手中有內容,你們要在網路上放官方也不管你,但是如果要在電視機上頭看,樂視、優酷是不能直接上來播的,必須要先授權給這七家「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才能讓他們的會員去觀看。

你聽來是不是很奇怪?我手中握有合法買來的影片版權,大家都想看的要命,但是我卻還要去透過另一家公司「過水」,才能讓觀眾能在電視機上看。

為什麼?

話先說回「小米盒子」與「樂視」的版權訴訟戰爭。

「小米盒子」與「樂視」的官司,誰贏誰輸?

其實「樂視」控告「小米盒子」侵權已經很久了,六月底北京法院判決,小米盒子侵犯樂視《金陵十三釵》、《我是特種兵》、《醫者仁心》、《當婆婆遇上媽》、《男人幫》、《山楂樹之戀》、《宮鎖心玉》7 部影視作品的網路傳播權,應向樂視賠償 15 萬元。

或許你會想,「小米盒子」與「樂視」是硬體的競爭關係,小米盒子竟然侵權到對手的頭上,向樂視賠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且,其實才區區 15 萬元人民幣,以侵權案來說,這個金額真的是少的可憐。

但沒這麼簡單。

5▲小米盒子是雷軍佈局客廳的重要產品,但卻在「內容」上遇到了比小米手機還要複雜的授權問題。

小米盒子採用的是 iCNTV 的集成服務,因此樂視的內容是透過授權給 iCNTV,再由 iCNTV 送到小米盒子。但是 iCNTV 這樣的牌照方,不會只和樂視一家合作,而且還會把內容授權給其他電視廠商,比如小米。

在此次訴訟案中,小米盒子事實上是第二被告,第一被告是 iCNTV。 iCNTV 為小米、樂視、華為等主流互聯網電視服務商提供或曾經提供過授權支援和服務。而在之前,樂視與 iCNTV 一直有內容合作關係,但後來 iCNTV 終止與樂視的牌照合作關係。

小米方面稱,iCNTV 與樂視網雖然終止了合作關係,但雙方在內容合作上依然按照原合同繼續執行。但樂視網的說法則是,雖然之前與 iCNTV 合作,但雙方當時的約定是「有關樂視方面的影視版權僅允許在樂視專區」進行播放,換句話說 iCNTV 無權向小米盒子提供樂視的版權內容。

這整個過程中 iCNTV 都保持沈默,判決出來後樂視依然盡量避免跟 iCNTV 槓上。樂視法務總監劉曉慶表示,「小米是其盒子產品的直接生產和經營主體,當然要為其行為承擔第一侵權責任,而非躲在背後。」「在本次判決書中認定小米‘應當刪除侵權’作品,意味著小米對內容是有實質控制力,具有主觀過錯,應當承擔實質的侵權責任,小米裝無辜是逃避責任。」

上面這些法律用語聽來很艱深,翻譯過來就是:「叫小米出來單挑,別躲在 iCNTV 背後。」

6

乍看之下這個法院的判決好像是樂視贏了。但小米其實好像不怎麼擔心,反而樂視卻顯得戰戰兢兢?為什麼?

這要講到樂視的營利模式。像是樂視、愛奇藝等這些眾多的視頻廠商,早期在中國的網路版權影音上面開疆闢土,慢慢把市場做大,從初期的網路影音乃至後來電視硬體廠商加入這個市場,不管是智慧電視、電視盒,這些硬體廠商與視頻網站之間有幾不同的合作模式:

第一種:硬體廠商幫視頻網站賣內容賺錢,視頻網站則靠收取會員費賺錢,和硬體廠商合作只是為了增加一個內容推廣管道。

第二種:硬體廠商和視頻網站按一定比例分成來分享廣告費。

第三種:硬體廠商和視頻網站各賺各的錢,但硬體廠商在視頻網站有股份。

第四種:硬體廠商完全不賺錢,把價格壓到最低來拓展市場,然後完全靠視頻網站的部分來賺錢。

樂視推出了樂視 TV、樂視盒子等硬體產品,自然屬於第四種,電視廠商不賺錢,完全靠視頻網站賺錢補貼。而在視頻的部分,他們花了錢去買影視版權,靠的回收來源主要有二,第一就是會員的費用收益,所以你看到樂視 TV 雖然號稱 999 元人民幣就可以買到,但是實際上還要多付 980 元的 24 個月的樂視會員月費。除此之外,第二個收益來源就是廣告。

