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路廣告平台 Criteo 數據看電商之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12 日 17:04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數位內容 , 數位廣告 follow us in feedly

廣告數據成效分析的公司來看各家電商廝殺的狀況,可是相當適合。以最近電商之戰的話題公司蝦皮購物來說,在東南亞這個手機為主的電商殺出重圍,手機的操作界面都有優化過。而台灣可惜仍吃桌面瀏覽器的購物流程,並沒有重視堀起的智慧型裝置,導致手機上的體驗不佳。



不過台灣不少業者會抱怨在手機上投放廣告的效果不佳,Criteo 南亞暨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黃瀚民說,這是因為台灣廠商並沒有優化手機廣告的表現,可能快要十秒鐘的時間才會載入。消費者看到廣告載入慢,也就沒耐心看上面的內容了。而從新興市場出來的電商,例如蝦皮,往往要度過手機體驗的考驗,手機上的廣告被迫需要優化,不然無法出線。

台灣在推新南向政策,鼓勵台灣公司到東南亞各國市場發展。但在電商這一塊,黃瀚民舉印尼的電商現況來說,各家都在流血促銷,不惜犧牲短期的獲利,都要搶到市場上一定地位。印度的話則是手機便宜,資費便宜,促進手機上面包括購物的成長。印度的電商龍頭 FlipKart 甚至只有 App,要買賣東西只能用他們 App,沒有桌面或行動網站。

黃瀚民比較台灣市場和其他市場,台灣市場很像西歐的狀況,要上網有不只一種裝置能夠使用,所以行動裝置上面的瀏覽上沒有像新興市場那麼突出。營運定位上,台灣變成電商實行獲利之處,在別處廝殺完了,到了台灣打算賺錢,依據成本去收上架費,交易的手續費。不過台灣的行動裝置媒體消費比例會一直增加,桌機上面的比重已經只有 34% 了。

黃瀚民說看台灣的數據有個有趣之處,那就是上班族午間休息時候,進行搜尋,以及忙完家務之後,利用睡前的空檔,趕快下訂白天研究觀看的物品。

黃瀚民舉例指傳統型式的電商平台像是大賣場,就是導流量到商家,商家用這些流量增加消售數量,營運方式不太需要數據,平台也不會跟商家分享詳細的數據,如消費者怎麼逛來過來,對什麼感興趣,而只有牽涉成交和送貨的資訊。平台深怕商家自建商城,購物平台被詬病不透明。

Criteo 究竟跟那些網站合作,黃瀚民指以他的立場不方便說什麼,因為客戶未必同意將執行案子成果當作案例分享出去。他建議可以用諸如 Ghostery 這類的瀏覽器套件,來看各個網站裝了那些追蹤工具。

購物網站、App 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許多人直接跑過去,跳過搜尋網站這一關卡。黃瀚民指其實對 Google 等搜尋引擎不利,無法收集用戶的消費習慣。

另外 Criteo 今日 (7/12) 宣布在法國,成立具備大規模機器學習技術的 Criteo 人工智慧實驗室(Criteo AI Lab),未來將透過歷時 3 年、耗資 2,000 萬歐元的 Criteo 人工智慧實驗室,致力於新興廣告技術研究,建立可釋譯、透明化,以使用者為核心的深度模型(deep models)。

儘管許多家業者要搭上 AI 的浪潮,但有在積極做自己自有技術的公司不多,頂多有 Amazon 和阿里巴巴。其他家大半需要像是跟 Criteo 之類的公司合作,來做他們的數據觀察工作。而 Amazon 和阿里巴巴彼此也在看對方做了什麼,一家推出新的服務,另一家馬上跟進,像是阿里巴巴跨入雲端服務商角色,推阿里雲。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