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的特斯拉和開著特斯拉睡著的人們,錯的究竟是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07 日 7:3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Autopilot 一直是特斯拉引以為傲的配置,在傳統汽車還處於「手扶腳踩」的階段,特斯拉已經具備「自己動」的技能了。



當然這也不能說明傳統車企不行,特斯拉智慧化超前有多方面的因素。

一、傳統造車和新造車的理念不同。

這個「理念不同」其實很廣泛:

  1. 傳統車企在創新升級上「大象轉身難輕盈」,有心無力,慢慢來。
  2. 傳統思維局限,創新能力匱乏。
  3. 安全量產才是關鍵,不冒進。

二、電車智慧化的先天優勢。

傳統車企的產品主要還是以燃油車為主,在燃油車的底子上實現智慧化,尤其在自動駕駛車身控制等方面都存在劣勢。相反的是,電就像血液,能夠很好的帶動車輛智慧化的脈搏。不是油車不努力,是先天弱點太明顯。

特斯拉專注電動汽車十餘年,主流車企雖然早有涉獵,但也只能說剛剛起步。術業有專攻,傳統主機廠善「油」,特斯拉會「電」,特斯拉憑藉多年摸索掌握了很多核心科技。

起始跑道不同,至於最終是不是殊途同歸,短期內政策和市場還不完全一致。

智慧化肯定是沒錯的,能源形式上,筆者相信以後電>油。

三、最後才是所謂的技術不行,你看看近幾年有多少人從傳統車企跳出投身新造車就知道了。

人才流失,是傳統車企面臨的一大窘境。

大概就是這三方面因素互相影響,這才造成了「特斯拉領先」的現狀,不是一句傳統車企不努力或者特斯拉很厲害能籠統概括的。

激進的特斯拉們和保守的傳統品牌,兩派局面,由此誕生。

激進意味著風險,意味著要面臨更多的未知,當然還有外界褒貶不一的看法。

11 月 30 日凌晨,一輛特斯拉 Model S 以每小時 70 英里(約 112km/h)的速度在馬路飛馳,車內駕駛已經處於睡眠狀態。執勤警車一路追趕,並以鳴笛和閃警燈的方式要求其停車,均未果。

警察判斷車輛正處於自動駕駛模式,於是機智地利用自動駕駛的特性,採用「首尾包夾」的辦法,逼停了這輛特斯拉。事後了解到,駕駛是酒後開車,開啟自動駕駛功能後就睡著了。

警車跟隨這輛特斯拉一共跑了 7 分鐘,開了 11.2 公里。

加州高速巡警發言人阿特·蒙特爾向媒體表示:「我們掌握自動駕駛技術實在是一件好事,然而,即便車輛可以自動駕駛,我們仍然需要在清醒時使用這項技術。駕駛也需要明白即便車輛自動駕駛,也有責任保持對車輛的控制。」

雖然不像 Autopilot 之前的幾起人命事故那麼嚴重,但「自動駕駛是不是放縱駕駛開車喝酒或者睡覺」再次引發了討論。

特斯拉的駕駛手冊裡這樣寫道,「Autopilot 並不適合昏昏欲睡的駕駛使用,因為駕駛必須掌控方向盤,專心致志,且隨時準備接管。」

與其他駕駛輔助技術的初衷一樣,如果司機出現疲勞駕駛等情況,Autopilot 的許多安全功能都可以幫助緩解問題。

其實在早年,特斯拉對於 Autopilot 的宣傳字眼都是自動駕駛,Autopilot 直譯也是自動駕駛的意思。由於事故頻發,才被加上了「輔助」二字。不客氣地說,激進的特斯拉在早期把 Autopilot 做為賣點進行宣傳的時候確實是存在問題的。

(Source:特斯拉

不過特斯拉也有自己的檢測機制,著名音樂製作人兼特斯拉車主 Zedd 曾經在 Twitter 上為特斯拉發聲:「我曾經深夜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使用 Autopilot 後睡著了,但車輛發出警報並關掉了音樂讓我醒來。如果沒有它,我可能已經死亡。」

按照特斯拉的安全邏輯,當 Autopilot 工作時,如果駕駛雙手離開方向盤,系統沒有檢測到方向盤上有壓力時,車內便會每隔幾秒鐘發出警報,警報會持續一分鐘左右,危險也很有可能在這一分鐘內發生。

如果駕駛遲遲不接管方向盤,一旦周圍環境允許,車輛便會減速並自動停靠在路邊。但最近這次事件報警機制為什麼沒有被觸發,各方都沒有做出回應。

儘管如此,依舊有很多特斯拉車主「放飛自我」,濫用 Autopilot 輔助駕駛,甚至耍盡小聰明規避報警機制,會睡覺的還是睡覺。

個人觀點,在 L4、L5 自動駕駛還沒有完全普及之前,做為廠商在功能設置上有義務要考慮人性,牽涉到倫理問題需要三思,能和特斯拉 Autopilot 媲美的凱迪拉克超級巡航系統剛進中國就被叫停了。

這不是因噎廢食,而是安全至上。

其實這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各位怎麼看使用 Autopilot 睡著的事情呢?特斯拉有沒有責任,還是車主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Marc van der Chijs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