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一按回到主畫面的 Home 鍵,有一天也會消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27 日 8:3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手機 follow us in feedly

和旋鈕、可拆卸電池不同,Home 鍵還不能算是被拋棄的設計──它依然活得好好的,在數以億計的智慧手機上,或許就包括了你手裡這支。



但我們都知道,留給 Home 鍵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從某種意義上說,當蘋果決定發表 iPhone X 的那刻,態度就已十分明確:帶有 Home 鍵的 iPhone 注定是過去式。

(Source:The Ringer

初代 iPhone 剛面世時,大多數電子裝置還沒有養成向蘋果致敬的習慣,那時市面常見的黑莓和摩托羅拉手機還配備全尺寸鍵盤,更多是九宮格按鍵,哪怕之後使用電阻觸控螢幕,諾基亞也好歹會設計 3、4 個按鍵放在螢幕下方,這些都和 iPhone 毫無相似之處。

但大環境變得很快,如今我們都習慣了正面只有一個按鍵的手機,也不會覺得這是什麼反人類的設計。只不過當你手握當今整合度最高的電子裝置,若無其事地按下 Home 鍵返回主畫面時,可能不會去思考,最初蘋果為什麼要給 iPhone 一個 Home 鍵?而十年後的今天,為什麼我們又要和它匆匆告別?

多點觸控螢幕和實體按鍵,注定是兩個時代的產物

對發明 iPhone 多點觸控螢幕的人來說,按鍵從一開始,就不是必要的東西。

故事開頭始於一位名叫韋恩‧韋斯特曼(Wayne Westerman)的電機工程研究生,按照原本的計畫,韋恩應該投身到更有未來感的人工智慧技術研究。

不幸的是,他在念大學時就罹患肌腱炎,據說這是一種重複性的過度疲勞損傷,所以每當他寫論文時,雙手會慢慢開始疼痛,然後他只能在電腦前休息數小時才能繼續工作,有時候疼得厲害,他連一頁論文都打不下去。

「我再也受不了按鍵了」,韋恩後來這麼說。正因有這種「切膚之痛」,他決定去尋找物理鍵盤的替代品,並和朋友創造出一種「零施力」的手指敲擊方式,加上以前有彈鋼琴的經驗,這也啟發他致力於研究出一塊既能單一敲擊、又可像演奏樂器辨識多點的觸控板。

最後,韋恩成功依靠這塊手勢觸控板打出 300 多頁的論文,這也成了他最有力的研究成果展示。2001 年,他與導師開設了名為 Finger Works 的新創公司,嘗試用這套研究幫助更多手部失能的人。

很顯然,新興技術總能吸引他人目光,包括 IBM、微軟、NEC 等大公司都曾對這項技術有興趣,最後是蘋果悄然無息地收購了這家公司,隨後蘋果的互動團隊簡化了原本的手勢資料庫,並拿去給賈伯斯看。這些都是 iPhone 原型機出現之前就發生的故事。

所以,就和所有針對小眾群體再到面向大眾用戶的普世技術一樣,多點觸控螢幕的出現並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建立在無數人的汗水和點子上。以前螢幕僅是顯示內容的載體,而現在,我們都習慣拿出手指按上去的操作,看看螢幕中的元素是否會隨著手指移動而變化。

(Source:Flickr/Gary Denham CC BY 2.0)

這種基於觸控螢幕的互動如此自然,以至於 iPhone 剛亮相時,鮮少有人會把焦點放在底下的實體按鍵。當時還有人質疑,為什麼有了觸控螢幕,還要再做一個實體按鍵?

