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 AI 實務應用年代,李開復:實體世界的海量資料造就強大競爭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5 日 12:55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Big Data , 名人談 follow us in feedly

人工智慧(AI)發展半世紀以來經過數次寒冬,如今隨著深度學習落實於各個領域,對我們的世界造成空前衝擊。創新工場創辦人暨執行長李開復表示,AI 從發明期進入實務應用年代,龐大的資料量會是發展 AI 服務的重要優勢,而其快速成長和可取得性,也將是深度學習大幅破壞無數產業的主要動力。




「重磅」模式成競爭優勢

中國過去靠著模仿抄襲矽谷企業的模式創業,在創新至上的矽谷人眼中,像中國那樣盲目模仿只會扼殺創新。「如果一個人永遠只會山寨,確實如美國人的思維一樣,是無法做出價值的,」李開復說,「但如果他把山寨做為一個學習,那其實是很好的成長路徑,尤其當你有大量的資本跟市場來幫著推動的話」。

他提到,確實有很多人只是一味山寨而無法存活,但當中也有少數人在過程中不斷調整商業模式,在競爭激烈的競技場上學會創新、快速迭代,發展出符合當地人需求的本土化產品與服務,美團網就是一個例子。美團網創辦人王興當年先靠模仿團購網酷朋(Groupon),後來不斷擴展業務、改造核心產品,最後發展出截然不同的商業模式,現在已是市值 300 億美元的公司。

也就是說,現在中國所發展出的商業模式,早已不是矽谷人刻板印象中「只會山寨,沒有創新的能力」,加上近年中國「O2O 革命」發展興盛,例如微信、滴滴出行、共享單車、餐點外送服務等,提供線上到線下多元的各式服務,跟矽谷模式有了明顯差異。

有別於矽谷公司專注數位領域的「輕量」模式,中國則採取深入實務的「重磅」模式,不只打造資訊平台,也深度涉入實體世界執行大量繁複工作。舉例來說,Uber 的對手滴滴出行以叫車平台為基礎,並發展加油、維修、車險、保養等線下服務;Airbnb 的對手途家網也不只是張貼租屋公告的平台,還自行經營管理出租民宿、處理退房後事務等。

「這種思維跟美國思維是不一樣的,中國為了達成最後稱王的目的,願意去做這些苦差事,」李開復說,「要做得很重(重磅),才能形成非常強大的競爭點」。

龐大資料量帶動「良性」迴圈的隱憂

中國 O2O 服務深入實務的經營模式,不斷累積用戶在實體世界中各種豐富多元的資料,包括消費模式、習慣與喜好。資料量持續累積增長結合深度學習,經分析改進後產生更好的商品和體驗,進而吸引到更多用戶,用戶愈多就能產生愈多資料,自動形成「良性」迴圈,同時也更有能力吸引頂尖 AI 人才加入。這樣的迴圈循環將進一步擴大產業領先者與其他對手之間的差距,也將導致財富不均及失業問題加劇。

中國廣泛蒐集實體世界各種數據資料,所擁有的資料量相當龐大,現已超越美國成為資料產量最多的國家。「如果把人工智慧比作新的電力,大數據就是發電機需要的燃油,」李開復提到海量資料在 AI 實務應用年代下的重要性。從 AI 發展現況來看,他認為未來 10 年美國仍將維持領先地位,而中國也將迎頭趕上成為另一 AI 強國。

李開復直言 AI 的強化式壟斷(reinforcing monopoly)是個大問題,未來 AI 巨擘的壟斷力量也將愈來愈強。他認為,AI 產業如果只有 Google、Facebook、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騰訊(Tencent)等七巨頭並不健康,但他們不可能涵蓋所有產業,期望未來能有更多企業加入平衡七巨頭的力量 。

失去工作的人們該何去何從?

儘管 AI 發展過程中會有跌宕起伏,李開復認為 AI 不會像過去幾次寒冬般再次冬眠,而席捲全球的四波 AI 浪潮將顛覆各行各業,未來十年足以影響人們 50 %以上的重複性工作,也會擴大貧富差距。他提到,努力工作仍是現今許多人生存的目的,但當工作遭到 AI 取代,不只是要面對收入喪失、就業再訓練等問題,也會因為失去生存目的,使個人及社會安寧受到挑戰。

▲ 李開復在最新著作《AI 新世界》中分析人類與 AI 共存的藍圖(Source:《科技新報》攝)

「未來 AI 一定會創造不少工作出來,但是它取代的工作一定是遠大於它能創造出來的工作,」李開復說 AI 能將人類從乏味無趣的例行性工作中解放,卻也導致廣泛技術性失業,我們應分析理解未來社會的問題與挑戰,思考人生的意義並發揮人類特有價值。

如何減輕 AI 時代的衝擊,李開復不認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是化解未來失業危機的最好辦法,而是該善用 AI 能力,從人類與機器不同之處中找解方,畢竟 AI 沒有溫度、缺乏情感,也無法從事創造性工作,因此服務業會是一大機會,例如照護者、導遊、婚禮顧問等工作,這也是他過去曾多次提及的出路。「這其實是我們最大的、也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他說。

他也提到台灣雖然市場不大,但可以利用我們本土的優勢創造本土的數據找機會,而發展服務業也別具價值,不應對服務業存有偏見。「如果我們已經有這樣的優勢但不去用它,總是考慮著說為什麼不能成為 AI super power,那就不是很務實的想法」。

「AI 的未來如何發展,最重要的單一因素是人類如何主動採取行動,」正如他在新書中所提到的,「在人類和 AI 的故事中,我們不能當個被動的旁觀者,每個人都是協作者」。

(首圖、圖片來源:《科技新報》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