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聯手巴菲特及摩根大通,合組獨立醫療公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01 日 15:4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1 月 30 日,3 家公司巨頭──亞馬遜、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發表一份聯合聲明,宣布在美國成立一家獨立的醫療公司,為旗下員工醫療保健提供新的解決方案,致力於降低成本。



摩根大通首席執行長傑米‧戴蒙(Jamie Dimon)在聲明中表示,這項努力最終可能會擴大,惠及所有美國人。

亞馬遜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表示,雖然 3 家合作夥伴知道做為服務提供者進入醫療體系具有很大難度,但是考慮到他們的終極目標是「降低醫療經濟負擔,同時提高員工和他們家人的治療效果,這將是值得的」。

此消息一出,美國醫療保健類股票集體應聲下跌,包括健康保險公司、分銷商、製藥商等股票都有不同程度跌幅。其中 CVS 健康公司(CVS Health Corp.)股價下跌 4.1%,Walgreens 的股價下跌了 5.2%,Express Script 公司股價下跌了 3.2%,而卡德健康保險公司(Cardinal Health Inc.)股價下跌了 1.8%。

這一現象也反映了新入局者的實力。這一合作將 3 家巨頭聚集到一起:亞馬遜是一家以顛覆大型行業而聞名的線上零售巨頭;由億萬富翁華倫·巴菲特領導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摩根大通是美國資產規模最大的銀行。

目前還不清楚這 3 個合作夥伴會對員工現有的健康覆蓋範圍進行多大程度的改革──他們是否會簡單地幫助員工找到當地的醫生,引導員工進行線上醫療諮詢,或者利用他們的實力來降低藥品的價格。雖然聯盟只適用於他們的雇員,但這些公司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成為其他企業的榜樣。

計畫將不受利潤激勵和約束

據了解,該計畫尚處於初期階段,將「不受利潤激勵和約束」,但沒有說明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將創建一個非盈利組織。因為公布的細節太少,稅收的影響也不清楚。

聯合聲明中表示,他們最初將專注於使用技術來簡化護理,但沒有詳細說明他們打算如何做或降低成本。一名了解該聯盟的人士表示,新公司不會取代現有的醫療保險公司或醫院。

從沃爾瑪到卡特彼勒(Caterpillar)等主要雇主多年來的努力來看,減低醫療保健的高昂成本和複雜性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隨著美國「平價醫療法案」更改或廢除的不確定性增加,美國醫療保健體系和相關產業,正在經歷深刻變革。越來越多的人感到沮喪,把許多棘手的問題留給了私營企業。大約 1.51 億美國人從雇主那裡獲得醫療保險。

如今,藥局、保險公司和供應商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CVS 健康公司在 2017 年 12 月以 69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健康保險公司 Aetna,只是其中一個例子。亞馬遜在醫療方面的嘗試由來已久。2017 年 6 月,外媒曝出,亞馬遜已經祕密組建一支網路醫療技術研發團隊。該團隊的探索內容,包括從傳統電子醫療病歷庫中分析相關資料,建立一個遠端醫療診斷平台,以及尋找結合亞馬遜 Echo 等硬體的醫療應用可能等。

除此之外,亞馬遜雲業務 AWS 還在 2017 年 11 月與美國第四大醫療資訊化公司 Cerner(塞納)達成合作,説明後者分析醫療資料,並對患者的健康情況和所適用的療法進行預測。

之前有猜測稱,亞馬遜最近收購了食品雜貨連鎖店 Whole Foods,可能會將其門店用做藥局或診所的場所。但另一些人則不那麼確定,他們指出,這 3 家公司總共雇傭了 100 多萬員工,對最大的保險公司和製藥公司的利益管理人員影響不大,而正是這些人影響著數千萬美國人的利益。

舊金山管理諮詢公司 Oliver Wyman 的山姆‧格利克表示:「這不是新聞,因為大型雇主對他們能通過傳統系統的方式感到失望。」他淡化了這 3 家合作夥伴將更成功地從醫院和醫生那裡獲得更低價格的看法。「他們可以利用單位成本進行談判的想法是相當牽強的」。

巴菲特炮轟醫療成本高成經濟「寄生蟲」

據了解,美國醫療保健系統的成本,並不僅僅指醫療保險,而是醫院、醫生、處方藥、醫療器械等各方面的綜合。

巴菲特在聲明中說:「醫療成本的不斷膨脹,在美國經濟中扮演著饑餓絛蟲的角色。雖然,我們目前還沒有找到問題的答案,但也絕不接受它成為一個無法擺脫的難題。」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過去幾個月裡,這 3 家公司與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投資官員庫姆斯(Todd Combs)正式會面,討論了這一想法。

據知情人士說,巴菲特的動機部分源自他與兩名被診斷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的人的談話。「巴菲特認為國家衛生保健系統的狀況是經濟不平等的根源,富裕的人享受更好更長的生命,因為他們可以負擔得起好的醫療資源──巴菲特本人已經 87 歲──他的富豪朋友和普通階層之間的反差明顯增長。」這位人士說。

巴菲特的觀點是有具體資料支援的。根據凱撒家族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資料,2017 年全美範圍內,員工家庭保險的平均保費上升至 18,764 美元,較 2012 年增加了 19%。工人們正越來越多地承擔這些費用──他們現在支付了大約 30% 的保費。

「每一家公司都有在自己的企業中使用革命性技術的豐富經驗,」蘋果前首席執行長約翰·史考利
(John Sculley)說。他現在是一家醫療初創公司 RxAdvance 的董事長。「我認為這與政府領導沒有做的事情有很大的關係,那就是關注我們如何使醫療保健系統可持續發展。」

醫療聯盟的出現由來已久

回顧過往的歷史,除了以上三巨頭的聯盟之外,美國從很早之前就已經有類似的醫療聯盟出現。

「我們成員的資產負債表不言自明──醫療保健是一個日益增長的成本時,其他成本不上升或下降,」醫療改革聯盟的首席執行長羅伯特‧安德魯斯表示,該聯盟包括了可口可樂、美國運通等在內的 46 家公司。

其他主要雇主也尋求對員工的醫療保健進行更直接的控制。沃爾瑪與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梅奧(Mayo)和蓋斯傑(Geisinger)等組織簽訂了合約,以照顧需要器官移植和心臟與脊柱護理的員工。建築設備製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制定了自己的藥品覆蓋規則,並表示每年節省數百萬美元。

非營利組織「支付改革促進會」(Catalyst for Payment Reform)的執行董事 Suzanne Delbanco 表示,當一家醫院或醫療集團在當地占據主導地位時,控制上漲的價格尤其困難。雖然有些人試圖以不同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比如向某個特定的群體派遣有心臟疾病的員工。

控制醫療成本、提高醫療品質不僅是 21 世紀的一個問題,在 1915 年,亨利·福特(Henry Ford)就開始擔憂他在底特律日益增長的工人所擁有的醫療保健品質,於是他開了亨利·福特醫院(Henry Ford Hospital)。直到今天,這家醫院依然在發揮作用。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