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ASCO 現場報導(一):推動人人受益的精準醫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12 日 8:45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最大的臨床癌症醫學年度盛會──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2018 年度大會,6 月 1 日至 5 日在美國芝加哥(Chicago) 的 McCormick Place Convention Center 隆重展開。本屆 ASCO 將有超過 6,450 篇研究摘要(Abstract)和 2,515 則研究口頭簡報(Oral Presentation)發表,預計吸引來自全世界超過 39,000 名參與者,包括醫師、學者、專家、媒體等前來共襄盛舉。



今年 ASCO 的開幕演講(Opening Section),由本屆 ASCO 主席 Bruce E. Johnson 親自定調,主題依然鎖定「精準醫療」(Precision Medicine),重點是推動讓每一位癌症患者都能受益的精準醫療(Expand the Reach of Precision Medicine)。Bruce E. Johnson 主席回憶,2000 年以前,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是以化學治療為主流,2004 年開始進展到 EGFR 突變的標靶治療,2007 年發現 ALK 基因重組與非小細胞肺癌有關,2013 年 ALK 標靶治療藥物(Crizotinib)的治療效果(存活中位數)已經比化學治療高出 2 倍以上,即便如此目前也僅有 22% 的肺癌患者能夠受惠,他有感於此,就將今年 ASCO 的主題訂定為「Expand the Reach of Precision Medicine」,衷心期盼能讓每一位癌症患者都能受益於精準醫療的進展。

美國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CI)主席 Norman Sharpless 指出,由於在基礎科學(Basic Science)、勞動力發展(Workforce Development)、大數據(Big Data)、臨床試驗(Clinical Trial) 4 個關鍵領域的努力,美國的癌症死亡率從 2011 到 2015 年下降了 1.4%(女)和 1.8%(男)。有鑑於精準醫療的需求崛起,美國癌症研究所(NCI)更首開全球先例,主導建立以分子 / 基因標的選擇治療方法的臨床試驗規範──NCI-MATCH Trial (Molecular Analysis for Therapy Choice),大幅提升臨床醫療決策的品質和效率。最後,ASCO 主席 Bruce E. Johnson 明確的指出,繼目前相當成熟的基因/分子標靶治療之後,免疫治療(Immunotherapy)將成為癌症醫學下一波發展的重點趨勢。

▲ ASCO 主席 Bruce E. Johnson 開幕演講。

基因檢測在癌症新藥開發和臨床治療指引皆已扮演要角

分子標靶治療在臨床腫瘤醫療早已發展多年,隨著細胞分子機轉研究日趨明朗,有越來越多的分子標靶藥物將陸續被開發出來。過去,這些標靶藥物僅能以當初申請臨床試驗通過的特定癌症種類為合法的適應症處方。然而,2015 年時任總統歐巴馬提出精準醫療倡議(Precision Medicine Initiative),使得美國癌症研究所著手推動精準腫瘤醫學(Precision Oncology),設計以基因變異為分類基礎的臨床試驗──NCI-MATCH Trial (Molecular Analysis for Therapy Choice),將基因檢測列為篩選受試對象的必要條件。

史隆‧凱特琳紀念癌症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lin Cancer Center)的 Komal Jhaveri 醫師提到,透過基因檢測篩選出 HER2 基因突變陽性的不同癌症種類患者中,使用標靶新藥 Ado-trastuzumab Emtansine(T-DM1)客觀緩解率(Objective Response Rate)為 8%,兩例都是在較罕見的唾腺癌患者身上看到效果,但仍然需要更多臨床數據來佐證。

Ian E. Krop 研究團隊則是透過 NCI-MATCH Trial 發現,雖然標靶藥物 Taselisib 對 PIK3A 突變的癌症患者反應率(RR)有 34%,但是當腫瘤同時帶有其他基因突變時,治療效果就會大幅下降。因此,法國古斯塔夫魯西研究所(Gustave Roussy Insititute)的 Fabrice André 博士(MD,PhD)說明,綜合眾多臨床試驗可看到 PIK3A 在細胞傳遞路徑中扮演共同驅動者的角色,若癌細胞當中具有 PIK3A 以外的基因突變,則必須採取多分子標靶的合併治療(Combination therapy),才能看到效果。

史隆‧凱特琳紀念癌症研究中心的 Alexander Drilon 醫師則發表 RET 抑制劑(LOXO-292)的第一期臨床試驗(LIBRETTO-001)結果,在不同癌症種類的 RET 突變陽性患者的反應率可達到 45%~77%,安全性也有相當不錯的表現。

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 Rita Assi 演講提到,由於次世代基因定序(NGS)技術的輔助,研究團隊能夠一次檢測 28~53 個基因突變,受檢者當中 66% 具有至少一個可採取治療措施基因突變(Actionable gene mutation),基因標靶的治療效率得以從 2012 年的 9%,顯著提升到 2016 年的24%,相當令人振奮。

本屆 2018 年的 ASCO 會議,不僅著重臨床研究與學術探討,更提倡研究工作與生活平衡發展的價值與人文關懷。首次安排 ASCO Voice(類似 TED talk)場次,邀請幾位經歷挫折與歷練仍然堅守研究崗位的臨床腫瘤醫師/學者和所有與會者口述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和體悟。

Trevor John Bayliss 娓娓道來自己年少時就得到白血病(Leukimia),經歷萬念俱灰又浴火重生的經驗,不僅成為醫療教科書的鮮活教案,更加堅定自己從事臨床癌症研究為人類帶來貢獻的信念。馬來西亞 Edmond Ang  則以自身在發展中國家服務的臨床經驗,體悟到雖然科技的進展讓我們得以用有限的資源對抗癌症,但切勿忘記「人」才是醫療的根本價值。Nina Shah 和 Rachna Shroff 這對因癌症研究合作結識的好姊妹,多年來無論遭逢挫折一路相互扶持砥礪,因為有好朋友的陪伴,讓彼此走在研究的路上並不孤獨。Patrick Leorher 爵士則因為 30 年好友兼研究夥伴驟然離世,恍然驚覺珍惜生命價值,哽咽地鼓勵大家勇於追求理想和真摯的友情,讓人不禁為之動容。

(本文由 GeneOnline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