7

過去我們說「內容為王」,樂視自己擁有內容,還有硬體,本來是一個穩賺不賠的營利模式。但是現在新的政策下來,所有視頻網站的內容都要靠這七大「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來播放,等於把這七家廠商的權力拉到最大,就連樂視自己想要把自己的內容放到自家的電視上,也必須要找這七家廠商合作才行,無法自己把自己的內容直接放上去。等於是一刀砍下把樂視長期以來建立的生態一刀兩斷。

在這種前提下,如果「互聯網電視服務集成」商再把關不嚴,放任電視盒子的硬體商取用,甚至還把他們另一個收入命脈廣告給砍掉,樂視就等於活生生地提供彈藥給敵人,讓敵人用自己的內容來打自己臉,天底下豈有這種欺人太甚的事情?

8

這也是樂視為什麼有這種不得不控訴小米,卻又害怕得罪 iCNTV 的曖昧態度。

「服務集成商」權力最大化

為什麼廣電總局要將「服務集成商」的權力最大化?

當然不是為了對付樂視。樂視只是在這個現象下,被突顯出來的一個棋子而已。當然也不是因為圖利iCNTV……好吧,或許可能這也是目的的一部份,但是不是全部。

其實「服務集成商」的角色在一開始,原本在整個生態圈裡頭地位沒這麼高的。就連這些「服務集成商」自己也沒想到,當初以為他們只是整個產業鍊中的一環,就是用年約制或是收視率來跟電視盒、智慧電視廠商收取授權費的一個環節而已。因此,這些廠商當初為了能夠賺錢,幾乎任何電視盒子廠商來要求授權都來者不拒,包括一些山寨盒子或是白牌的盒子都鼓勵他們裝,有錢賺就好。

但是現在廣電總局的態度來了,條子一下來,這七家「服務集成商」才知道自己是幹嘛的。他們是「被選中的」國王人馬啊!

9

以前,對於「服務集成商」來說,樂視或是小米盒子對他來講,都叫做「客戶」。他們要對這些客戶們鞠躬哈腰,他們要去跟視頻服務網站要內容,還要去幫忙銷售到電視盒子那一端,成為一個中間人的仲介角色。現在廣電總局突然告訴他們,別這麼阿呆,將來視頻網站會捧著視頻內容求你們播放,電視盒子廠商會求你們給他內容。

「服務集成商」突然發現,自己只要搖搖頭,這些視頻網站就算花大錢買來了影視內容,消費者也看不到。

看到這裡,你發現「服務集成商」的角色是什麼了嗎?

對,他們是廣電總局這個新制度下,用來過濾網路視頻的單位,是以民間機構為掩護的錦衣衛,是網路視頻時代升級版的老大哥。這七家集成商拿到的不是七張牌照,而是七張審核權。目的當然是內容的管控。

10

所以,以 iCNTV 這一類的服務集成商,背景又有央視這種中央級的靠山,誰得罪的起?未來將會是視頻網站搶著送錢請 iCNTV 來審核他們的影片,而硬體盒子、電視盒子廠商也要搶著付錢,求他們授權將內容送到它們盒子上。

好,講到這裡,我們回過頭來看樂視。原本樂視既擁有內容,又擁有硬體,怎麼看都是整個生態圈的大贏家。現在你看看上面這段流程,你會發現樂視在上游要送錢,在下游又要送錢,等於被剝了好幾層皮,而且用來剝皮的工具還是他們自己送上門給對方的。

之前我們說搜狐視頻影視版權買了也不能播,小蝦米鬥不過大央視時,覺得搜狐很可憐,但是現在看了樂視的狀況,才知道什麼叫風雲變色。

或許,你覺得這個環節好像有個漏洞。

雖然說樂視不能把自己的內容提供給自家的機器,但是像樂視盒子、小米盒子這種「盒子」基本上是 Android 系統的啊,就像是小米盒子官方合作的是 iCNTV,可是使用者不是還可以自己安裝優酷啊,愛奇藝啊這一類的 APP,還是可以自己找資源來看,這個管制不就破功了?

沒錯。不過你覺得「天羅地網」會沒想到嗎?但關於「盒子們」的問題,就是另一個故事了,有興趣可 Google 「TVOS」研究。

(本文由 T客邦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