蘋果最初的構想,是做一個沒有 Home 鍵的觸控螢幕裝置

蘋果擅長減法,也鍾情極簡設計,哪怕稍微繁瑣的操作流程,都會想方設法尋找替代品,而實體按鍵自然是首個消滅對象。

設計初代 iPod 用戶介面時,為了不用對著加號按鈕按 1 千次選歌,蘋果的解決方案是轉輪盤,當時菲爾‧席勒(Phil Schiller)認為,這是一個能在任何列表達到快速導航的最佳方式,不管是歌手列表還是歌曲列表,只要你越快滑動轉輪,列表就會滾動得越快,反之亦然。

所以就算是你面對很長很長的列表,有了滾輪,也可以很快滾到底部。

(Source:Flickr/Tam Tam CC BY 2.0)

但早期 iPod 並沒有趕上觸控螢幕時代,所以設計師依舊需額外設計 4 個按鈕,分別負責播放/暫停、前進、後退和選單的功能。據說賈伯斯一度想將按鍵數量從 4 個砍成 3 個,可是工程師絞盡腦汁,也想不到如何靠 3 個按鈕來達到多層級列表的自由切換,賈伯斯才作罷。

但在多點觸控螢幕出現以後,互動層級的問題顯然就不再是問題了。透過手指,你還可以用觸摸、拖動、拉曳等更直覺流暢的手勢來操作平面 UI。只要想撥號,螢幕就會有數字;想寫東西則會彈出一塊鍵盤,不需要的時候就自動消失,這些都可直覺在螢幕體現出來。

所以,蘋果設計團隊構想 iPhone 形態時,帶有 Home 鍵的方案本來是在考慮範圍之外,因為有了多點觸控螢幕,實體按鍵對應和很多功能都可做到螢幕裡,而且還不用遮擋視野,仔細想想還真是個可有可無的東西。

2004 年,蘋果設計出一款名為「035 號」的模型,以《Jony Ive》為名的傳記中,我們也得以看到這款原型機的真身。

從現在的角度看,與其說這是一支手機,倒不如說是一個大尺寸的 iPad,關鍵是它沒有 Home 鍵,正面就是一整塊螢幕,這個核心設計理念是強納生‧艾夫(Jony Ive)很早就確定的。

(Source:Flickr/Del Adams CC BY 2.0)

按照艾夫自己的說法,他覺得沒有什麼東西能轉移用戶對螢幕的關注,同時還給了一個很具體的比喻──「無邊際泳池」(the infinity pool)。

這種泳池有何特別呢?它一般只會出現在高級酒店和度假村,另外就和上圖一樣,你並不會看到泳池的邊界,如果面積稍微大一點,可能連盡頭都看不到,水平面好像直接延展到地平線那端,並和大海天空融為一體,確實非常漂亮。

事實上,現在的全螢幕手機就是朝這個方向發展。如果說,以前的 iPhone 只有在休眠狀態下才能達到這種效果,那麼現在的 iPhone X,無疑讓整塊螢幕朝這個方向邁進一大步。

但縱使革新了互動介面,蘋果內部仍然有人對 iPod 時代的按鈕抱持懷念,另外為了降低風險,蘋果也選擇同時開發兩種手機。

你應該還記得賈伯斯發表 iPhone 時展示過一支帶有滾輪撥號的 iPod,很多人都以為這只是蘋果的玩笑,殊不知這支「iPod 手機」,其實是一支耗時 6 個月、最後被賈伯斯槍斃掉的原型機。

(圖片來源:TechNews)

(Source:cultofmac

所以蘋果最終還是為 iPhone 設計了 Home 鍵,你可以說這是受限於時代技術桎梏不得已而為之,但蘋果應該也不會想到,這顆 Home 鍵會在未來數年被賦予另一層面的價值。

Home 鍵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永遠帶你回到主螢幕

坊間曾有傳聞,說 Home 鍵會出現,是因為強納生‧艾夫以前設計過馬桶,更具體點說大概是因為馬桶的沖水按鈕。雖然這有點跨界,但兩者對應的功能點其實十分相似:只要按下去,就能回歸最初始狀態。

比較可信的說法,出自於名為《The One Device: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iPhone》的書。根據蘋果前用戶介面設計師伊姆蘭‧喬德里(Imran Chaudhri)透露,一開始賈伯斯其實想在 iPhone 設計兩個按鍵,即除了 Home 鍵以外,至少還需要一個返回鍵。

