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瀏海 iPhone 會現身嗎?有可能,但不會是今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12 日 8:15 | 分類 Apple , iPhone , 面板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十多年來,我們始終致力於打造全螢幕 iPhone。它能讓人完全沉浸其中,自己卻化於無形。」這是 Jony Ive 在 iPhone X 宣傳影片講的話。

顯然,和所有消費者一樣,蘋果最終的目標,也是希望打造正面都是螢幕的真全螢幕手機。

然而 3 年過去了,iPhone 頭上的那一小片瀏海,能動刀剪了嗎?

無瀏海 iPhone?沒有一個爆料能信

與往常一樣,距離新旗艦 iPhone 發表還有不到半年時間,網路已出現各種爆料。這些爆料主要還是圍繞著價格、機型數量及大家最關心的外型,畢竟這 3 項訊息,基本上就決定了消費者買不買得起、買不買得到及買了之後能不能被人一眼認出來。

但這麼多爆料中,最受讀者關注的還是瀏海設計。

其實自 iPhone X 發表,蘋果首次採用「瀏海螢幕」設計後,「今年能不能把瀏海剪掉」似乎成了廣大果粉每年都問的問題。

無瀏海 iPhone 的傳聞其實從 iPhone X 發表前就在流傳,今年也有大大小小各種爆料稱蘋果會在今年滿足大家的願望,當中甚至還有一些所謂的「官方爆料」。

2 月時,蘋果官網精選配件頁面新增名為 Incase ICON Lite 的「蘋果特仕」背包。為了突出這款背包的大容量,官方配圖的背包還放了一台 MacBook、一台 iPad 及一台 iPhone。

有「現代雷文霍克」之稱的網友很快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在這張渲染圖裡,iPhone 沒有瀏海。

這消息很快就在網路傳開,蘋果也很快改了圖,幫 iPhone 補上瀏海。

(Source:蘋果

類似所謂的「官方爆料」其實去年也曾經出現,蘋果官方微博及官方 Twitter 背景,也出現過 2 支無瀏海 iPhone。

於是,網路開始又出現各種奇奇怪怪的聲音,有說蘋果不小心用錯了宣傳資料,也有說蘋果是故意洩漏訊息為新品預熱。

拍攝宣傳照片時,如果手機並非拍攝主體,而手機螢幕顯示又和現場的光線環境難以配合,很多攝影師其實都會優先照顧現場環境,然後後期階段再把螢幕 P 上去。

所以上面 2 個所謂官方爆料,很有可能只是後製時,忘記補瀏海而已。

雖然一向以嚴謹著稱的蘋果犯這種低級錯誤有點難以置信,但再怎麼說,其實也比所謂「官方預熱」要可靠。

因為一方面,這不是蘋果慣用的宣傳手段,另一方面,新品預熱時,蘋果也從不缺流量。

除了所謂「官方預熱圖」,今年還有另外一個爆料看似可靠,但其實也同樣經不起推敲。

(Source:svetapple.sk

此爆料是來自科技網站 svetapple.sk,4 月時聲稱在洩漏的 iOS 14 代碼發現官方 SIM 卡安裝教學,教學範例圖的 iPhone 沒有瀏海。

之前討論過,一般這些經過工程師逆向解構新系統得來的新品線索可信度其實挺高。

但仔細看這則爆料,首先發現線索的工程師匿名(一般都會公開姓名),其次 iOS 沒有自帶 SIM 卡安裝教學(下載蘋果支援文件才有),所以真實性值得懷疑。

當然,最值得懷疑的,還是這個設計本身的達成難度。

把瀏海剪掉,還真沒有那麼簡單

從爆料圖來看,要做成全螢幕,解決方案是像 iPad Pro,把原本放在瀏海的組件都往上邊框塞。

(Source:svetapple.sk

iPad Pro 能做到,並不代表 iPhone 能做到。首先 iPad Pro 的解決方案並不是縮小 Face ID 模組,只是把邊框變粗。

從 iFixit 拆解可看出,iPad Pro 的 Face ID 模組組件雖然排列有改變,但所占面積跟 iPhone 相差無幾。

(Source:iFixit

那有沒有可能把組件再縮小?當然有可能,但難度太大。

Face ID 的原型就是大家熟知的 Xbox 體感外接 Kinect。Kinect 的原開發商 Prime Sense 被蘋果收購後,經過蘋果強大的技術整合能力,最終將 Kinect 的體積縮小將近 10 倍,並塞進 iPhone X 的瀏海。

既然能把寬約 63 公釐的原型縮小到只有八分之一,那再縮幾公釐,難度應該不大吧?

