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 Zoom 原地起飛,曾經的王者 Skype 去哪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14 日 8:15 | 分類 科技史 , 網路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大規模爆發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為了控制疫情的傳播,遠距辦公成了全球所有辦公室人群的剛性。如何和螢幕對面的工作夥伴順利交流,成為人們必須解決的問題。國外有 Zoom 和 House party 等用戶強勁增長新的視訊會議工具,Skype 等老牌視訊通訊工具也迎來了第二春。

其中由美籍華人袁征創立的線上視訊會議軟體──Zoom 在這次疫情中大出風頭,不僅是因為漏洞問題,也和最近幾年它強勁的用戶有關。

去年 4 月 Zoom 在美國 IPO 上市,上市僅僅一個月市值就達到 230 億美元。12 月份,Zoom 的股價回落到發行價附近,就在 Zoom 因為漏洞問題股價持續走低的時候。新冠病毒疫情突然來了。從去年 12 月底,Zoom 突然開始爆發式增長,股價迅速由 60 美元爬升到 164 美元。

2020 年的前 2 個月,Zoom 的用戶增長便超過了去年全年,開會人數也從去年底的每天 1,200 萬次增長到了每天 2 億次。即使在美股熔斷、市場最黑暗的那幾天,Zoom 也沒停下增長的腳步。直到前幾天 Zoom 被曝軟體漏洞,股價再次進入下跌通道。

▲ 2018 年企業會議軟體市場調查。

除了股價和月活躍能夠客觀地反映了人們對 Zoom 的熱情,我們也能從媒體報導偏向上窺見人們對網路會議系統的偏好。如果關注科技媒體,可以發現近期出現大量有關 Zoom 功能使用的討論,這代表 Zoom 確實成了國外最主流的視訊會議軟體。

那在 Zoom 之前,大家都用什麼軟體開視訊會議呢?我猜大部分人第一印象都會想到 Skype。

Skype 究竟去哪兒了,為什麼我們很少能看到有關它的新聞報導?想知道 Skype 為何衰落,我們還是要回顧一下 Skype 成長的歷史。

Skype 的出世,世界進入網路語音時代

2003 年,瑞典企業家 NiklasZennström 和 Dane Janus Friis 聯合創建了 Skype,當時普通的個人電腦之間尚且無法直接用語音通話,更別說電腦和電話之間語音通話了。Skype 將語音信號轉換為數據,從主機透過網路發送,然後在接收端電腦上恢復音頻,讓電腦間語音通話走向普通消費者。更讓人興奮的是,Skype 用戶只需要支付比國際電話低很多的費用,就可以撥打傳統電話。可以說,Skype 的出現給了人們跨國電話的新選擇,一定程度上間接降低了跨國通話的費用。

2005 年,Skype 發布了 2.0 beta 版。該版本引入視訊通話功能,徹底革新網路通話行業。人們從來沒想到,坐在家裡對著電腦就能和別人面對面交流,不僅通話是即時的,還能看見對方的臉。相比傳統電話,Skype 開創了一種屬於未來的交流方式。這陣視訊通話熱潮迅速紅遍發達國家,人人都想嘗試新的視訊通話方式,Skype 的用戶群體也迅速壯大,甚至替代了部分傳統電話的功能。

2005 年,Skype 客戶端額視訊與通話總次數就超過了 100 億次。2006 年,註冊用戶也達到 1 億,Skype 成了網路電訊行業中當之無愧的巨無霸。

創業 3 年,第一次被收購

也是在 2005 年,eBay 以 26 億美元的價格購得 Skype。它試圖將 Skype 打造為成為消費者和零售商之間的溝通管道。並推出 Skpecasts,想藉此轉向企業辦公領域,Skpecasts 的核心功能是允許 100 位參與者在同一聊天室進行語音和視訊對話。從基礎功能上來看,Skpecasts 和現在流行的網路會議室已經沒什麼區別。

到了 2008 年,eBay 公司突然宣布關閉 Skypecasts,表面上原因是 Skypecasts 未能完全達到 eBay 的高標準以及對連接和取悅用戶的目標,其實真正原因是 Skype 持續虧損,eBay 不想繼續燒錢,並在一年後出售了所持有的大部分股份。