但喬德里主張,對於一個每次按壓就做同一件事情的按鍵來說,這關係到「信賴度及可預測性」的問題。蘋果應該是希望我們每次點按,都能毫無意外地回到主畫面。

我的早期構想,是設計一個類似 Mac Exposé 功能的按鍵,只要你按下去,就能看到全部應用程式,然後你再點開其中某一個就能打開,就像你在 Exposé 選擇其中一個窗口。

後來,這個東西就成為 iPhone 的主頁鍵,也就是我們常說的 Home。喬德里覺得要是多一個返回鍵,反而會讓互動變複雜。

最終,喬德里說服了賈伯斯,我們現在看到的 iPhone 也就只剩下一個 Home 鍵了。

iPhone 的發表會,賈伯斯只用一句話介紹這顆 Home 鍵:「It takes you home from wherever you are.」這是簡明扼要的解釋,也意味 Home 鍵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會永遠「帶你回家」,帶你回到主畫面最初始的狀態。

通俗點說,如果強納生將 iPhone 的螢幕比做一望無際的泳池,那麼 Home 鍵就像海平面上的燈塔,即使你再怎麼深入海底,它總是能以微光照亮世界,指引一條回家的方向。

我們不再需要 Home 鍵,就像我們不再需要擬物化介面

對 iPhone 來說,Home 鍵可說是蘋果產品設計理念的最佳典範之一,這種高辨識度的設計甚至一度成為 iPhone 的標誌──簡單易用,無需學習成本,Home 鍵承載著遠比蘋果設想的功能還多得多的價值。

對第一次接觸 iPhone 的人來說,Home 鍵就好比「救星」的存在,無論你出現任何問題,只要直接點擊 Home 鍵,都可以從頭再來。

另外你也能從身邊的小孩和老人用戶群看到,他們可在沒有說明書的情況下,無障礙地使用 iPhone 或 iPad,這其中有多點觸控螢幕的功勞,但 Home 鍵也一定幫助不少。

這種簡單直接的具象化特徵,其實也存在於早期 iOS 軟體,好比用信封來當郵件的圖標,而代表拍照的鏡頭也閃著反光和真的一樣,備忘錄好像便條紙一樣泛黃──比起說明書,蘋果盡可能將 iPhone 貼近現實,做成上手即用的產品,因為這些元素都是大家熟悉的東西。

當人人都能看明白這些擬真元素代表的功能點後,蘋果便開始逐步去掉這些模擬的痕跡。一方面是消除視覺觀感的擬物化元素,而在互動上,你也能看到 Taptic Engine 和更多滑動手勢出現,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對傳統物理按鍵的機械回饋認知。

然後就到 iPhone X 登場的時間了,我們使用手勢操作時應該能感受到,哪怕它們並不如 Home 鍵那麼直覺,但卻不會讓我們產生不適感,因為這些手勢不是拍拍腦袋想出來的臨時設計,而是我們歷經多年、積累夠多對 iOS 系統滑動操作和回饋的直覺感知。

所以,就和過去看到 Home 鍵你會按壓一樣,如今你看到 iPhone 底部的橫條,也會本能地產生由下往上滑動的操作,這是蘋果在觸控時代想達成的直覺操作。

當越來越多人培養出這種抽象化認知後,iPhone 便不需要再靠具象化的擬真元素來降低學習成本,而 Home 鍵也會和最初的擬物化介面一樣,成為全螢幕時代格格不入的存在。

Home 鍵的消失只是開始,就如文章開頭所說,多點觸控螢幕和按鍵是兩個時代的產物,可以預見的未來,音量鍵、鎖機鍵、開關鍵,只要是能被虛擬按鈕取代的設計,只要蘋果仍能找到可放棄的東西,那麼它們肯定也會在某個時間點與我們告別。

等到那時,我們還會和最初接受了只有一個按鍵的 iPhone 一樣,習慣和愛上沒有任何按鍵的 iPhone 嗎?

未來並不可預知,趁著現在我們的手機還有 Home 鍵,能多按一下就多按一下吧。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Kārlis Dambrāns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