(Source:James Pfaff (litheon) / CC BY

事實恰好相反,隨著整合度越高、組件大小越接近目前技術的極限,還能縮小的空間就越小,難度也越大。

目前 iPhone 11 Pro 邊框為 3 公釐左右,即便增加到爆料工程圖所示的 4~5 公釐,要把組件往邊框塞,無論組件設計還是內部堆疊,以今年的技術幾乎都是不可能的挑戰。

雖說去年魅族 16 試過在手機邊框塞鏡頭,但整個 iPhone 瀏海,除了前置鏡頭,還包括紅外線相機、點陣投影儀等 8 個組件,難度可說完全不是同等級。

正如魅族前副總裁李楠於論壇表示,無瀏海 iPhone 一定是蘋果努力的方向,但並不會在今年出現。

Face ID 不會輕易拋棄

當然,只要蘋果想,要做出真全螢幕 iPhone,其實並不難。

不用 Face ID 可用螢幕下指紋,不想留喇叭開孔可用螢幕發聲技術,前置鏡頭塞不進邊框又不想挖孔,升降式鏡頭也可以考慮一下。

這些技術方案,很多 Android 廠商都投入商用,甚至還有數次更新,這只是選擇問題。

但顯然對蘋果來說,用戶體驗還是比設計更重要。

以筆者使用體驗為例,習慣用 Face ID 之後,因需要評測等原因使用其他 Android 手機時,即便不是結構光,明知道安全性會下降,但筆者依然選擇使用臉部解鎖(長期戴口罩的這段時間除外)。

因為這種「是由它來找你,而非你去找它」的解鎖互動更自然。

為了讓 Face ID 更好用、更安全,其實蘋果投入並不小。大家可能都知道除了蘋果,很多 Android 廠商都有結構光人臉辨識,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蘋果點陣的數量幾乎是這些廠商的 2 倍。

大家可能知道蘋果的 Face ID 使用的是紅外線結構光,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其實陽光包含大量紅外線,如果使用傳統 850 奈米波長紅外線鏡頭,陽光下臉部辨識會有很多干擾。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蘋果還特地收購一家公司,目的就是讓 iPhone 的紅外線鏡頭能接收非常規的 960 奈米波長紅外線。

(Source:Flickr/Tinh tế Photo CC BY 2.0)

Face ID 確實是蘋果付出很多心血的系統,蘋果並不會輕易「優化」掉。持這觀點的並不只筆者,蘋果行銷副總裁 Greg Joswiak 以前採訪就表達過類似觀點:

Face ID 是造價非常昂貴的系統,有些競爭對手認為可簡單用前置鏡頭做出類似功能,很不幸,這就是其中的差距。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做成本高昂零件的原因,因為它能達到的安全性,是 2D 臉部辨識技術不斷疊加後的質變。

我不認為蘋果應該受其他廠商影響,不應該為了砍掉「瀏海」放棄 Face ID,又或增加彈出式鏡頭掃描臉部。這種事情蘋果不會做。我欣賞和信任人們嘗試新事物,競爭是讓我們更好的動力,但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改變。

綜合以上分析,蘋果今年大概率還是不會剪掉瀏海,放棄 Face ID 使用螢幕下指紋辨識也不符合蘋果的戰略及價值觀,所以今年想看到沒有瀏海的 iPhone,依舊是不太可能的事。

但大家不要灰心,因為最近接連準確預測新款 iPad Pro、新款 iPhone SE 產品特性及發表時間的爆料大神 Jon Prosser 分享了一張新款 iPhone 的 CAD 示意圖。從圖可看出,新款 iPhone 的瀏海,聽筒的位置直接移到邊框上方,省下很多橫向空間,進一步縮小了瀏海面積。

(Source:Jon Prosser

從實現難度來看,比起把所有組件都塞進邊框,只塞喇叭聽筒顯然簡單不少。另外彭博社也評論過,認為按照蘋果的進度,到 4、5 月時,新品設計圖基本已敲定,所以這時候的工程圖爆料,可信度往往比較高。

所以今年無瀏海 iPhone 應該看不到,但把瀏海修一修,換成短瀏海,還是沒有問題的。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