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困在大腦裡的人》一探腦死、昏迷與植物人的意識灰色地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30 日 18:00 | 分類 推薦書摘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科學家把介於有意識與腦死的模糊地帶稱之為「意識灰色地帶」,這類患者不是腦部嚴重受創,就是中風和退化性疾病(如阿茲海默症和巴金森氏症)的受害者。雖然這些病人很多對外界都沒有反應,且他們的醫生和家屬也都認為他們無法思考,但在歐文的研究中卻發現,這當中卻有為數不少的病人不太一樣。




這些與眾不同的病人,其實還擁有完整的心智,只不過受制於受損的大腦和軀體,才讓他們無法與外界溝通。歐文帶領團隊藉由各種精密的大腦掃描技術、聽覺刺激,甚至是亞佛烈德.希區考克的影片剪輯,發現了這個失落的族群。

走進「清醒卻沒有意識」的世界

艾咪發生意外已經七個月了,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樣子,很難想像意外發生前她曾經是大學籃球校隊的傑出球員,而且對人生充滿願景。意外發生在一天深夜,當時艾咪正和一群朋友從酒吧離開,而她稍早才劃清界線的前男友就杵在酒吧門口等著她,一見到她便猛力推她一把,艾咪重心不穩,當場摔倒,腦袋還不幸撞到了人行道邊緣的水泥磚。

換做是其他人,可能頂多是縫個幾針或是腦震盪,但艾咪卻沒這麼幸運;她的大腦因為這個重擊,撞擊到了顱骨,大腦裡重要區域的神經軸突和血管因為這股強大的撞擊力道出現大面積的受損和撕裂傷。這導致艾咪不僅無法自行進食,更喪失了自主大小便的能力,所以現在所有她維生所需要的液體和營養素都必須靠一個手術植入的胃管來餵食,至於最基本的生理問題也必須仰賴導尿管和尿布來解決。

兩位男醫師步履輕巧的走進了病房,年紀稍長的醫師問我:「你覺得她的狀況怎麼樣?」語畢,目光仍直視著我。

「沒做掃描前我不方便下任何結論。」我回道。

「嗯,謹慎評估是好事,不過依我的判斷,我想她已經處於植物人的狀態!」他的語調果斷,不帶一絲惡意。

她只是無法開口說「我都聽得懂!」

五天後,我再次踏入了艾咪的病房,她的父母比爾和阿格妮斯都在床邊陪著她。看著他們充滿期待望著我的臉孔,我稍微緩了一下動作、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向他們宣布這個他們過去一直不敢奢望的消息:「掃描的結果顯示,艾咪並非處於植物人的狀態。事實上,她能感受到外在的一切事物。」

在經過五天的徹底分析研究後,我們發現艾咪不只是活著,她還具有完整的意識。她能夠聽到每一句對話、認出每一位訪客,甚至是專注地聆聽每一個與她有關的決定。只是她就是無法活動她的肌肉,告訴這個世界:「我還活著。我還沒死!」

禁錮的靈魂永遠活著

《困在大腦裡的人》就是一本在講述我們是如何想出該怎樣跟艾咪這樣的人交流的書,這對現代科學、醫學、哲學和法律的影響極為深遠,是一門快速演進的新興研究領域。在這個探究的過程當中,我們最重大的成果或許就是發現:有百分之十五到二十被斷定跟一顆花椰菜一樣毫無意識的植物人病人,其實還擁有完整的意識,即便他們確實無法對外界任何形式的刺激產生反應。

被診斷為植物人的病人或許能夠睜開眼、發出呻吟,或是偶爾從喉頭擠出一些片段的字句;但他們看起來就像僵屍一般,似乎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思考,對外界也沒有感覺。確實有許多被確診為植物人的病人就如他們的醫師所言,對外界沒有絲毫反應,也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不過,這當中還是有相當多的人,是處於與「植物人」非常不一樣的狀態:他們的心智完全正常,但卻只能深沉地飄盪在受損的軀體和大腦中,無法向外界表達自己的想法。

為意識孤島,搭建溝通橋梁

本書紀錄歐文運用最新的科技,與這群失落的族群「溝通」的故事,他不只是「找到」被困在大腦裡的病人,更能實際和他們溝通,並以引導式的問題得到他們的回覆。而隨著「腦機介面」裝置的蓬勃發展,也許我們將能徹底改變與這群無法表達的患者溝通,這不僅改寫我們的未來,改變腦損傷患者的癒後狀況,更開創全人類擁有心電感應和超強智力的無限可能性!

歐文的研究,凸顯了當代醫學技術對於這些身體無反應者的了解仍不夠多,更有待更深入的研究與發展。當我們了解後,面對這群困再大腦裡的人,是否可以有不同以往的相處方式,值得我們仔細的思考與反思。

(本文內容節選自采實文化《困在大腦裡的人》

書籍簡介

《困在大腦裡的人》他們似生非死,在泥淖裡苦苦掙扎。陷入意識灰色地帶,如同浮沉混濁意識的孤鳥。判定對外界無反應的患者,有如徘迴在大腦迷宮的旅人…

「腦死」究竟是怎麼樣的狀態?「昏迷」的人聽得到我們說話嗎?「植物人」會痛嗎?對腦神經科學家安卓恩.歐文來說,他們是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的人,他們都是「困在大腦裡的人」!本書紀錄歐文運用最新的科技,與這群失落的族群「溝通」的故事,他不只是「找到」被困在大腦裡的病人,更能實際和他們溝通,並以引導式的問題得到他們的回覆。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