現在回頭看看,我們會感嘆 eBay 當時的目光確實太過短淺。如果 Skype 能保留 Skpecasts 功能,並針對企業提供增強服務。憑藉 Skype 當時龐大的用戶基數和快速的用戶增長,幾乎沒有其他視訊通訊軟體能挑戰 Skype 的地位。

但歷史沒有如果。儘管許多 Skype 用戶在 Blog 上批評放棄 Skpecasts 的做法,甚至有用戶提出抵制 Skype 運動,宣稱「沒有 Skypecast,也沒有 Skype」,但仍然無法將 Skype 拉回多人視訊會議室的跑道。

▲ 2009 年的 Skype 。(Source:維基百科

不過 Skype 方便的個人視訊功能,讓它依舊在高速增長的跑道上奔跑。2009 年,它的註冊用戶達到 5.3 億,2011 年 9 月達到 6.63 億。Skype 的國際通話市占率從 2005 年的 2.9% 增長到 2014 年的 40%,占據跨國網路通訊業的半壁江山。

eBay 走人,微軟 85 億美元接盤

雖然 Skype 採用的是 P2P 網路協議技術。用戶越多,相當於伺服器越多,語音和視訊通訊連接也就越穩定,但 Skype 本身仍然需要負擔一些頻寬費用。對 eBay 來說,Skype 本身只是一個網路通訊工具,所以它並沒有像隔壁的騰訊那樣,依托龐大的用戶群體打造其他賺錢的服務。這讓 Skype 成了一個只燒錢、沒有盈利的工具,加上市面其他網路通訊軟體和社群網路的崛起,拋出了手中 Skype 的股票,讓 Skype 自謀出路。

2011 年,Skype 準備 IPO 前夕,微軟突然宣布斥資 85 億美元收購 Skype,這是當時微軟規模最大的單筆購併交易。當時 Skype 身上還背著 7.75 億美元的債務,雖然微軟內部也有類似 Skype 的解決方案,個人語音聊天是 Windows live Messenger,企業市場則由 Lync 平台提供相關服務。但他們實在太不爭氣,這宗收購的上一季,微軟線上服務部門單季虧損超過 7 億美元。

當時微軟正試圖重整線上業務。收購 Skype,不但能全盤接收 Skype 多達 6 億的龐大用戶(Skype 一詞甚至在 2014 年被寫進《牛津英語詞典》),還能將 Skype 整合在 Windows Phone 7 中,藉此與蘋果的 FaceTime 和 Google Voice 抗衡,順帶阻止 Googel 收購 Skype,避免 Google 進一步做大。

但最重要的是,當時的 Skype 已經開始轉型,在企業市場上也有了一定的進展。微軟希望它能替代 Lync,打通 Xbox、office、outlook 和 Hotmail 之間的通路,將用戶套進在這個生態閉環中。

只是微軟的設想很美好,但實際操作起來卻遇到很多問題。

Skype 是如何被微軟搞砸的?

之前我們提到,Skype 的語音和視訊通話採用了 P2P 協議。這意味著在桌機上,Skype 的語音和視訊通話能憑藉龐大的用戶群體保證高品質和穩定性,但這在依賴行動通訊的智慧手機時代行不通,畢竟用戶不會願意將自己的手機做為伺服器,並消耗自己的流量為他人提供 P2P 連接服務。沒有辦法,微軟只好將 Skype 拉到了自家的雲端服務上。

微軟希望將 Skype 成為微軟雲端服務一環,打造跨裝置的溝通體驗。2013 年,微軟拋棄 Messaging,將 Skype 設定成了 Windows 8.1 默認傳遞消息的應用程式,並在 Xbox 和 Outlook 上推出 Skype 服務。

▲ Outlook上 的 Skype 服務。(Source:The Verge

但之前的用戶已經習慣了用 Microsoft live messaging,轉換這些用戶到 Skype 花了微軟大量時間。在微軟過渡老用戶和重新設計介面期間,競爭對手們用社群網路搶走了大量用戶,並打造了與 Skype 類似的消息同步功能,而且更加完善。再加上不穩定的雲端服務導致 Skype 的經常崩潰,微軟對其設計介面的頻繁大改,最終導致 Skype 的活躍用戶越來越少。

