錸德賠百億學會減法,孵出錸寶小金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04 日 0:00 | 分類 醫療科技 , 零組件 , 面板 follow us in feedly

「以前路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穿錸德制服的員工,現在幾乎看不太到了。」採訪完錸德董事長葉垂景,我們跳上計程車,準備趕往高鐵站搭車回台北,自稱是當地人的運將,知道我們是記者後便說。



《商業周刊》上次專訪葉垂景,是 2005 年。當時,錸德旗下 27 家轉投資公司虧損達新台幣 60 億元,昔日光碟雙雄,彷彿墜入凡間,葉垂景坦承:「過去的投資錯了。」

11 年後,我們又來到位於新竹湖口的錸德總部,差別在於,這次葉垂景選在距離錸德不遠的子公司錸寶受訪。錸寶,正是讓錸德再次受到外界注目的關鍵。

熬過 15 年虧損,近年穿戴式裝置需求成長,去年錸寶終於轉虧為盈,每股盈餘達 7 元,更是全球第一大 PMOLED(被動式有機發光二極體)面板廠,打進 Fitbit 等國際客戶。談起旗下這隻小金雞,葉垂景展露微笑。

 

集中資源:把一項技術做到全球第一

不過,錸寶能有今天成績,是他 6 年前下定決心「減法」的成果。過去,他眼看光碟本業衰退,亟欲替公司找到新的成長動能,陸續投資各種新興產業,卻忘了唯有先減法,才能把資源集中在合適的產業上。

錸寶專注在 PMOLED 技術上便是一例。PMOLED 具有自發光、高亮度、廣視角特性,耗電量也低,雖反應和顯色效果不如 AMOLED(主動式有機發光二極體)技術,成本卻更低,因此適合用在只需單色、雙色顯示的 3 吋以下面板。

做為台灣第一家發展 OLED 技術的廠商,錸寶原先也投資數億於 AMOLED 研發,後卻發現,由於其製程技術難度高,良率難以提升,無法說服客戶採用,即便早一步嗅到趨勢,也等不到訂單。

「已有一個產品在那邊,你要去取代它,本來就不是那麼好拚……,三星是傾國家之力在支持,現在也才慢慢做起來,對我們來說,技術、市場還不到位,也只能取捨。」於是,葉垂景只好先喊卡,把重心放在 PMOLED 技術上。

懂得減法,讓錸德業外損益從 2006 年大虧近 95 億元後,逐步改善,去年因錸寶轉虧為盈和資產活化,終獲利 2 億 9 千萬元。

光碟本業方面,錸德也開始往高毛利的 B2B 產品走,開發生物檢測光碟。

 

拚高毛利:光碟能驗血,售價高百倍

這款剛推出的新產品,乍看就像片透明的塑膠光碟片,上頭卻布滿密密麻麻紋路,只要滴一滴血,把光碟片放進設備讀取,同時最多可檢測近 20 種疾病,比現有檢測技術快又方便,目前已和歐美業者合作。

葉垂景解釋,即便是塑膠的生物檢測光碟,每條深淺、粗細不一的紋路,都決定血液能否順利流動,檢測反應快慢,一般光碟片上儲存資料的「凹洞」寬度僅零點多微米,「越細的東西我們做得越好。」且一片生物檢測光碟成本和一般光碟片差不多,售價卻高達百倍。

為加快轉型,錸德還研發「千年光碟」,不管用烤箱加熱、乾冰浸泡,裡頭的資料可以儲存數百年之久,瞄準有長期備存需求的醫療或軍用市場。

訪問尾聲,我們問葉垂景,除了學會減法,轉型最大挑戰是什麼?

35 歲接班,帶領錸德攀上市值 1,300 億高峰的他直言:「時機。」葉垂景說;時機對了,事情才會對。如今,科技變化速度比過去快上十倍、百倍,錸德仍不願退場,這次轉型是快或慢,仍待時間檢驗。

(作者:康育萍;首圖來源:google map;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