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loud 新 CEO 首次露面,拋出的「翻盤計畫」是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2 月 14 日 17:07 | 分類 Google , 網路 , 雲端 follow us in feedly


自從黛安·格林(Diane Greene)以一封離職信轟動全球業界的時候,托馬斯·庫里安(Thomas Kurian)就以 Google Cloud 新任 CEO 的身分為大家熟知。但在過去 3 個月,托馬斯·庫里安一直很謹慎,沒有在公開場合演講或發表評論。

美國時間 2 月 12 日,在舊金山舉行的高盛技術與網路大會,托馬斯·庫里安首次公開露面,表示 Google Cloud 正在追趕市場領頭羊 AWS,改進總體規劃,為自身雲端業務進行更多銷售投資。

他談到,Google Cloud 將重新專注於向零售或金融等垂直行業銷售,重點與成熟的老牌公司合作,而不是在雲端時代的新創公司。這意味著 Google Cloud 的場景將變得「更窄」。

為此,Google Cloud 將大幅擴展銷售團隊,並培訓他們針對傳統行業如零售、製造、汽車、金融等的知識,增加更多「行業語言」。此外,客戶支持團隊也在擴展計畫中,將承擔修復客戶對平台的重大投訴。

不過可惜的是,這次公開亮相,托馬斯·庫里安並沒有宣布大的重要資金計畫、大型收購交易等消息。

Google Cloud 為何強調戰略轉變?

據了解,上一任 Google Cloud CEO 黛安·格林任職期間,Google 將年度資本支出從 100 億美元增加到 130 多億美元,並繼續招募狂潮──過去兩年,Google Cloud 在 Alphabet 集團增加比其他任何子公司都多的員工。它贏得一些關鍵客戶的青睞,為企業樹立了幾項重要的銷售職能,包括專業服務、培訓和市場營銷。

而現在,擁抱「成熟大客戶」的思路轉變,有點像中國目前興起的新零售、新製造及工業雲等行業雲端計算。Google 瞄準這個新的雲端市場,或將對現有格局產生一定改變力。

你會看到我們增長的速度比迄今為止更快。

我和一些大公司談過並問「你為什麼選擇 Google?」統一而言,我得到的回饋是「Google 有目前市場最好的技術,技術很驚人,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這就是我一遍又一遍聽到的。

為何強調轉舵?

實際上,托馬斯·庫里安對 Google Cloud 大船轉舵,與其自身經驗、Google Cloud 現狀及全球市場大趨勢等因素息息相關。

第一點,大客戶服務經驗老道。根據托馬斯·庫里安的 LinkedIn 個人資料,他在 Oracle 甲骨文帶領一支 35,000 人的團隊,專注軟體開發業務,負責範圍達 32 個國家的業務,管理經驗可說經過極大鍛鍊。現在,在甲骨文度過 22 年後負責 Google 整體雲端業務,包括 Google Cloud Platform 公共雲和 G Suite 生產力應用程式,身分轉換困難不大。

第二點,Google 受到以開發者為中心的文化束縛。Google Cloud 現在美國市場排名第三,而在全球市場居第四(落後阿里雲)。這麼多年來,Google 一直在努力擺脫商業軟體的桎梏。Google 受到以開發者為中心文化的束縛,這種文化優先考慮自動化和快速易用的產品,而不是與商業買家和用戶溝通對話。線上廣告業務的巨大利潤空間,使 Google 很難有足夠理由在其他行銷活動合理投入巨資。當 Google 搖擺不定時,AWS 和微軟已占據前兩名寶座。有人曾指出,Google 擁有與這個行業相關的原始基礎設施,但缺乏取得成功的內在特質。他們不具備與首席資訊長打交道的 DNA。

第三點,雲端計算需要擁抱老牌產業。目前全球興起一股風潮:雲端計算走進工廠,走進重資產的傳統產業。Google 身為最大的搜尋巨頭,目前有成熟得與大企業合作的案例,也一定意識到戰略轉變的重要性。專注零售或金融等垂直行業進行雲端計算銷售,比向新創公司賣雲端賺錢多,且持續性也更高。Google 多年來一直在消費級產品高歌、所向披靡,而忽視了企業級市場。之前 Google G Suite 部門高層提出一項吸引 1,000 萬用戶功能的想法(如果是消費級產品,1,000 萬對 Google 而言並不難),但 G Suite 為企業協作組件,G Suite 部門工程師對這個想法的反應是「饒了我吧」。

第四點,開放心態對銷售更有利。這要提及的是托馬斯·庫里安 2018 年 9 月從甲骨文離職之事。他一直希望甲骨文能讓更多軟體在競爭對手亞馬遜和微軟的公共雲執行。然而,甲骨文 CEO 勞倫斯·艾利森反對。之後兩者差異越來越大,導致托馬斯·庫里安離職。看得出來,他本身有開放心態,不局限甲骨文和 AWS 在資料庫的爭奪,現在這點合作精神將在重大客戶身上反映出來。IBM 的雲端計算現在也轉型中,也倡導這種交叉運行方式。而 AWS 和微軟走向開源,實質也一樣。