▲ Xbox 上的 Skype 服務。(Source:The Verge

當時正值智慧手機逐漸普及,市場上出現了 WhatsApp、Facebook、Snapchat 等社群+視訊通話的 App,社交屬性較弱的 Skype 面臨用戶流失的情況。

看到這種情況,微軟並沒有選擇集中精力修復 Skype 的 Bug,並改善它的可用性,而是模仿屬性完全不同的 Snapchat,進行了一次大改版。但用戶並不吃這一套,這次改版讓 Skype 的應用商店中評級暴跌,在英國的 App store 中,Skype 的評分只有 1 星,而在美國的應用市場中,評分已經從 3.5 星降至 1.5 星。

最終微軟又在一年後,刪除了類似 Snapchat 的功能,改回了原來的 Skype。顯然,頻繁的改來改去讓 Skype 損失了大量的用戶,也大大打擊了 Skype 的口碑,再加上 Windows Phone 系統的全面潰敗,失去了系統原生軟體的加持。

沒有了系統默認應用軟體和社群網路的加成,Skype 就是一個單純的通訊工具,再加上頻繁的改版設計和產品體驗問題,Skype 已經逐漸淡出了個人用戶的視野,雖然它曾經擁有 6 億用戶,但帳號活躍度越來越低,人們只是在需要的時候才會打開 Skype。

Skype 的未來在哪?

微軟也明白 Skype 在個人用戶市場上已經失去了競爭力,所以他們將精力投入企業市場。2016 年。微軟推出企業協作工具 Microsoft Teams,和遠距辦公巨頭 Slack 正面對決。在這場對決中,做為辦公軟體巨頭的微軟,其實有很大的主場優勢。

首先,幾乎人人都用的 Word、Excel、PowerPoint 和 OneNote 被集成在 Microsoft Teams 中做為生產力工具。Skype for business 則是 Teams 的溝通工具,Planner、PowerBI 用於管理團隊協作,最後用 Exchange 提供通知。如果有需要,Microsoft Teams 還能擴展第三方程式。

微軟也終於找到了 Skype 的正確用法。在微軟推出 Microsoft Teams 4 年之後,它以 2,000 萬的日活躍超越了曾經的競爭對手 Slack。看到 Teams 在企業市場的成功後,微軟進一步將 Microsoft Teams 加入面向消費者的 Microsoft 365 計畫。

▲ Microsoft Teams 頁面。

Microsoft Teams 在家庭計畫中最主要的功能,是讓朋友和家人透過 Teams 中的群聊或視訊通話建立聯繫,並共享待辦事項列表、照片和其他內容。換句話說,微軟正在用 Microsoft Teams 取代 Skype 的部分功能,在未來將會逐步將 Skype 的用戶轉換到 Teams 中。

當然,Microsoft Teams 短期內是無法完全取代 Skype 的。微軟希望 Skype 重新成為個人網路通訊行業的霸主,並將這些個人用戶無縫導入 Microsoft 365 之中,為此 Skype 已經開始積極學習對手的優點。

11 日 Skype 宣布,無需註冊或下載,只要創建一個會議連結,就可以使用 Skype 進行無限次會議。

(Source:Skype

這極大地降低了新用戶使用 Skype 的學習成本並促使和其有關的老用戶回歸,一旦用戶因開會的剛需開始使用 Skype,並在疫情的長期使用下形成產品依賴,Skype 就能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後重新崛起。

這並不是說微軟重新將重點轉移到 Skype 上,微軟發言人在 3 月底接受 VentureBeat 的採訪時表示:

我們將 Teams 視為您工作和生活的全能樞紐,它集成了聊天、視訊通話以及分配和共享任務、儲存和共享重要數據的能力、您的小組並與家人和朋友分享您的位置,而 Skype 主要是聊天和視訊通話應用程式平台,我們沒有什麼可分享的了。

可以猜想,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Skype 透過視訊會議獲得的大批需要經常開會的活躍用戶,都將在未來的某個時刻被導入 Microsoft Teams 的生態之中。而在完成了這個偉大的使命後,Skype 的最終命運或許將和 Windows live Messenger 一樣,被 Microsoft Teams 趕下歷史的舞台。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