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寫詩還會拍電影,串流媒體巨頭 Netflix 還嘗試用 AI 剪電影預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27 日 8:30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一直以來,藝術都被視為人類智力的聖殿。儘管 AI 在許多能力將人類甩在身後,但大多數人依然篤信,藝術是 AI 永遠無法征服的高地,但這會不會是人類又一次盲目的自信呢?

至少在串流媒體巨頭 Netflix 首席產品長格里葛利‧彼德斯(Gregory Peters)看來,AI 很快就能幫忙為電影剪預告了。彼德斯在 7 月的財報電話會議透露,Netflix 正在投資一項新技術,可製作電影人物和場景索引,幫預告創作者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創作過程。

用 AI 剪電影預告這件事,Netflix 並不是第一個。早在 2016 年 9 月,20 世紀福斯公司就與 IBM 合作,運用 AI Watson 為驚悚片電影:《魔詭》(Morgan)製作有史以來第一支「認知電影預告」。

IBM 科學家介紹,Watson「看」完電影後用 24 小時剪出這支預告。過程 Watson 對電影進行視覺分析,辨識其中角色、物體和場景,還參考內部資料庫辨識情緒和解讀音樂情緒,以確定某個場景是怪誕、可怕還溫柔。

儘管 Watson 為《魔詭》剪預告的表現非常令人驚豔,但還是需要編輯做最後潤飾。

這一方面是因為 AI 技術仍不夠成熟,藝術需要創造思維,這點對 AI 來說很難做到;另一方面則是出於金錢考量。

Wedbush 分析師麥克‧帕契特(Michael Pachter)介紹,「預告堪稱電影的商業廣告,真正的製片商最不願意省這筆錢」。

好萊塢創意公司 Trailer Park 首席執行長兼創意總監麥特‧布魯貝克(Matt Brubaker)也表示:「AI 肯定能帶來 50% 效率提升,但最終可能不會像其他商業廣告有效。」

換言之,相比節省人力和資金來做一支 80 分預告,製片商更願意投入資源追求一支 100 分的預告。因為預告有限的投入,卻可能帶來更高收益。

儘管讓 AI 獨立操刀電影預告目前還有些「強人所難」,但我們或許可讓它從簡單事做起,如製作影片剪輯。

IBM 研究科學家約翰‧史密斯(John R. Smith)介紹,IBM 已用機器學習能力,為美國名人賽(Masters Tournament)、美國網球公開賽(U.S. OPEN)和溫布頓網球公開賽(Wimbledon)等大型體育賽事製作精彩集錦。史密斯表示,機器可透過分析數小時的影片辨識「激動人心時刻的成分」,比如人群歡呼或運動員舉起手臂擊掌等。

Netflix 的嘗試則更有意思,準備用 AI 為觀眾創作個性化預告。電影很大程度就像裝在漂亮包裝盒裡的神祕禮物,只有拆開包裝才能見到真面目,但競爭如此激烈的當下,傳統的「包裝」──海報和單一預告已很難再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了。

史密斯表示:「很多預告和集錦製作過程都奉行千篇一律原則,每個人都看到同樣的預告。但也許你可為不同的市場製作 2~3 支預告,最終甚至可打造更個性化的市場。」

比如,對《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這類電影,可打造一支描繪演員麥特‧戴蒙(Matt Damon)和蜜妮‧卓芙(Minnie Driver)之間溫存時刻的預告來吸引常看愛情片的觀眾;同時在另一支預告重點突出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以吸引喜劇愛好者。Netflix 背景演算法可根據用戶畫像,精準為不同類觀眾呈現不同的預告。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Netflix)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