「服務於一家大公司,讓銷售人員與之深入交談非常重要」,托馬斯·庫里安表示,更廣泛地說,Google Cloud 正採用名為「終身客戶」的新理念。這不僅涉及開發和留住客戶,還要轉化為 Google Cloud 的擁護者。這實際上繼承了他在甲骨文的工作傳統,用優質的服務留住大客戶。而當客戶成為「擁護者」,意味著客戶不會輕易被別的平台挖走,丟掉大單。現在 AWS 和微軟 Azure 都是當紅炸子雞,Google Cloud 能守住大客戶尤為重要。

Google Cloud 走向新階段的有利因素

截至目前,Google Cloud 已有法國巴黎銀行、洛杉磯市政府、Home Depot、KeyBank 和 Telegraph Media Group 等大客戶群體。

對新的戰略而言,有利的局面有以下幾個:

第一,Google 內部對托馬斯·庫里安的計畫應抱支持態度。Alphabet 首席財務長露絲·波拉特在公司第四季財報電話會議表示,就增長速度而言,雲端確實在 GCP(Google Cloud Platform)的推動下繼續帶來可觀的收入。GCP 確實仍然是整個 Alphabet 增長最快的業務之一。Google CEO Pichai 在托馬斯·庫里安離開甲骨文後,迅速選中他來 Google Cloud 執掌大權,也是深思熟慮的結果。另外,目前 Google 內部已減少擴張廣告業務的投入支援雲端計算。

第二,資料中心投入一直很充足。在全球經營雲端業務,資料中心擴張是尤為重要的一點。目前 Google 的資料中心,在美國有 9 間、歐洲 3 間、亞洲 2 間,以及南美洲 1 間。之前整理資料得知,2018 年以來,Google 資料中心投建動作加速。例如 8 月 2 日 Google 宣布斥資 3.5 億美元在新加坡建立第 3 座資料中心;8 月 15 日 Google 計劃斥資 6 億美元擴建其位於美國南卡羅萊納州的資料中心;11 月 20 日 Google 宣布斥資 6.90 億美元在丹麥弗雷德里西亞建立新的資料中心。

根據 Synergy Research 超大規模資料中心資本支出的最新報告顯示,AWS、Google、微軟、Facebook 和蘋果是迄今在這方面支出最高的 5 家公司。Gartner 調研指出,2017 年,Google 占據全世界雲端基礎設施市場的 3.3%,AWS 為 51.8%、微軟 Azure 為 13.3%、阿里雲為 4.6%、IBM 為 1.9%。

Google 明顯要縮小這個距離。深耕 2B 是好思路,不過這點中國騰訊也想到了。

第三,合作共贏思路。在中國,轉型 2B 的巨頭,以騰訊最耀眼。而 2018 年底就傳出 Google Cloud 將和騰訊雲展開重大合作的新聞,之前 Google Cloud 進入中國的消息沸沸揚揚,炒作對象也正是騰訊和浪潮。

現在,騰訊 2018 年 9 月宣布完成組織架構調整,新成立雲端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強化騰訊雲的戰略地位,導致騰訊雲迅速成為騰訊公司重要的 2B 引擎。而從 Google Cloud 這位 CEO 的言辭來看,抓大客戶、重點押注行業雲端,與騰訊雲的思路也有著某種契合。多季的財報中,騰訊都提到「繼續投資以加強雲端服務」、「加大雲端業務和 AI 技術的投資」、「擴充我們的雲端基礎設施」等字眼。如果能和 Google 的資料中心合作,騰訊雲在海外的腳步勢必加快。

警示:Google Cloud 不可走老路

新官上任,自吹自擂是很平常的事,但托馬斯·庫里安既然想服務好大客戶,就真的需要踏實作風,盡量避免之前 Google Cloud 與客戶脫節的情況。

過去幾年,許多與 Google Cloud 銷售人員打過交道的人常說的話就是:儘管 AWS 和微軟 Azure 致力於為客戶提供服務,並快速回應請求,但 Google Cloud 卻吹噓自己的技術,銷售自己認為客戶需要的技術。

另一位前僱員表示,一批員工離職的重要原因是 Google Cloud 與客戶交流不順暢。兩名 Google 前員工表示,Alphabet 的高層主管中,對向大企業出售產品及解決方案的情況知之甚少。

此外,2018 年最大的兩筆交易──IBM 以 340 億美元收購 Red Hat、微軟以 75 億美元收購 GitHub,Google 都有參與談判,但最終未能達成協議。這證明了大型收購中,Google Cloud 可能還不夠堅定。畢竟 Red Hat 和 GitHub 將引入大型開源社群,這些社群可幫助向公司內部的開發人員傳播 Google 的雲端平台,進而帶來更多訂單。

有人表示,Google 只需要收購一家公司,在建立全球企業能力方面有個良好開端,後面門就打開了,不過目前來看,Google Cloud 還沒有相關意圖。早期 Google Cloud 曾斥資 6.25 億美元收購 Apigee,但後幾年沒有動作。值得一提的是,Google CEO Pichai 給了雲端部門夠大的投資購併權力。

3 年前,黛安·格林接過 Google CEO Pichai 手裡的雲端計算鑰匙,讓 Google Cloud 從一貧如洗到全球前列;今天,Pichai 親自拿走這把鑰匙再交給托馬斯·庫里安,而他能像當年的黛安·格林成為 Google Cloud 的「拯救者」嗎?

答案在托馬斯·庫里安身上,Google Cloud 追上 AWS、微軟 Azure 日子還長,但也不是沒有機會。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Oracle PR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