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瀏覽器一家獨霸的 Google Chrome,如今反倒成了壟斷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6 月 12 日 8:45 | 分類 Google , Microsoft , 軟體、系統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都 2020 年了,電腦上的瀏覽器還重要嗎?

答案是:重要,而且是非常重要。畢竟,只要用電腦上網,就無法避免使用電腦版瀏覽器,實際上,瀏覽器是如此不可或缺,就像空氣常被人忽略。

不僅如此,在桌面瀏覽器領域,依舊硝煙瀰漫、餘波不斷,還在引發新擔憂。畢竟,整個桌面瀏覽器領域,基本上成為 Google Chrome 的天下了。

Google 已主宰電腦版瀏覽器

近日,根據市場調研機構 NetMarketShare 的最新調研數據,2020 年 5 月,在全球電腦瀏覽器市場,Google Chrome 的占比高達 69.81%,接近 70%。

這就意味者,每 10 名電腦用戶就有 7 名使用 Google Chrome。

在 Google Chrome 之外,第 2 名是微軟 Edge,占比 7.86%,第三名是 Firefox 占比 7.23%。這三者之外,其餘占比都在 5% 以下,甚至包括蘋果 macOS 內建 Safari 瀏覽器,占比不過 3.9%。

可見,Google Chrome 已成為桌面瀏覽器領域無可爭議的王者。

不僅如此,如果從底層技術來看,Chrome 為商業瀏覽器,本身基於 Chromium 開源瀏覽器核心平台,同時,微軟 Edge 瀏覽器、QQ 瀏覽器、搜狗瀏覽器等也是基於 Chromium 核心。

全球基於 Chromium 核心的桌面瀏覽器,市占加起來超過 80%。更要命的是,Chromium 本身也是 Google 主導開發並開源。

這就意味著,整個人類桌面瀏覽器的底層技術和標準,都被美國商業公司主宰,這家公司就是 Google。

不僅如此,由於桌面瀏覽器與 Web 網頁的密切關聯,所以實際整個網頁技術發展方向,也不得不受制於 Google 的技術和標準選擇──某種程度上,Google 也在主導 Web 的未來。

這對 Google 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榮耀,也是強大技術實力和技術影響力的重要支撐。

曾為「屠龍者」的 Chrome

取得今天的地位之前,Google Chrome 也曾是「屠龍者」。

這條龍,就是微軟顯赫一時、主宰天下的 IE;1990 年代曾有一場激烈的瀏覽器大戰,並藉各種不光彩的手段獲得主宰地位,其中一項,就是綁定 Windows 壟斷瀏覽器市占。

IE 當時有多輝煌?

從 1998 年底戰勝網景(Netscape)瀏覽器開始,IE 開始統領並主宰瀏覽器市場。據 OneStat.com 數據顯示,到 2002 年 4 月,IE 市占高達 96.6%──這是 IE 的巔峰。

(Source:維基百科

後來,IE 在自身問題和 Firefox 等競爭對手衝擊下,出現明顯的市占下滑,此後 4~5 年,Firefox 開始侵蝕 IE 的市占,一度超過 10%。

等到 Chrome 開始公測的 2008 年, Firefox 占比停留在 15%~20%,但 IE 依舊占據將近 80%,雖然持續下滑之勢,但依舊堪稱主宰。

這時候,Google Chrome 橫空出世,成為 IE 的真正大敵。

起初 Google 內部,當時 Google CEO 施密特(Eric Sc​​hmidt)反對瀏覽器開發,但他最終聽了兩位創始人佩吉(Larry Page)和布林(Sergey Brin)的建議。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 Chrome 開發,就是如今 Alphabet CEO 兼 Google CEO 皮查伊(Sundar Pichai)主導。

(Source:Flickr/Maurizio Pesce CC BY 2.0)

2008 年 9 月,Chrome 正式公測,在 100 多國開放下載──當時 IE 8 Beta 2 剛發表幾天,Firefox 3.0 也發表近 3 個月且獲得金氏世界紀錄。

但很快,Chrome 就展現出挑戰對手的實力。

瀏覽器領域的「三國演義」

是的,桌面瀏覽器領域,曾經上演「三國演義」,參與者分別是 Google Chrome、微軟 IE 和 Firefox。

但最亮眼的角色,就是 Google Chrome。

以今天的眼光來看,Chrome 幾乎可說是重新發明了瀏覽器;現在網頁瀏覽器的許多人性化功能幾乎都來自 Chrome。

比如說標籤欄置頂,將搜尋框和網址欄合二為一,高度簡約的介面設計,針對開發者的擴增功能商店,書籤可透過 Google 帳號雲端同步……一系列功能出現劃時代地提升人們的網頁瀏覽體驗。

