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菜」機械樂隊 live show,明和電機征服你的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28 日 0:00 | 分類 科技趣聞 follow us in feedly


儘管參加明和電機演奏會前,筆者已做好看到一些奇怪玩意的心理準備,但明和電機社長土佐信道背著 10.3 公斤重、半人高的巨型樂器「響指木魚」閃亮登場時,還是被社長隨時會被樂器壓倒、卻還是堅持演奏的氣魄征服了。

「觀眾朋友大家好!老實說我現在很累!」背著木魚的土佐信道氣喘吁吁地說。「尤其是中日電壓差異,這個東西現在發揮不太穩定,我的手指電得好痛!」

土佐社長背的「響指木魚」,正是明和電機出品的眾多「不知道到底是樂器還是行刑工具」的造物之一。

當土佐社長打一個普通響指,連線在他左右手的電路便會接通,電流驅動馬達旋轉帶動尾端兩個小鼓槌敲擊木魚,千辛萬苦後才發出「噹」一聲。

▲ 響指木魚完全體。

觀眾還沉浸在「怎麼會這樣」的震驚情緒中時,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機械樂器加入大合奏:明明只有 3 個團員在台上賣力演出,卻製造出管弦樂團般的熱鬧效果。

「明和電機」聽起來像一家機械公司的名字,也確實是創立於 1960 年代末的真空管製造企業。工廠雖然不大,但也曾為東芝、松下等大公司代工過真空管。然而受石油危機影響,僅過十年,公司就倒閉了。

老社長的兒子土佐正道和土佐信道為了不讓家族事業失傳,繼承了父親衣缽,繼續做機械加工設計,只不過老社長還沒來得及欣慰,就發現這兩個兒子「不務正業」:

他們開始把電子元件以匪夷所思的方式拼在一起,做成看上去沒什麼鳥用的樂器上台演出。

▲ 明和電機社員在開發新樂器。

儘管離開工廠上了舞台,社畜的血液也還是在兩人血管裡流淌。在台上,土佐信道自稱「社長」,其他樂隊成員沒有名字,統稱「我廠員工」。

「我要向大家介紹今天和我一起演出的社員!分別是社員 A 和社員 B!」演出間隙,土佐信道激動地向觀眾介紹「社員」。社員的名字不重要,因為社長最大!

而演出時,他們也沒忘了自己電器公司職員的身分。萬年不變的藍色工裝是唯一的演出服,只有土佐的稍微特別:

「管理者穿白襯衫,勞動者穿藍色工裝。日本中小企業很多,有時社長既是工程師也是社長,所以,我的衣服外面是工程師,裡面是社長。」

土佐信道拉開藍色工裝,露出裡面仔細綁好的紅領帶和白襯衫,宛如初次顯露真實身分的超人。

從電音蝌蚪開始,一發不可收拾

明和電機的眾多產品中,最知名的可能就是那款在中國遍地代購的蝌蚪二胡。

▲ 電音二胡是社長隨身攜帶的武器。

只要捏住蝌蚪的腮幫子往中間擠,就會咧開嘴發出一聲怪叫,隨著右手不斷按弦,怪叫聲高高低低、此起彼伏。聽出蝌蚪到底在唱啥前,大多數人都會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件樂器雖然看起來簡陋,在有心人手裡卻能變成實實在在的低配版電音貝斯。筆者的朋友苦練蝌蚪二胡之後,甚至能演奏柯南主題曲。

除了紅到走出國門的電音蝌蚪,20 多年來,明和電機生產的多是「沒用的玩意兒」。

每次裝載和搬運都頗費工夫的「吉他啦」,是一種把琴鍵波動轉化為電流,再控制六把吉他 36 根弦發出相應聲音的裝置。演奏效果就是,一個在彈琴的人,卻發出吉他的聲音。

每次敲擊都會發出噼哩啪啦電火花的「放電魚」,外表雖然像普通的打擊樂器,但只有用 100 伏特電流的棒子敲擊,才會發出聲音並點亮燈泡。土佐社長演奏時沒有任何防護裝備,總讓人覺得有觸電的危險。

能歌卻不善舞的社長還發明了踢踏舞鞋。利用手指的感測器操控鞋底的小錘子,舞鞋會發出踢踏舞一樣的聲音。哪怕四肢不協調的人也可以假裝自己在跳踢踏舞,還能有效防止長期練習踢踏舞造成的拇指外翻。

「瑪琳卡蓮花」則是一台就能抵過整團打擊樂器的神奇樂器。蓮花開時,6 個小錘子敲擊花瓣,發出響板一樣清脆的叮咚聲;蓮花合攏時,敲擊聲會變沉悶悠遠。隨著音樂起復,蓮花不停開開合合,簡直兼具實用和觀賞性。

至於演出當天的打擊樂主聲部,則由社長從日本拉來的行李箱負責。

「這是普通的行李箱,但是當鼓槌敲擊行李箱,會發出好聽的聲音哦!」在台上邊擺弄「行李箱鼓」邊賣力宣傳的土佐社長被電視購物主持人上身,顯得特別敬業。

雖然明和電機每件樂器都荒誕可笑,但絕對不是隨便玩玩的搞笑團體。

當社員將所有裝置除錯,電源開啟瞬間,賽博朋克風滿滿的吉他啦、放電魚、瑪琳卡蓮花、行李箱全都徐徐甦醒,配和社長的吟唱,竟然有幾分鄉愁味。

當機器變無用

說到底,人類最初發明機械,無非是為了解放雙手、改善生活,讓一切更便利。

從鉚釘導管都暴露在外的大型物理機械,到今天越做越小、甚至一點人工痕跡都找不到的智慧手機,人類的生活突然便捷到過了頭。正是這種過度便捷,和失去機械浪漫的新時代電子產品,讓土佐信道感到乏味。

「機械應該很痛」,土佐信道在一次訪談時表達自己的觀點。

▲ 明和電機的部分作品,看上去就頗痛(字面意義上)。

「機械很重,很麻煩,很難操作,有時候會傷害人。」對成長於 1960 年代的土佐信道來說,這是他對機械最初始的感性認識。

▲ 暴走族誇張改裝的機車,竟和明和電機的審美觀相呼應。

比如每打一次響指都有觸電風險的響指木魚,每敲一下都會炸開一朵小電火花的放電魚,以及依賴社長和社員親手除錯、狀況百出的各種其他樂器。

演出當天,哪怕跟隨社長表演過多次,擔當和音的「希蒙斯姊妹」又一次當機了。當電源啟動,「希蒙斯」胸腔的氣球徐徐吹起,然後放氣帶動簧片發出尖叫雞一樣的聲音。然而就是這麼原理簡單的樂器,中控系統也離不開程式設計。

「其實希蒙斯身體裡住的是 Windows。」土佐社長一邊急忙重開機電腦一邊打趣地說,另一邊利用簡單機械傳動的其他樂器默默等待,彷彿證明現代科技有多麼不可靠。

土佐信道沒有說的話是:既然如今已沒有傳統機械的立足之地了,不如製作一些沒用的東西,給人們越來越遲緩的想像力一雙翅膀吧。

至於明和電機原社長──哥哥土佐正道,據說已退休並致力用紙做各種笛子。

真是讓人羨慕的兄弟啊。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