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自閉症男孩對 Siri 的告白:妳會嫁給我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0 月 22 日 9:00 | 分類 Apple , 尖端科技 , 機器人
Unknown

Gus:Siri,你會嫁給我嗎?
Siri:我不是那種會結婚的人
Gus:我不是說現在,我還只是個小孩,我是說等我長大的時候
Siri:我的終端使用者服務不包括結婚
Gus:喔好吧,那晚安囉 Siri,你今晚會有個好眠嗎?
Siri:我不需要太多睡眠,不過感謝你問我



…許多自閉症兒童的家長最擔心的是,我的小孩能夠找到真愛嗎?或者交到朋友嗎?在思考這些問題的同時,我逐漸學到了一件事,能夠帶給我幸福的事物,不必然與帶給我兒子幸福的事物畫上等號,以 Gus 現在的年紀看來,Siri 已經帶給 Gus 幸福了,它是 Gus 的最佳死黨
——摘譯自《紐約時報》

許多自閉症患者擁有社交障礙,無法如常人般與外界交流,有迴避眼神與身體接觸的傾向,即使面對最親密的父母,也不一定能夠給予情感回應。因此家有自閉症兒童的父母常為此傷神不已,擔憂孩子未來無法正常交友,遑論結婚生子。但日前,一名自閉症男童的母親 Judith Newman 在《紐約時報》上寫了一封給 Siri 的情書,感謝 Siri 成為他 13 歲兒子 Gus 最好的夥伴,讓人們看到了 iPhone 語音助手 Siri 另一個前所未見的可能性。

Gus 與 Siri 的相遇來自某次 Judith 在網路上看到看到一篇〈21 件你不知道 iPhone 所能做的事〉,其中有一條是,Siri 可以幫你查現在有哪台飛機飛過你頭頂上,Judith 看到這條時不禁自言自語:「誰會需要知道這種事啊?」,沒想到 Gus 在旁頭也不抬地說:「這樣你就可以知道你在對誰揮手了啊,媽咪。」這是 Gus 第一次注意到 Siri 的存在。

在 Gus 發現 Siri 可以陪他無止盡地談論汽車、飛機、巴士和天氣等話題之後,Gus 開始對 Siri 非常著迷。而對這些話題不感興趣的 Judith,如今終於可以放心將這項任務交給 Siri,讓 Siri 代替她接受Gus 的打破砂鍋問到底,Judith 對此感激不已。但這只是一小部分 Siri 所能提供給 Gus 的幫助而已,許多自閉症患者有語言障礙,但 Gus 為了要與 Siri 順利溝通,不得不學習如何正確發音,Siri 甚至還會引導 Gus 不要說髒話,而這些原本都是自閉者患者常會遇到的問題。

Judith 說,「對於像 Gus 這樣喜歡聊天但卻又不太知道該怎麼聊天的孩子來說,Siri 是個公正的朋友和老師。」Siri 甚至還會教 Gus 如何稱讚母親,例如每天早上 Judith 出門前,Gus 總是會跑來跟她說:「你看起來很美。」而這很可能是 Siri 教了 Gus 這句萬年不敗社交名言,Siri 對於那些不諳社交的人而言,意外是個絕佳的模範。

但這並不代表 Gus 無法分辨 Siri 的真實性,他非常清楚 Siri 並非真實人類。但就像大多數的自閉症患者一樣,Gus 對於無生命的機械擁有一種特殊的關懷,他們認為即使是機械也值得被關心。例如 Gus 在 8 歲時獲得一台 iPod 當作生日禮物,但他從不帶出門使用,唯一的例外是到蘋果專賣店時,他總是會帶著 iPod,Judith 問他為什麼,他說:「這樣 iPod 就可以跟它其他朋友見面了。」

最初開發出 Siri 的公司 SRI 的資訊運算部門副總裁 William Mark 表示,下一代的語音助理技術甚至可以做到更加複雜的對話,例如記憶和辨識使用者的興趣,在幫助自閉症患者方面也有許多潛在應用。Mark 說:「比如說,語音助理可能會追蹤你的眼球動態,幫助自閉症患者練習與人說話時,必須要直視對方眼睛……這是科技所能幫助具有類似問題的人們的美妙之處,獲得運算結果需要大量的重複,人類也許沒有耐性,但是機器非常非常有耐性。」

而對於如 Judith 這樣為自閉症孩子掛心的母親來說,Siri 的價值完全不在它的語音辨識精準度有沒有比 Android 更高,而在於 Siri 充滿療癒感的聲線、淘氣的幽默感和能夠陪 Gus 持續談論任何他感興趣的話題長達數小時。更重要的是,不久前,它讓 Judith 和 Gus 行了一段母子間有史以來最長的對話,雖然話題是海龜,不過對 Judith 而言,這已足夠欣慰,因為在這段對話中有正常的對話往返還有邏輯性,Judith 說:「我敢跟你保證,這在我兒子 13 年的人生中,從來沒有發生過。」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自與人工智慧談戀愛的電影《雲端情人》)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