更重要的是,保持快速更新同時,Google 還設計出極有效的開發模式,將 Chrome 分為穩定版和開發版,前者滿足普通用戶,後者方便開發者功能更新和測試,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

因此,在 Google 深厚的網路基因和強大技術背景支撐下,Chrome 大受歡迎,尤其對喜歡追求新技術的開發者而言。

2010 年底,Chrome 推出 2 年多後取得 10% 市占。同時 IE 市占繼續下跌,低於 60%,Firefox 則維持在 20% 左右。

整個瀏覽器市場初步形成 IE、Firefox 和 Chrome「三分天下」局面。

當然 IE 和 FireFox 都在進步,很多方面也向競爭對手尤其是 Google Chrome 學習,但 Chrome 就像年輕的賽跑健將,快速跟上並超越對手。

但 Chrome 更幸運的點在於,遇上行動網路的發展潮。

連微軟也選擇 Chromium

Chrome 是幸運的,因為背後是 Google,而 Google 擁有 Android。

2010 年底到 2016 年初,Android 飛速成長並占行動作業系統主宰權,也是 Chrome 借勢成長的時候。

(Source:Unsplash

Chrome 市占在原有的基礎上穩步提升,IE 瀏覽器則穩步下降,至於 Firefox,在 10%~20% 徘徊,後來又呈現下降趨勢。

據 Net Applications 數據,2015 年 12 月全球瀏覽器市場,IE 占比跌至 48.57%;Chrome 上漲到 32.33 %;Firefox 下降到 12.13%。

很難具體闡明,在這 5 年裡,行動網路擴張潮究竟如何及何種程度影響電腦瀏覽器市場發展,但 Chrome 無疑是受益者。

簡單來說,Chrome 繼續憑藉橫跨電腦、平板和智慧手機等多終端的統一體驗,吸引更多用戶,微軟卻被沖走,IE 孤立無援,並在 2015 年隨著 Windows 10 和 Edge 發表而邊緣化。

此後,Chrome 在市占率的路上,一帆風順了。

據 NetMarketShare 數據,2016 年 6 月到 2017 年 6 月,Google Chrome 市占由 48.65% 增長到 59.36%,IE 由 31.65% 減少到 17.55%,Edge 占比都才個位數。

這時,Chrome 就占據半片江山,微軟 IE 已是明日黃花──但微軟並不想完全放棄,還寄望 Edge 再起。

然而,到了 2018 年 12 月,微軟實在沒有耐心,宣布未來將基於 Google 開源項目 Chromium 打造新 Edge──這意味著,微軟在桌面瀏覽器領域放棄與 Google 對抗,承認 Google Chrome 的老大地位。

此後一年多,基於 Chromium 的 Edge 正式發表,市占率略有上升,但還是個位數。發展到現在,Google Chrome 的市占大概是 Edge 的 9 倍。

Chrome 引發新擔憂

曾經的屠龍勇者,如今變成了龍。

Google Chrome 就是一條「龍」,目前依舊是最好用的桌面瀏覽器,但也逐漸有「吃記憶體」、追蹤隱私等惡名,功能也有些臃腫。

桌面瀏覽器大戰早已結束的情況下,大概不會有人挑戰 Google Chrome 的統治地位,但人們會有擔憂。

(Source:Unsplash

比如說,Edge 宣布採用 Chromium 之後,Firefox 母機構 Mozilla 就認為,Goolge Chrome 一統江湖並不是好事,這只會增加 Mozilla 為唯一獨立選擇的重要性──還聲稱,並不覺得 Google 在 Web 的作為應變成消費者的唯一選項。

Mozilla 宣稱,將透過致力讓 Firefox 成為真正的開放 Web 而戰。

技術工作者 Alex Danco 也認為,Chrome 是 Google 旗下應被分拆的壟斷性業務,它讓 Google 有能力影響所有網頁的瀏覽方式,這遠遠超出大多數人意識到的範圍。

他說:

Chrome 已悄悄改變 Web 工作方式的重要部分,幾乎無限接近真正意義的技術壟斷,且這種壟斷並非我們想像中的 Google 搜尋廣告般遙不可及。

另有作者 Blair 也發表觀點,最大的技術壟斷可能是現代網路體驗最司空見慣的東西之一,也就是你的網路瀏覽器,以及可能的最大來源 Google。

Chrome 的確是壟斷性產品,且在現有 Google 產品政策下,很難說是好還是壞。

另外,Chrome 還有個特殊之處在於:是 Google 旗下少見如今能在中國市場無障礙下載和使用(雖然功能有部分閹割)的產品,且在市場地位也有很大優勢。

考慮到 Google 主業務在中國長期被擋在牆外,Chrome 也算奇觀了。

最後一問:

你認為 Google Chrome 壟斷是好,還是壞?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Yuri Samoilov CC BY 2.0)